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他的妒火

     反对无果,陈雅言只好乖乖的张嘴,一口一口吃掉宇文皇爵的喂食。

   说真的,有人喂饭的感觉还不赖,尽管眼前的男人霸道又小气,死要面子爱否认,好在对她还算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心好意。

  “明天就回国。”他放下手中的空碗,交代回国行踪。

   冷不丁听见宇文皇爵说要回国,陈雅言激动的举起手欢呼,然后扯到了伤口。

   “呃……”她眯着眼,痛的连忙停下举起的手臂。

   尚未反应过来,盖在身上的被子直接被宇文皇爵掀开,还以为又会遭受那种惩罚,等了很久,只见他粗粝的指腹,在她伤口的边缘轻轻的按揉着。

   这小小的举动倒是让陈雅言有些感动,这男人也没想象中那么的不可一世,高不可攀。

  “活该,坐没坐相。”他忍不住嘴毒一句。

   那紧皱的眉头能看出,是在担心陈雅言,尽管不说,她能够感受到。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真的好奇妙,和一般夫妻的相处模式不太一样。

   说有男女感情却也不算是,说没有感情但偏偏偶尔会流露出情侣之间的互动。

   用纸巾擦拭下唇角,“回去的话,是不是就能见到我爸。”她的视线对上宇文皇爵的。

   他放下拿在手上的平板电脑,手指一滑,屏幕锁了起来。

   “差不多是这样。”言下之意,他也不是很确定。

   唉,算了,眼前这位“爵爷”,做事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她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比较好。

   他的余光捕捉到陈雅言失望的神色,推开椅子起身,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等会儿护士会来守着。”他没交代行踪,意思是要离开一下。

   想到那些想要杀宇文皇爵的杀手,陈雅言不由紧张起来,她不想有不好的事情继续发生。

   “外面有保镖随行,毅臣也来了。”似乎看破了她的担心,宇文皇爵只想证明他是安全的。

   轻轻点头,“那你小心点。”陈雅言想说让他早点过来陪陪她。

   只是话到嘴边,被沉默取代,谁敢命令眼前的男人,除非是活腻歪了。

   走出病房,宇文皇爵的眸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很快消失不见。从头都尾,只是一场戏,作秀是不该具备真实感情的,等得到晶片后,他就会和想陈雅言离婚。

   戴上墨镜,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医院,侯在医院外的杨毅臣恭敬地等候在车边,然后打开车门,等到宇文皇爵坐进去后,他又跑到驾驶座。

   刚关上车门,就将调查得来的消息做着汇报。

  “爵爷,查到麻烦是何人制造的。”杨毅臣抬头对上后视镜,镜子里宇文皇爵眼神阴鸷。

   有趣,相当有趣,居然是他做的手脚。

   “目的呢?”宇文皇爵沉声质问杨毅臣。

   “好像和夫人有关。”照实回答,他不敢隐瞒。

   陈雅言吗?她何德何能,让别的男人那么记着念着,心底的妒火很快呼之欲出。

   摇下车窗,宇文皇爵修长的手指弹了一下烟灰。

   吩咐杨毅臣,“送一份礼物给他。”他眼神骤然转冷,唇边浮现阴狠的笑。

第二十六章 他的妒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