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祸事从天而降

     宇文皇爵从沙发上起身,背对着陈雅言而立。

   “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提过。”他的目光紧盯着不远处的一幅画。

   坐在沙发上的她也跟着起身,紧张兮兮的开口。

   “没有不愿意,只是五千万的代价只是结婚……”这未免也太划算了。

   似乎看破了陈雅言的心思,“就当我大发善心。”宇文皇爵勾着唇角,声音里波澜不惊,实则真正用意他最清楚。

   轻轻吐出一口气,陈雅言差点被吓坏了,能一笔勾销五千万的债务,这是非常难得的大好机会,还能让爸爸重获自由。

   走上前,她站在宇文皇爵的身侧,仰着小脑袋望着他,眼神里带着些微崇拜。

   “我愿意。”她偷偷观察他的脸色,“只要你能放了我爸爸。”

   他们之间该做的都做了,该发生的也发生了,结婚而已,也没差了。

   “明天毅臣会接你去公司签署协议。”他口吻生硬。

   结婚对别人而言是喜庆的,但他们却不是。对宇文皇爵而言那只是生意,签了合约才有保证效益。

   “好。”陈雅言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说错什么惹恼他。

   想想就觉得一阵欣喜,爸爸终于能自由了,而且嫁给宇文皇爵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起码说出去是皇朝集团的总裁夫人,当然,她不是稀罕虚名和富贵,只是这桩生意,前前后后怎么算都是她稳赚不赔。

   达成协议后,两人各自就位,一个睡觉,一个工作。

   至于下楼去逮窃听者的杨毅臣最后失败而归,劳伦斯则是回到了旁边的小别墅里睡觉。

   夜空安详,星星点缀,陈雅言向不远处的星星许愿,希望这个愿望能快快达成,不会失效。

   隔天一早,宇文皇爵神清气爽,通宵一夜的她则是萎靡不振。

   站在餐桌边,陈雅言看着男人优雅的享用早餐,在没结婚之前,能虐就尽量虐,不浪费任何机会是宇文皇爵做生意的首要宗旨。

   看着男人切着培根,饿了一夜的陈雅言暗暗咬牙切齿,太可恨了,居然要自己看着他吃,这是人干的事吗?

   眼前的她,一举一动岂能逃过他锐利的双眼,唇角划过较浅的笑纹,很快又消失不见,总之逗弄她能拥有绝美的好心情,屡试不爽。

   “不用上班吗?”男人冷声开口。

   于是,陈雅言灰溜溜的走出了别墅,宇文皇爵停下切培根的动作,很快继续用早餐。

   在前往公司的路上,交代杨毅臣去操持结婚的事。不过,所谓的事只是协议合同,为了晶片宇文皇爵不惜以结婚为幌子,一旦得手,陈雅言就是没价值的废品。

   到船厂开工刚不久,上司肥佬带着一位保安前来找她。

   “你涉嫌偷钢铁原材料,我们已做报警处理。”保安将通知单丢在了陈雅言面前。

  她一下子呆住了,怀疑是听觉出现了问题,怎么会偷东西呢?

第十六章 祸事从天而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