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触犯底线

  “不要,你不要过来。”

倔强的她发出反抗声,双手不停挥舞,在挥动之间,一巴掌打在了宇文皇爵的俊脸。

男人只是静静站着,没任何动作,唇角紧紧抿着。炙热的眼神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好像一头正处于苏醒状态的困兽,随时等待着攻击,要将猎物撕咬个粉碎。

终于,她被抵在冰冷的墙面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的粉碎,暧昧的灯光,伴随着陈雅言无助的尖叫,夜还很冗长。

天亮时,长达一夜的折磨彻底结束。陈雅言双眼红肿,浑身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抓痕,吻痕,甚至还有大小不一的伤口。

长发凌乱披散,倒在大*******的她失去了浑身的力气。连开口发一个单音节都很困难,chuang沿边男人慵懒的站着,狭长的眼角些微眯起。

“别轻易触碰我的底线和耐心,陈胜天若是死,该怪你自己。”

从未有人胆敢对他说无礼的话,这女人既然不怕死,何以不成全她。躺在*******的陈雅言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宇文皇爵的宽背,恨不得手上有把刀,扑上去刺几下用来泄愤。

她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爸爸因一时生意失败情绪低落,对赌博沉迷如痴,再无心工作。

每次爸爸回家就是要钱,越赌越输,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欠下巨额高利贷,承受不住打击的妈妈离家出走。仅剩唯一亲人的她为救爸爸步入赌场,轻率之下闯进幕后办公室,不顾一切找上宇文皇爵,扬言要替父还债。

万万没想到,这男人二话不说将她强行带回别墅,甚至逼迫妥协,否则就杀了欠下巨额赌债的父亲。

从浴室出来的宇文皇爵走进了衣帽间,半个小时后神清气爽的站在了卧室。

卧室里没了陈雅言的身影,他有个好习惯,任何女人都不能留到早上八点,这是规矩,至于她去了哪里一点都不关心。

昨晚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但不是个美丽的日子,他不会选在那天见血,否则,陈雅言必死无疑。

因为昨天是生母的忌日,每到那天,这男人会搁置所有的事,留自己一人发呆。至于陈雅言的突然闯入,完全是意料之外。

拉回思绪恢复常态,在宇文皇爵打开卧室大门的瞬间,有人朝着他的方向迎面走来。

“爵爷,这是你所需要的资料。”贴身秘书杨毅臣将平板电脑递给宇文皇爵。

没开口,接过杨毅臣递来的平板电脑,两人下楼走进了餐厅。

当看见平板电脑里显示的照片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抬头对视站在身旁的得力助手,表情变得阴晴不定。

“这件事你先去部署一下。”交代完杨毅臣,端起咖啡杯喝了几口咖啡。

站在一旁的人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又停了下来。

察觉到身边人的异状,宇文皇爵眼角斜视,眸光转冷。

“什么事?”

碍于陈雅言的身份,杨毅臣认为事情最好先做近一步的了解。至于被他们抓来的陈胜天不该这么早就被解决,起码留着他还有利用的价值。

“陈雅言可能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陈胜天抚养她极有可能是为了某种目的。”走到宇文皇爵面前,对视着他锐利的双眼。

某些目的?会是什么……

第二章 触犯底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