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67章:番外,谈判

    “小熊,我有办法让你魔宫。”这时,幻水灵兴奋的道。  

  凤小熊眼眸不由亮了一下,不过,随机又黯淡了下来,讪讪的道:“你有什么办法啊,难不成又想偷偷将我送出去。”  

  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好嘛,上午不是才试过,还没跑到洞口就被捉回去了。  

  特此,下令他和幻水灵不得靠近出口的八丈内,这下彻底玩完了,八丈之内他们就要被抓回去。  

  “当然不是了。”幻水灵自信的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我们去乌洞,到了乌洞你就知道了。”  

  听到‘乌洞’二字,凤小熊小眉头不由拧成了一坨,立即摇头,“不行,那里不能去。”  

  “为什么。”幻水灵表示不解,“小熊你不是说自己通晓奇门遁甲之术吗,之所以出不来是因为那两道门,乌洞能看到天却出不去,很显然周围布下了阵法,只要破了阵我们不就出去了。”  

  “那根本不是天空,里面的东西都是虚幻出来的。”  

  “虚幻出来的?”幻水灵蹙了下眉头,不相信的道,“可是我觉得那里的东西都很真实啊,尤其是跳进血湖,暖暖的好舒服。”  

  凤小熊轻叹了一声,就知道她会这么想。  

  开始他也猜想那里是可以看到天空的,后来掉进了一个虚拟世界后,他肯定乌洞里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存在的。  

  上次他和大白在里面栽了一个大大的跟头,对于乌洞他肯定不会再去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有点像幻影阵法,可又有很大的不同,幻影阵里面虚拟出来的东西都摸不着,而里面的实物不但看的跟真的就连摸着也和真的一模一样,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估计娘亲知道。”  

  想起娘亲,凤小熊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眸里现出浓浓的思念,鼻子也有点酸。  

  好久没见到娘亲了,娘亲肯定正和爹爹想办法救他,他们商量好办法就会过来,现在只需要安心在这里等待即可。  

  “我才不管它是不是虚幻的,我们过去瞧瞧,上次你不就从那里出了魔宫吗。”幻水灵还是觉得乌洞可以走出去,毕竟上次小熊和大白从里面走出来过。  

  上次差点要了他和大白的命好不好,曾经在虚幻世界里遭遇的事情,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凤小熊撇撇小嘴没说什么,现在做的就是待在这里安心等着爹爹和娘亲来救他,可不能娘亲和爹爹进了魔宫,而他却被锁到那个虚幻世界,这样给爹爹和娘亲添乱不说,还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地,所以他不能去乌洞。  

  再次摇头,很坚定的道:“水灵姐姐,我爹爹和娘亲肯定会来救我,我再这里等着他们就好了。”  

  “昨天你爹爹不是来了吗,还不是没把你救走。”幻水灵不是轻视凤小熊的父亲,而是魔宫太坚固了,她的黑夜哥哥也太过强大。  

  提起这事,凤小熊内心的小火苗就不断往上窜,哼了一声,“那还不是黑岩太无耻,竟然拿我的命做要挟,我爹爹和狐狸叔叔肯定不敢冒险把我救走。”  

  想起昨天的事,他都不想给黑岩叫叔叔了,太过分了,明明打不过爹爹和狐狸叔叔,却拿他这个小孩做要挟。  

  不过,没办法,谁让他落在人家手上呢,所以回去他一定要加强练武,只有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  

  “小熊,我感觉这里有误会。”昨天幻水灵没有亲眼看到打斗的场面,可她还是觉得黑岩哥哥不会用小熊的命做要挟,虽然这次黑岩哥哥做的不对,但在她心中黑岩哥哥其实并不那么坏。  

  “误会?哼,才没误会他呢。”凤小熊不想说什么了,黑岩在幻水灵心中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打破,更何况这样做有点不太好,毕竟水灵姐姐比他还要单纯的人,知道黑岩的为人估计会受不了。  

  凤小熊朝着魔宫出口看了看,抿了抿小嘴,转身朝着幻水灵的住处走去。  

  “等等我。”幻水灵连忙跟着他离开,走的时候还想游说凤小熊,“小熊,我觉得我们还是去一趟乌洞吧,说不定会有很好的发现呢。”  

  “不去。”凤小熊很坚定自己的立场。  

  看着朝着粉房子走的凤小熊,幻水灵却没有跟过去。  

  她朝着乌洞的方向看了看,还是觉得那里能出去,要不然上次小熊和大白怎么会出去呢。  

  小熊不去,那她先过去探探,说不定找到出口呢,等她找到了出口再来告诉小熊。  

  打定主意后,幻水灵独自一人朝着乌洞走去。  

  凤小熊到了住的地方,爬到幻水灵为他和大白准备的床上,拉了被子闭眼睡去。  

  先美美的睡了一觉,他要随时随地做好迎战的准备,只有有了精神才可以提高战斗力。  

  伸了伸懒腰,想出去找点吃的填填肚子。  

  就在这时,小桃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小熊,你有没有看到小姐。”  

  她神色慌张,大口喘着气,可见非常急。  

  “没有。”凤小熊摇了摇头,见她如此心急,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家小姐不见了,从上午和你去了花园后,一直都没有回来,奴婢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小姐的踪影。”小桃急道。  

  听小桃的话,水灵姐姐和他分开后就一直没回来,她能去哪里呢,凤小熊眉头不由一蹙,难道她去了乌洞?!  

  如此一想,凤小熊眼眸蓦然瞪大,“走,我们去找黑岩叔叔。”  

  说着,就朝着黑岩住的地方跑去。  

  小桃连忙挡住他,急的跺了下脚,“不行啊,奴婢已经去找过教主了,他现在根本不在魔宫。”  

  “黑岩不在魔宫?”凤小熊眉头不由挑了起来,如果这个时候爹爹和狐狸叔叔来救他岂不是是很好的时机,可惜这里信号传不出去。  

  而且水灵姐姐还在乌洞,道现在还没回来八成遇到什么危险了,他不能不管她。  

  凤小熊皱了皱眉头,再次问道:“护法在不在?”  

  “护法也都不在,奴婢都去找了,听说好像跟着教主出去办事了。”小桃急切的转来转去,“怎么办,小姐现在还没回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怎么人都不在,难道去找爹爹和娘亲谈条件了?有这个可能,凤小熊皱了皱眉头,安慰了小桃一句,“你别急,我知道水灵姐姐在哪里,走,跟我去乌洞。”  

  到了乌洞,看守的人立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里不是你们玩的地方,快点走。”  

  上次也是挡住了他的去路,最后被水灵姐姐带了进去,可没想到竟是黑岩的圈套。  

  这次又挡,不知是真挡还是假挡,可是水灵姐姐在乌洞,他不能不管。  

  稳了稳心神,正色说道:“水灵姐姐在乌洞,道现在还没出来,你都不怕她出了事吗。”  

  他这么一说,看守的侍卫脸色不由大变,“那,那怎么办,我这就去叫她出来。”  

  其中一名侍卫立即转身进乌洞,可没过多久又跑了出去,脸色很不好,“糟了,里面没有小姐的身影。”  

  “水灵姐姐不在乌洞?”凤小熊拧眉问道。  

  “我没看到。”侍卫急的汗都出来了,可见不会作假,“可是水灵小姐明明进去了,也未曾见她出来过,乌洞内怎么就没小姐的身影呢。”  

  “那你在乌洞内找了没有。”凤小熊闻言,也有种不祥的预感跃入心田。  

  “这个……”那侍卫有些尴尬的道,“教主严格规定,不得任何人进进去,否则以教规处置,我只在洞口看了看没进去。”  

  他在魔教也待了一段时间,自然知道魔教教规是什么,一旦触动了教规,即便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凤小熊捏了捏拳头,既然黑岩想拿换取利益,应该不会算计他进入乌洞,毕竟他出了事不但得不到利益反而会受到娘亲和爹爹的报复,相信黑岩不会那么傻。  

  水灵姐姐多半是真的出了事,她肯定在找出口的时候触动了什么机关。  

  “我进去。”凤小熊直接推开侍卫,跑了进去。  

  因为关系到幻水灵的性命,那两个侍卫谁也没敢阻拦。  

  凤小熊一路小跑进了乌洞,乌洞依旧是红色的世界,血红色的湖没有一丝的波澜,红树也一动不动的长在那里,没有一点风。  

  这样的景色怎么可能是是露天的,根本就是虚拟出来的东西。  

  凤小熊在这里环视了一圈,可没看到幻水灵的影子。  

  “水灵姐姐,你在吗?”清脆的童音充斥着这里,还有朦朦胧胧的回音。  

  又喊了一声,依旧没得到回应,凤小熊眉头拧了起来,难道水灵姐姐真的出事了。  

  他没有跳进湖里,而是沿着湖寻找,扒开那逼真的红树,见有一只鞋子待在岸边,那是幻水灵的鞋子。  

  凤小熊看着犹如镜面平的血湖,心头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水灵姐姐肯定掉进了血湖!  

  不行,他必须把水灵姐姐救出来。  

  凤小熊走到幻水灵鞋子那里,正要跳进去,又想到了什么,从身上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金算盘放在湖岸上。  

  这样即便他出不来,相信黑岩和爹爹娘亲找到这里,也知道他和幻水灵去了哪里。  

  凤小熊知道下面是未知数,不过,还不至于淹死,出了血湖会有一个天地出现。  

  做好准备后,纵身跳了进去。  

  他跳入血湖很快就被一个漩涡给吞噬了进去……  

  --------------------  

  唐家,唐起床后,就见魏晴儿已经起来。  

  听说,她在外面厅堂里睡了一夜,如果说床帐和刺绣有毒一事她不知道那绝对是假的。  

  对此,唐夫人假装不知道,她会将魏晴儿在她身上加注的痛苦一一讨回来。  

  由于家里来了客人,吃饭自然是要在一起。  

  三对夫妇外加小狐狸和魏晴儿,围了一大桌子。  

  “这是我们黑魔族最受欢迎的蓝蟹包,王妃你们都尝尝很好吃。”唐夫人拿了一双公众用的筷子为唐玥夹了一个。  

  唐玥夹起来咬了一口,果然是鲜香留口,很是好吃,点点头,“不错,挺好吃的。”  

  “王妃都说好吃,肯定好吃。”一旁的越流觞立即为爱女夹了一个,“小狐狸,你尝尝你玥姨夸奖的肯定不错。”  

  就在这时,他耳朵边传来一道“嗯哼。”的声音。  

  越流觞唇角抽了抽,立即又夹了一个殷勤的放到白瞳儿碗里,笑嘻嘻的道:“瞳儿,你吃。”  

  夹在一大一小女人中间他容易嘛,不行,等回去他一定要和瞳儿再造出来个男娃出来,这样家里就有连个受气包,他也会好过点。  

  小狐狸夹着那个小包子看了看,然后,看向唐夫人奶声奶气的询问:“唐婶婶,这包子里面的馅儿是不是蓝色的?”  

  她这话一出,立即引来大家的笑声。  

  唐夫人轻笑了下,摇摇头,温声和她解释道:“里面的馅儿可不是蓝色的。”  

  “那为什么叫蓝蟹包啊。”小狐狸为什么精神再次开启。  

  “因为这是因蓝蟹做的馅儿,蓝蟹是因为它的壳是蓝色的,所以才叫做蓝蟹,里面的蟹黄依旧是黄色的,肉是雪白色的。”唐夫人不厌其烦的和小狐狸仔细讲解着。  

  “哦,这样啊。”小狐狸一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小脑袋,“我明白了,原来是螃蟹染了壳子。”  

  她这话一出,再次引来众人哈哈大笑。  

  小狐狸咬了一口香喷喷的肉包子,懵懵的看着大笑的大人们,“你们为什么笑。”  

  又是一阵的笑,看的唐夫人恨不得将小狐狸抱在怀里占为己有。  

  就在这时,小厮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大人夫人,大事不好了。”  

  他话音未落,一道道黑影飞了过来,一瞬间的功夫厅堂内多了三十多个人。  

  黑岩走过去,将正在禀报的小厮直接提了起来丢到一边,冷冷的看向凤君曜,然后,视线将屋内的人一一扫过。  

  “谁是凤小熊的母亲?”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说出的话一点客气都没有。  

  唐玥皱了皱眉头,没有开口理会她。  

  “他就是黑岩。”越流觞捏了一个蓝蟹包啃了一口,随意说道,完全没将对方放在眼里。  

  唐启宏见此,连忙站了起来,走出来冲着黑岩拱了拱手,客套的说道:“原来是黑岩教主,在下失敬失敬。”  

  黑岩没理会他,再次看向众人,冷声说道:“谁是凤小熊的母亲,出来。”  

  “我是。”唐玥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粥,完全没有起来迎接的意思,“不知你找我何事。”  

  找她何事?难道她不想要自己的儿子了,黑岩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会如此平淡,不满的皱了下眉头,“你儿子在本座手上。”  

  “我知道,他瘦了没有?”  

  “……”怎么觉得她问的话这么别扭呢。  

  黑岩伸手拿了一把椅子坐下,双腿叉开,双拳放在腿上,一看就知道是个硬汉。  

  他冰冷的眸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唐玥,“不怕本座剁了你儿子的一只手吗。”  

  这么淡然,不知道的还以为凤小熊和她没关系呢。  

  唐玥放下筷子,拿出手帕擦了擦嘴,淡淡一笑,“我知道你不想动小熊。”  

  他若是想动小熊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了。  

  黑岩皱了皱眉头,内心很不喜欢这个女人,女人太聪明太过镇定让人很不爽,还是他的灵儿最好,单单纯纯什么都依赖着他,那种被人依赖的感觉很好。  

  “我和你谈笔买卖。”没有过多的转弯,直接道出自己的目的。  

  唐玥指了指身边坐着的凤君曜,温婉笑道:“你可以和我丈夫谈,我一个妇道人家就不搀和了。”  

  这个人找她而不是找凤君曜,显然是想求她帮忙治病。  

  只可惜她这个人就是不豪爽,她还是喜欢将主动权握在手里,这样才能有十成把握救人。  

  “你……”黑岩心中怒火噌的一下冒了出来,这女人怎么那么讨厌,太聪明太会算计人的女人更加讨厌。  

  因为需要人家的帮助,黑岩稳了稳内心的怒火,冷眸看向凤君曜,“让你女人给本座治病,本座放了凤小熊。”  

  好霸气的话,好似别人欠了他一样。  

  凤君曜冷漠的依靠在椅子上,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气势而输半分,“你是什么东西,给你治病,本王还怕脏了王妃的手。”  

  不客气的话,顿时让众人听得愕然。  

  越流觞看了看脸色黑成锅底的黑岩,不由出声和凤君曜说道:“阿曜,小熊还在人家手里呢。”  

  为了小熊的命咱就不能客气点,万一这个魔教教主怒火攻心,脑子发热把小熊杀了那就不好了。  

  凤君曜没有变化,依旧冷漠的和黑岩对视。  

  不是他不顾小熊的安危,而是他知道黑岩根本不会杀了小熊,因为他从黑岩眼中看到惧怕,黑岩不是怕他们,而是害怕死亡。  

  身为杀人魔的魔教教主那么怕死,原因之一,他肯定有在乎的人,因为他害怕如果他死了,那他在乎的那个人就不好过了,甚至还会被人欺辱。  

  所以黑岩必须活着,只有他或者才能保在乎的人活的更好,毕竟黑岩不像他一样,有出生入死的朋友和忠心的下属,身为魔教教主必定是用武力征服下属,至于朋友可以说没有,所以他不敢死在自己在乎人前面。  

  现在的黑岩,印堂上有一团黑雾,脸色极差,可见是修炼魔功走火入魔造成的。  

  他需要唐玥为他治病,所以他不会杀了凤小熊。  

  不过,身为魔教教主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前来求医,他喜欢用武力直接点,所以才选择将小熊绑走,用来威胁阿玥为他治病,可惜他遇到的是他们。  

  凤君曜不动声色的看着黑岩,等着他垒起来的冷酷瓦解,“本王话也说在前面,如果小熊少了一根手指头,本王就剁了你在乎那人身上所有指头,相信本王能办到。”  

  他这话一出,黑岩脸色更阴沉了下来,放在腿上的手骤然握的死死的。  

  万万没想到这个异国王爷的洞察力如此强,竟然能从他话语中得知他有在乎的人,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会受到被牵制的危险,而他的弱点就是灵儿。  

  不,肯定不是,他肯定是听别人说的,怎么会有这样洞察人心的人存在。  

  黑岩暗暗吸了口气,冷声说道:“其实本座也没想杀了凤小熊,只是因为本座需要令夫人治病。”

第567章:番外,谈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