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05章:番外,我的相公是头狼39

    萧韵儿这话一出,这群蛇先是一瑟缩,随后,齐齐的摇晃着脑袋。  

  “你们害怕大白?”萧韵儿郁闷了,没见过这么胆小的蛇,不过,大白是龙身为小小的蛇害怕很正常。  

  于是,便耐着性子安慰道:“大白是条萌哒哒的龙,它很温柔,是我的朋友,你们放心去吧,我打保证它不会伤害到你们,乖了。”  

  经过她一番安慰,蛇群犹犹豫豫的勉强同意,随后四散了出去。  

  “大功告成了。”萧韵儿站起身,伸了伸酸涩的腰身。  

  突然,她一拍脑门,懊恼地道:“我怎么忘了蛇爬的很慢。”  

  这里距离灵凤少说也要有千里路,蛇只怕要跑上一个月了。  

  看来还要找别的动物,若是她在深山老林就好了,可以找几头老虎豹子之类跑的快的动物。  

  还是找一些会飞的动物比较稳妥一些。  

  其实老鹰最好了,速度快,只可惜现在是晚上不好遇。  

  至于鸽子肯定不能用了,一般鸽子都属于家养的,山庄上即便有鸽子也不会为她所用。  

  现在只有找几只燕子来的妥当一些。  

  萧韵儿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小翠,弯腰想将她扶起来,怎奈她浑身没有力气哪里拉的动。  

  无奈之下,朝着周围喊道:“来人。”  

  声音未落,便从黑夜中跳出来三名身穿黑衣仅服的女子。  

  萧韵儿没想到她们会出现的这么快,着实被吓了一跳。  

  这三名女子是凌少华派来盯着她的吧。  

  想起之前自己和那群蛇说的话,心头不由一悸,有些发虚。  

  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听到她刚刚说的话,貌似说的声音不是太小。  

  萧韵儿想从她们脸上看出什么,可她们一直面无表情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  

  “公主有何吩咐。”黑衣女子冷声说道。  

  由于之前的事情萧韵儿有点怕她们发现,心虚的笑了笑,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小翠,“我没力气,你们能不能把她带回去。”  

  “是,公主。”  

  其中一名女子立即弯腰利落的将小翠扛在肩膀上,停在那里等候萧韵儿的吩咐。  

  萧韵儿:“……”  

  这样扛人真的好吗,小翠可是一个人啊。  

  当然,她也只是在心里悱恻了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不管她们有没有听到,反正她已经做了,顶多就是把那些蛇给截停下来。  

  到了住处,黑衣女暗卫直接将肩上的小翠丢到椅子上,然后,就要隐身。  

  “等一下。”萧韵儿连忙喊住她们。  

  女暗卫转身冷冷的问,“公主还有什么事吗。”  

  萧韵儿也不客气,直接开口道:“你们能不能帮我能几只鸽子,如果能找到燕子也顺便弄来,总之会飞的都可以,当然鸡除外,对了,我要活的。”  

  女暗卫什么都没问,直接点了点头,闪身出去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三人便一一回来,三人各自提了一个木笼。  

  一笼鸽子,一笼燕子,还有一笼——蝙蝠。  

  看着那一群黑压压长的像老鼠一样的蝙蝠,萧韵儿唇角抽了抽。  

  鸽子好弄一般人家都会养一些信鸽,由于是夜间蝙蝠也不难,不过,能在一炷香内抓到这么多燕子也真够牛的。  

  萧韵儿提着那笼蝙蝠,塞回一名女暗卫手中,“这个你们拿回去,我就不要了。”  

  蝙蝠也会飞,可它们飞的时间比较短,而且时不时的停一下,到了白天又不走,这种东西即便驯化了,它们也只按照自己的作息时间去做。  

  随后,萧韵儿冲着这三名女暗卫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出去了。  

  虽然很想对她们大喊一声‘别监视老娘’,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三名女暗卫倒也识趣,立即转身离开。  

  等她们一走,萧韵儿便将各自燕子弄了出来,一瞬间,飞了一屋子的鸟,别提多壮观了。  

  “你们都给我下来,我知道你们想飞出去,等下我就放你们走。”  

  萧韵儿做了几个手势,示意它们都落到地上。  

  她这么一喊,正飞的欢脱的各自和燕子愣怔了下,低头看了看地上站着的萧韵儿,估计正怀疑她怎么能看穿它们的想法。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快点下来,乖点。”萧韵儿再次喊了一声。  

  这次那些鸽子和燕子都飞落了下来,地上桌上甚至椅子上都站满了。  

  等这群小家伙乖了,萧韵儿拿来笔墨纸砚。  

  自己磨了墨,趴在桌子上开始画了起来。  

  很快纸上出现一条长了龙角的大虫,在大虫的身侧站着一个由几个圆圆圈组成的小人。  

  看着自己的作品萧韵儿也是抽了,不顾,没办法,谁让她绘画水平差到爆了呢。  

  将画有古怪大虫和小人儿的纸面向众鸟,用毛笔指了指自己的作品,“这个呢是一条白龙,名字叫大白。”  

  她这话一出,有一多半的鸟都齐齐的将头扭了过去。  

  这话实在不忍直视,那是龙吗,根本就是一条大虫嘛。  

  被鄙视了的萧韵儿也无所谓,继续道:“它身边呢是一个叫小熊的男孩,他们现在在灵凤的京都,京都在南边,倒是你们询问下同伴就知道了。”  

  “到时你们告诉大白,让他们来这边找我。”  

  大白是龙,它飞行的速度就连小白都跟不上,有它在逃出去简直易如反掌。  

  没办法她现在也只能寄托在凤小熊和大白身上了,因为这个世上懂兽语的也就她一人,另外还有大白当然它不是个人。  

  不过,她这话一出,众鸟也像那群蛇一样摇头。  

  就知道它们单子小,萧韵儿几经安抚,这才让这群鸟点头答应帮她找人。  

  商谈好之后,萧韵儿便将门打开。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她这话一出,这群鸟立即欢脱的飞了出去。  

  呼啦一大片,好不壮观。  

  看着飞出去了的鸽子和燕子,萧韵儿满怀期待。  

  只要有一只能找到小熊就行,祈祷这群鸟一定要找到小熊。  

  只是她这个想法才出现在脑海里,只见原本走了的三名女暗卫,提着两个笼子走了进来。  

  萧韵儿看清笼子里关着的东西,哭的心都有了。  

  这一定不是真的,她在做梦,真的很不想面对现实。  

  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女暗卫将笼子放在屋里的地上,然后,冷声和萧韵儿说道:“公主,主子交代不能让您放出一切会飞的动物。”  

  果然如此。  

  萧韵儿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两只笼子,抱有侥幸的心去查了查里面的只数。  

  果然一只不落的全在这里。  

  凌少华的下属是变态吗,抓鸟这么厉害。  

  萧韵儿从笼子里抱出一只鸽子,摸了摸它的头,眼底在计算着什么。  

  谁知,这抓鸟女暗卫再次开口,“公主,属下提醒您一下,主子说了,抓回来的鸟若是再被放出去,就让属下全部杀了。”  

  萧韵儿闻言,猛地抬起头,愤恨地瞪向女暗卫,“你们主子实在太不是人了。”  

  她本来打算趁人不注意,将这群鸟再放出去,一次往来,总有漏网的时候,没想到这个凌少华竟然让人杀了这群鸟。  

  实在太没人性,伤天害理。  

  这三个女暗卫一看就不见得,硬碰硬不落好。  

  现在鸟是放不出去了,只能指望着之前的蛇了。  

  既然不能用飞的,走的总该可以了吧。  

  于是乎,萧韵儿开始在抓动物,甚至老鼠都被她捉来当做传信的工具。  

  一夜过去,整座山庄会爬的动物几乎都被萧韵儿问候过。  

  见天快亮了,萧韵儿累的腰痛。  

  到处抓动物,再加上本身体力就不行,能不痛吗。  

  但愿她辛苦没有白费。  

  萧韵儿累的直接趴到床上,闭上眼呼呼睡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她是被饿醒的。  

  见她醒来,小翠连忙将提前准备好的洗漱用品端了过来。  

  “公主您终于醒了。”  

  什么叫终于醒了,萧韵儿微楞,“我睡了多久。”  

  小翠将脸盆放在架子上,笑着道:“公主睡了快一天了。”  

  看着外面昏昏的天,萧韵儿本以为现在是早上呢,没想到竟然到了晚上。  

  难怪她肚子这么饿,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能不饿吗。  

  “给我弄点吃的。”萧韵儿直接和小翠说道。  

  既然将她弄到这里来,应该不会是想把她饿死。  

  “回公主,饭菜已经弄好了,奴婢这就弄来。”  

  等小翠出去后,萧韵儿穿了鞋下了床,简单洗漱了下。  

  由于饭菜提前准备好,小翠很快带着两名丫鬟走了进来。  

  她们将食物一一拿了出来,摆放在桌子上,一下子摆了一大桌。  

  看着琳琅满目的精美食物,萧韵儿更加饿了,也不客气,坐在那里拿起筷子就开吃了起来。  

  由于饿了一天,自然不能吃太多,她也不会去碰油腻的东西。  

  只是喝了两碗鱼汤,吃了一些小菜,别的东西都没怎么动。  

  不过,即便这样,也吃的差不多好。  

  吃过之后,萧韵儿本想出去溜溜食,顺便看看有没有进展。  

  见她吃完饭,小翠才上前开口道:“公主,主子说等您用完餐过去见他一面。”  

  “凌少华回来了?”萧韵儿闻言,拧眉问。  

  小翠动了动唇,弱弱的问,“公主,谁是凌少华?”  

  “……你家主子。”  

  小翠想了想她怎么不知道主子叫凌少华,不过,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恩,主子在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听说您在睡觉就没过来打扰。”  

  “这混蛋终于回来了。”萧韵儿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就往外走,怎奈她身上没有力气,若不是小翠扶住她肯定要跌倒在地。  

  由着小翠领着,到了山庄一座院子。  

  “主子在里面,奴婢就不进去了。”小翠将萧韵儿送到门口,垂着头毕恭毕敬的道。  

  因为主子只传了公主,身为下人的她自然不能进去,除非她脑袋不想要了。  

  萧韵儿抬脚走了进去,怒吼道:“凌少华你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这一刻她只想撕烂了这个混蛋,当然,来这里的目的是问小白的下落。  

  “凌少华?他不在这里。”这时,从里面传出来一道稚嫩的童音。  

  接着从里间走出来一个戴着黑面具的孩童来,说是孩童一点都不为过,从此人的身高上看应该在七八岁。  

  他一身黑衣,就连面具都是黑的,如果是大人这身打扮肯定有震慑力,可对方是个孩童总感觉有些古怪。  

  看着面前戴着面具的孩童,萧韵儿疑惑了,不过,声音也跟着温柔了下来,毕竟对待孩童她还是很温柔的,万一吓坏了孩子怎么办。  

  低着头,温声问道:“宝贝,凌少华呢,你有没有见到他。”  

  这孩子的年纪比小熊大不了几岁,该不会是凌少华的私生子吧。以凌少华的年纪有这么大的私生子也不为过,毕竟古代接触这方面比较早些。  

  “宝贝?”男孩玩味的咀嚼着这两个字,露在外面的红唇往上勾起一抹邪肆的笑。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在主位上坐下,然后,小手扣着桌面,一副慵懒的样子,如果是大人做这样的会给自己增添一丝的气势,可七八岁的孩子做起来怎么都觉得有种滑稽的感觉。  

  萧韵儿也没有和他在这上面讨论什么,再次问道:“凌少华呢,让他滚出来。”  

  说着,便跑到里屋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人在。  

  “他不在。”男孩缓声说道。  

  “不在?”萧韵儿皱了下眉头,难道凌少华不是这山庄的主人。  

  难道小翠叫她来之前,凌少华又走了吗,想到此萧韵儿眸色不由沉了下来。  

  转身对着外面喊道:“小翠,你主人不在这里。”  

  她这话才出,后面便响起一道稚嫩的童音,“我就是这座山庄的主人。”  

  “啥?”萧韵儿脚下不由踉跄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  

  男孩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我就是这座山庄的主人。”  

  “你,你就是传说中小翠的主人?!”萧韵儿有些难以置信,打死她也不信把她抓来的人是一个孩童。  

  不过,由于有凤小熊这个超级小变态在前,一个七八岁男童能掌控这么大的山庄也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毕竟天下变态还是有很多的。  

  凤小熊比这个男孩小上几岁,可他都自己开酒楼,甚至还计划着开采铁矿办兵器厂,这是一个五岁大的孩童可以做的。  

  不过,即便有凤小熊这个特例在,萧韵儿还是不敢相信,“你真的是这座山庄的主人?”  

  小熊是个个例,若是再出现另外一个个例有点说不过去,毕竟这类孩童可以说凤毛麟角。  

  “当然。”男孩拍了拍手,“来人。”  

  他这话一出,站在门外的侍女立即走了进来。  

  她朝着男孩行了一礼,“奴婢见过主子,主子有何吩咐。”  

  听了她的话,萧韵儿这才不得不承认这小孩真的是山庄的主人。  

  内心不由有一万个***飞腾而过。  

  不对,她来这里是为了问小白的下落,原本以为是凌少华绑架了她,最不济也是个大人吧,怎么就是个孩童了呢。  

  想到自家栽到一个孩子手里,心里那个郁闷啊。  

  不过,现在可不是她郁闷的时候,找小白要紧。  

  萧韵儿眸光闪了闪,眼底有异色闪过,不过,她低垂着头很难被人发现。  

  她没有直接去问凌风的下落,毕竟这不是凌少华,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和身份。  

  萧韵儿整理好情绪,然后,用很温柔的笑容看向男孩,“你好小朋友,我叫萧韵儿,你呢。”  

  她那一声小朋友着实让男孩给恶心到了。  

  “夜枭。”男孩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可是由于他稚嫩的声音在气势上少了许多。  

  “夜宵?”萧韵儿顿时不厚道的笑了,“你这名字太搞笑了吧,竟然叫夜宵,那你是不是还有兄弟叫早餐午餐和晚餐的。”  

  她这一番话成功让男孩的小脸黑沉了下来,“黑夜的夜,枭雄的枭,再笑信不信我把你毒成哑巴。”  

  萧韵儿连忙闭上嘴,幽幽地瞪了一眼这个叫‘夜宵’的男孩。  

  这么凶一点都不可爱,还是枭雄可爱,萌萌的即便很喜欢算计人,可让人见到还是萌化了整颗心。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对面坐着的是七八岁孩童,但那也是山庄的主人,实力不知深浅。  

  萧韵儿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和夜枭男童套着近乎,“小朋友,你工作了一天累不累。”  

  “夜枭。”夜枭男童不满的皱了下眉头,显然对萧韵儿这声‘小朋友’不满。  

  “……不用提醒,我知道你叫夜枭。”萧韵儿嘴角抽了抽,这孩子太认真了,一点都不好玩,不可爱。  

  不过,继续笑意盈然的道:“好,夜枭小朋友。”  

  夜枭:“……”  

  萧韵儿才懒得顾忌他心情好不好,继续道:“你累不累,姐姐给你按摩吧。”  

  姐姐?夜枭男童唇角有不明痕迹的抖动。  

  就在这时,萧韵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也不管对方同不同意直接拿捏了起来。  

  夜枭童鞋小身子僵了一下,随后便放松下来,任由着萧韵儿按捏。  

  萧韵儿腾出一只手从头上拔下来一根簪子,快速的抵住夜枭的脖子。  

  然后,用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咬牙道:“快说,凌风呢?”  

  一天一夜过去,也不知道凌风怎样了。  

  不管这个男童有没有同伙,既然他将她弄到这座山庄,那他应该知晓凌风的下落。  

  被挟制住夜枭男童也没显得慌张,依旧稳坐在那里。  

  他眯眸看着前面的大门,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想知道?”  

  “废话。”萧韵儿将簪子的尖紧紧的抵住他白嫩的小脖子,说真的面对这么一个儿童她有点下不去手,可一想到凌风,心就狠了起来。  

  毕竟是对方先惹到他们!  

  她必须尽快找到凌风,也不知道他身上的邪气有没有控制住,还会不会复发了。  

  越想萧韵儿就越担心,手下不由用了几分力气,尖锐的金簪子竟刺进了男童的脖子,血很快流了出来。  

  可夜枭男童貌似没有感觉到痛一般,依旧稳坐在那里,皮肉都没动一下。

505章:番外,我的相公是头狼3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