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5章:这小子没救了

    海老角撇了撇嘴,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即便现在去了漠北你们也见不到小熊,只会白跑一趟。”  

  他的话还未落,就被凤君曜一把抓住了衣襟,眼中杀意尽显,“说,你们把小熊弄到哪去了。”  

  声音清幽,却透着浓浓的杀意。  

  “你,先放开我。”海老角不满地蹙了下眉头,抬手将他的手拽开,没好气地横了凤君曜一眼,“你若是想见你儿子就乖乖听我的话,否则这辈子你休想再见到他。”  

  海老角抬手摸了摸被勒出一道痕迹的脖子,很是不满。  

  什么人嘛,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你若想活过今日,最好把小熊的下落告诉本王,否则休怪本王不客气。”凤君曜冷寂的声音犹如地狱来的罗刹,冷如冰刀。  

  “诶,你要不要这么狠啊。”对于他的威胁海老角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还不满地拧眉说道,“你懂不懂尊老爱幼,一点都不可爱,也不知道凤老爷子怎么教导你的。”  

  “……”  

  她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抢了他们的孩子还想让他们尊敬他,怎么可能,没杀了他已经够可以了,唐玥不屑地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海老角立即将视线转移到唐玥身上,吹胡子瞪眼地道。  

  唐玥懒得和他多说什么,直接入题,冷眸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我儿子在哪里。”  

  那架势就是,如果不说她会帮凤君曜一起完成他说的话。  

  “你……”海老角吞了吞口水,撇嘴嘀咕道,“你们真不愧是夫妻,都是那么的自大不尊重老人,没有同情心,哼。”  

  那样子就好像他是个手不能提的老人,而唐玥和凤君曜则是欺负老人的坏蛋。  

  唐玥对他无耻的程度已经免疫了,不屑地哼声道:“你们抓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做人质就要脸了,少罗嗦,快点说小熊在哪里。”  

  “好吧,我说还不成。”海老角无奈地摸了摸下巴,他若是不说肯定走不了,如果只有凤君曜一个人他到还有可能逃跑,加上这个丫头他根本逃跑不了。  

  “小熊被带到了夜山,你去那里找他吧。”  

  “夜山?”墨北林眼睛不由一亮,“那是婴儿家的铁矿所在地,婴儿是夜家的大小姐,唐兄弟我们去找婴儿一起去,有婴儿在夜家肯定会帮忙找小熊。”  

  他的话说完,脑袋上便挨了一记爆栗。  

  海老角没好气地道:“为什么在夜山,那还不是因为夜婴的父亲夜枭和海一角有勾连吗,即便夜婴她娘去了也没用,你这小子在外面混了这么久,怎么脑子还是跟个菜瓜似的,一点都不开窍。”  

  墨北林揉了揉被打痛的头,委屈地撇了撇嘴,“我脑袋比菜瓜硬多了。”  

  “……”这小子没救了。  

  唐玥若有所思的和凤君曜互看了一眼,冷声道:“说吧,你这么煞费苦心的将我们引到夜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夜家是以兵器发家,打造兵器的材料无怪乎是铁,而夜山这座铁矿石夜家最重要的铁矿。  

  海一角找她无怪乎是为了藏宝库,根据手帕上模糊的显示,藏宝库的具体地点应该在漠北文洲,怎么会让他们去夜山呢。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我是不会告诉你。”海老角说完,立即又加了一句,“你们可不要再威胁我,这次我是不会告诉你们。”  

  唐玥没有理会他,而是沉眸和凤君曜说道:“阿曜,夜山是璇玑大陆最大的铁矿,那里有丰富的铁石,如果没猜错的话让我们过去可能和铁矿有关。”  

  “诶,你这丫头要不要这么聪明,就不能笨点。”海老角有些郁闷地道。  

  “聪明?呵。”唐看着远方,自嘲一笑,“聪明不也被你耍的团团转,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师你亦师亦友,现在我发现我全错了。”  

  其实她在他手里不过是枚棋子。  

  来到这个世上,自己的亲生父亲要杀了她,母亲又身不由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自从遇到他,在他身上感受到她爷爷的气息,所以就一直拿他当自己的爷爷看待,视他为亲人。  

  可到头来,自己只是人家手中的一枚棋子。  

  这么大的变故如果不伤心肯定是假的,可是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她做了这么多年的棋子竟浑然不知,感到很挫败。  

  海老角闻言,顿时愣住住了,隐藏在面具后面锐利的眸子有波光闪动,放在身侧的手也不由握紧了几分。  

  他追逐了一辈子,难道真的要放弃?  

  不,不可能,他不会放弃!  

  只要成功,亲情都可以不要,更何况一个半路遇到的野丫头。  

  如此一想,海老角眼里的目光更加坚定了。  

  看到他瞬间的变化,唐玥讽刺地笑了下,突然,她快速出手三枚银针朝着海老角射去,快又狠。  

  海老角正在想事情,根本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手,慌忙躲闪。  

  还好他武功高,险险躲开那三枚银针。  

  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眼前白光一闪,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痛。  

  海老角一抹脸,一手血,怒瞪着唐玥,“你干什么,为什么要划花我的脸。”  

  唐玥将带着血的匕首收了起来,冷冷地看着眼前这张没了面具的陌生人的脸,上面有一道足足十公分的十字叉。  

  以她的经验外面戴了一层人皮面具,真容藏在人皮面具下面,至于下面是谁她也十成能猜出来。  

  “唐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知不知道很痛。”海老角撕了布捂住自己的脸,伸出手,“快点给我疗治伤的药,若是留了疤痕怎么办。”  

  唐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勾唇嘲讽道:“你不配拥有这张脸。”  

  在她八岁那年,遇上身受重伤的他,在给他疗伤的那段时间,嘻嘻笑笑的,他还会教她很多东西,就好像爷爷一般。  

  见他的脸已经不成样子,满是伤疤,于是心血来潮就将他的脸整成前世爷爷的模样。  

  每次看到这张脸,她就倍感亲切,慢慢的就将他当做了自己的爷爷来看待。  

  可是他呢,只是将她当作一枚棋子,亲人在他眼里狗屁不是吧,更何况她还是毫无血缘的人呢。  

  “阿曜,我们走。”唐玥率先朝前走去,不再理会已经石化了的海老角。  

  “嗯。”凤君曜毫无感情地看了海老角一眼,紧跟着唐玥走了。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海老角放下捂着自己脸上伤口的手,眼眸中划过一抹忧伤,“唉,终究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发现什么?”墨北林将头凑过去,好像在研究什么,然后很纠结地皱起眉头,“大叔,唐兄弟为什么要划你的脸,你长的很一般啊,和我差远了。”  

  海老角顿时无语,抬手朝着墨北林的脑袋上又是一个爆栗,“她没有划花你的脸,证明你没我长的好。”  

  “不会啊,我觉得我比好看多了。”墨北林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肌肤,很有自信地道。  

  看着认真辩解的墨北林,海老角唇角抽了抽。  

  他怎么和一个三岁儿童杠上了,真是越老越回去了。  

  “哼。”海老角哼了一声,也跟着唐玥二人走的方向追去。  

  “诶,等等我啊。”墨北林连忙跑步过去,“大叔,你的脸还在流血要不要先找个大夫处理下,若是不及时处理,等你的血流干了,脸上的皱纹更多了,到时候更加难看了。”  

  海老角:“……”  

  最后,干脆用轻功将这个呱噪的小白痴给甩了。  

  带墨北林来这里就是为了和唐玥他们搭讪,现在已经成功将他们转移路线,墨北林也就没什么作用了。  

  -----------------  

  唐玥和凤君曜很快到了夜山,海老角紧跟其后。  

  即便到了夜晚,夜山还能听到挖矿的声音,可见夜家也不是什么好人,使用人力竟是往死里用。  

  他们刚到了这边,立即有人引着他们进了夜山里面。  

  夜山也算是夜家一个大的根据地,这里有座不大的庄园来供居住。  

  小厮将他们带到庄园里的一座院子里,然后,又派了两名侍女以供使唤。  

  洗涮之后,直到深夜都没见海一角或者别的人来找他们。  

  连日的赶路,身子有些累了。  

  之所以不立即来见他们,只怕故意这么做,想让他们着急下,这样才好谈条件。  

  着急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养足了精神,来人好好作战。  

  即便睡不着,唐玥和凤君曜也到床上简单休息了下。  

  一直到吃过早饭,依旧不见有人过来见他们,可真沉的住气。  

  “阿曜,你说小熊会不会在夜山?”唐玥站在门口,看着面前别致清雅的院子,淡淡说道。  

  她怎么感觉小熊根本不在这里,不知为什么,估计是母子连心的缘故吧,反正她有这个感觉。  

  “嗯。”凤君曜站起身,走到她身边,顺手将她脸上的一缕秀发别在耳后,“他们不敢让我们看到小熊。”  

  是的,的确不敢,以他和唐玥的能力,如果看到小熊肯定会动手去抢,即便不抢也会不择手段的将小熊弄过来。  

  所以海一角他们不会这么傻,好不容易手上弄到这么有利的人质,他们怎会让他丢掉。  

  唐玥闻言,面上不由沉了下来,“既然小熊没在这里,他们还敢让我们过来。”  

  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真当她和凤君曜是绵羊了。  

  想到这里,唐玥眼眸中算计之意尽显。  

  她会让他们后悔所做过的事,让他们知道敢偷他们孩子的下场会很惨!  

  “别生气了。”凤君曜拍拍她的头,揽住她的腰身,开口道,“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不过,现在还是先将小熊抢回来。”  

  “嗯。”唐玥点了点头,“把小熊抢过来后,我就给天涯阁人下击杀令,无论海一角走到哪里,天涯阁永远与他誓不两立!”  

  “加上厉王府。”凤君曜随意看了一眼院子的某个地方,然后,很配合地道。  

  躲在外面偷听的海一角身子不由哆嗦了下,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他这一生没有做过后悔的事,这次他怎么感觉做错了呢。  

  抓一个小孩当做人质的确很不人道,以前他根本不屑去做。  

  听那老头子说,想要开启藏宝库唐玥是个关键人物,如果没有唐玥只怕很难开启藏宝库。  

  他和唐玥多次交涉,希望她能和他们配合,一起去寻找藏宝库,谁知她却油盐不进,不愿意配合。  

  正当他焦头烂额之际,白凤出了个主意,就是将唐玥的儿子凤小熊偷过来。  

  先不说厉王府守卫森严很难下手,而唐玥更是寸步不离她儿子,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再说他也不想向一个孩子下手,所以就一拖再拖。  

  白凤这时又提了一个意见,说她有办法将唐玥和凤君曜引开。  

  办法就是制造一场瘟疫。  

  因为白凤是白巫族的大巫师,对于那些邪门的毒药盅什么的都很有研究。  

  当时她说,这场瘟疫不会死人,只是用来吸引唐玥过去。  

  那么大的瘟疫,身为摄政王的凤君曜肯定也会跟过去,这样就能一下子将二人骗出灵凤京城。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场瘟疫根本不像白凤说的那样不会死人,而是死了很多人。  

  他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也不屑于拿无辜百姓来做垫脚石,可瘟疫已经发生说什么都晚了。  

  再说,清江城属于灵凤,本不是他国家的百姓,两国打仗死伤无数,更何况是敌国的百姓,心中虽不爽,但也没当回事。  

  他帮助白凤制造这场瘟疫之后,没有去京城偷孩子,不知为什么他不想偷,因为他害怕看到唐玥看他的时候带着怨恨的目光。  

  白凤催的急,无奈他便派了十三也就是卫欢儿去了厉王府。  

  卫亦航已经知道十三的身份,肯定不会让她接近凤小熊,想必不会成功。  

  令他没有想到的竟然成功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卫亦航竟对十三用情如此深,当然,十三也对他动了情。  

  十三是死士,死士是没有感情,一旦动了情,就不再是死士。  

  不过,他为此损失了十三这一员大将。  

  因为他母妃去世的早,刘贵妃以训练之名将他扔给老头子训练,想让老头子将他训练成一名只会杀人的死士。  

  那时他才七岁,进去之后,他被同龄的孩子打的鼻青脸肿,甚至爬都爬不起来,本以为自己会死,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位三岁大的奶娃娃,这个奶娃娃就是十三。  

  当时,十三拿脚踢了踢他,撇撇小嘴,哼声道:“长这么大个子还会被人欺负,真是个废物。”  

  她年纪虽然是最小的,但一场打架下来,她只有脸上挂了一点彩,这么小小的人竟然能打到一个比她高出一头的男孩,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后来才得知,她已经在这里训练了一年,也就是比他早进来一年。  

  听到她讽刺的话,当时,他顿时感觉羞愧不已,咬牙站了起来。  

  虽然后面屡次被打的浑身是伤,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加上他在练武上天赋极高,很快成这里的老大。  

  直到他十五岁那年,老头子才将他放了出去,让他当上了暗夜门的门主,暗夜门也就是现在的海角阁,临时被他给改了名字。  

  其实他早就知道唐玥是谁,他是老头子培养的一个棋子,唐玥又何尝不是,老头子帮他建了暗夜门,又给唐玥成立了天涯阁。  

  其实他和唐玥才是一类人,不是吗。  

  不过,他觉得唐玥更可悲,他虽是从小打着成长起来的,可是唐玥却一直不知道自己是棋子,活的真可悲。  

  他离开训练死士的地方,在走的时候,老头子让他选几个死士带走,他便将十三带走了,从此他成了十三的主人。  

  对于十三总会有和别的死士不一样的感情。  

  他知道十三对卫亦航动了真情,因为小时候的一句话,他对十三自然是不同于别的死士。  

  其实他本打算等十三任务失败以后,就以这个借口将十三踢出去,这样她就可以安心和卫亦航在一起了。  

  没想到,十三竟选择了自杀,早知道他就该提起告诉她了。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  

  就在海一角神思外游之际,一道银光直冲着他射过来。  

  “该死的!”海一角连忙躲闪,那匕首擦着他的手臂呼啸而过,蹭破了他一层皮肉。  

  看着自己破了皮的手臂,海一角不由皱了皱眉头。  

  这个凤君曜还真够小心眼,他不就抢了他儿子,至于下杀手嘛。  

  从白凤手中将凤小熊抢过来后,他一度想还回去,但又一想,他需要唐玥的帮助,这么好的机会若是白白糟蹋了,他岂不是太矫情了。  

  等找到藏宝库后,他就把小熊还给他们,他可不想和这对夫妻做敌人,不是他怕他们,而是不想。  

  “我说陌阁主,厉王爷有你们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海一角纵身从暗处飞了出来,顺手取出一瓶药塞在自己伤口上,很熟练的简单包扎了下。  

  “我儿子呢。”唐玥直接冷声质问。  

  海一角在这里,而小熊不在夜山,那小熊现在在什么地方,白凤手上吗?  

  想到小熊有可能在白凤手上,唐玥面色不由沉了下来。  

  可能是看出唐玥心中所想,海一角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你放心吧,那小家伙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白凤根本找不到他。”  

  说到这里,他有些疑惑的问,“诶,据我所知白凤可是小熊的祖母,是他的亲人,看你的表情宁愿小家伙在我手上,也不愿意在白凤手上,这个白凤活的还真够可悲的。”  

  能不可悲吗,一个女人一生有那么多男人,最后呢,自己的儿子都将她视做仇敌,真不如死掉算了。  

  听说对她最痴迷的凤清乾现在都觉悟了,已经弃她而去,修行去了。  

  不过,白凤有此下场也是她活该,和两个男人生了两个儿子,结果呢,两个儿子都差点被她害死,有这样的娘还真不如没有。  

  对自己的儿子都如此心狠手辣,更何况还是隔代的孙子,唐玥的担忧也不无没道理。  

  听到凤小熊不在白凤手里,唐玥这才松了口气,“你将我们引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为了能及早见到小熊,唐玥也懒得和他多费口舌。  

  “呵呵,被你猜到了。”海一角假假地笑了下,然后说道,“其实吧,这次让你们过来也没有多大的事,至于什么事等下再说,我带你们俩去见个人。”  

  “夜枭?”凤君曜微眯着眼眸,冷声吐出两个字来。  

  “是的。”海一角依旧笑意盈然,毕竟有求于人家,当然要笑了,即便笑不出来也要笑。  

  凤君曜转身在椅子上坐下,优雅地整理了下衣袍,“让他过来见本王。”  

  “……”  

  这混蛋要不要这么嚣张,难道不知道他们现在处于的位置吗,不过来拍马须留就算了,还一副大爷似的坐在那里。  

  海一角眯了眯眼眸,又看了看也坐回去的唐玥,最后无奈地叹了一声,转身离开,“好吧,我去让夜枭过来。”

第405章:这小子没救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