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84章:无名老者的身份

    唐玥自然知道他想到了哪里,微蹙了下眉头,说道:“你别乱想,凌风不是这样的人,他不可能选择自杀,多半是找了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躲了起来。”  

  她虽然没办法一下子将凌风身上的狼毒解掉,但她所配置的药却让他有好转的迹象,闭关也就是做穆狼的时候越来越少,短的时候两天凌风就可以醒来。  

  长此以往即便解不了身上的狼毒,也能慢慢恢复正常,到最后变成穆狼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凌风去了一个很远又隐蔽的地方,穆狼利用两三天的时间根本赶不回来,所以凌风藏起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她的话并没有让无名老者眉展舒开,“但愿如此。”  

  希望凌风这臭小子能早日被找到,这样他身上的狼毒就会完全解掉。  

  唐玥将蜃珠收起来,看了看那颗鸡蛋大的内丹,眼底闪烁着精光。  

  恶水龙的蜃珠不仅是个绝世珍宝,就连它的内丹也是个难得一见的宝贝。  

  别的龙的内丹吃了可以提升功力,不过,由于恶水龙太过邪恶,它的内丹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  

  恶水龙本身就透着邪恶,它的内丹继续了自身打量的邪恶力量,一旦人吃了它,轻则丧失意识变得和恶水龙一样六亲不认,重则身体会因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而爆炸。  

  所以恶水龙的内丹是不可以食用,不过,它有另外一个作用,它可是一件法宝。  

  因为恶水龙是上古神龙,若将它的内丹带在身上,不仅那些凶猛野兽绕道而行,就连地上的蚂蚁甚至是空中飞的蚊子都不敢上前。  

  挡野兽也就算了,拿它来给小熊驱蚊赶苍蝇倒是不错。  

  于是,某女立即就开始动手,她将已经睡着了的凤小熊轻轻的放进竹床里,然后,将自己刚绣好的手帕,拿起针开始缝制,也不过是眨了几下眼的功夫一个小小的布袋就做好了。  

  然后,将恶水龙的内丹放进布袋中,又将布袋放在凤小熊身边。  

  做好这一切后,唐玥拍了拍手,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后小熊就不怕蚊子叮了,这个内丹还是有用处的。”  

  惊的合不上嘴的无名老者,额头上顿时滑出几根粗大的黑线来,内心彻底粉碎。  

  她竟然将令野兽都绕道的恶水龙内丹用做驱蚊蝇,这,这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都不怕遭雷劈。  

  无名老者鼻子哼了哼,也没说什么,因为他也觉得这枚龙内丹现在也只能用来驱蚊子。  

  这时,他想起一件事来,正色看向唐玥,“玥丫头,问你一件事,凤清,哦,是曜小子的那个混账爹最近有没有来过厉王府。”  

  他的话让唐玥明显惊讶,她答非所问,看着无名老者的眼眸中出现了一抹疑惑,“你怎么知道凤君曜的生父叫凤清乾,你和厉王府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说的是生父而不是父亲,因为凤清乾只生了凤君曜,却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不但没尽到,反而还谋害他的生命,这种父亲做的可真够无耻可恨。  

  还有直觉上,老头子肯定和厉王府有关系,只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无名老者闻言,神色明显一僵,随后,便恢复了过来,哈哈一笑道:“臭丫头,你可别忘了,我和曜小子的爷爷可是朋友,当然知道他爹了。”  

  他说话时,明显有些心虚,应该隐藏了什么。  

  唐玥微微眯起眼眸,显然是不相信,“真的?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话有水分呢。”  

  “有什么水分,我说的句句属实好不好。”见她不相信自己,无名老者立即跳了起来,吹胡子瞪眼睛,“我和曜小子的爷爷就是朋友,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说完,哼了一声,梗起脖子,一副很傲娇的样子。  

  唐玥唇角微抽,“我有说你不是爷爷的朋友了吗,我问的是你是谁。”  

  这老头子分明是想糊弄过去。  

  “额……”  

  突然,无名老者一拍脑门,惊呼道:“哎呀,我忘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玥丫头我先走了。”  

  没等唐玥吭声,一溜烟的不见了人影。  

  看着跑走的无名老者,唐玥神色深沉,眼中带着若有所思的眸光。  

  老头子应该不是专门来看小熊,如果没猜错的话,而是给她送蜃珠和内丹的吧。  

  到了夜里,唐玥将无名老者来厉王府的事情说了一遍。  

  唐玥抱着凤君曜的腰身,抬起头看着身侧的男人,“阿曜,你说老头子到底是谁,他真的是爷爷的朋友?”  

  总感觉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的是朋友,那为何在他所住的地方找到了凤血玉手镯,若真像老头子所说,是真的无疑中得到,还是其中有什么。  

  她的话,让凤君曜明显怔了下,他眸光闪烁,拧眉深思了少顷,才看着怀里的女人,缓声说道:“以前我也觉得他像一个人,可是我试探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不过,一个人故意伪装还是可以的。”  

  “那个人是谁?”  

  唐玥忽地记起无名老者第一次来厉王府的情况,那时,凤君曜弄了些吃的来试探无名老者,当时她就觉得凤君曜怀疑无名老者的身份。  

  不过,那时她和凤君曜感情还没到深处,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他像我外祖父。”凤君曜微微叹了一声,道。  

  “外祖父?”唐玥猛的瞪大了眼,随后,拧眉说道,“我记得你娘是白巫族大巫师的候选人,你外祖父却是当时所任的大巫师,后来在你娘到灵凤和亲后,白巫族就对外宣称你外祖父仙逝。”  

  白巫族的大巫师在白巫族也是个份量很重的职位,可男亦可女。  

  不过,大巫师和族长不同,族长可以世袭,但大巫师却要想要凭借自己的本事,又和圣女不同,圣女完全是靠自身条件,有些人一出生就被奉承为圣女比方说白瞳儿,大巫师却要靠自身的努力坐上这个位置。  

  根据史书上记载,凤君曜的外祖父也就是白自省是一个杰出的大巫师,就连当时的族长白长卿的父亲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将自己的女儿给贡献出来,让其到灵凤和亲,这边才和亲不久,白自省这边就去世了。  

  白巫族对外说是仙逝,其实他的尸骨至今都没找到,只有一座衣冠冢。  

  也难怪凤君曜会猜测无名老者是白自省。  

  那他到底是不是呢,唐玥仔细回想着十年前她和无名老者相遇时的经历。  

  “当年,我遇到无名老者的时候,他正被人追杀,身上到处都是伤,不仅如此还被毁了容,他的整个脸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来他的长相,如今的长相也是根据我前世爷爷的样子帮他整的,说来无名老者的身份也是个迷,曾经我也调查过他,只是都毫无结果,就好像这个人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间,后来见他也是个性情中人,这么多年也很照顾我,所以也就作罢,没再去计调查他的身份。”  

  “那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他的基本轮廓?”凤君曜揽着她肩膀的手臂紧了几分,若有所思的问道。  

  唐玥摇了摇头,“那张脸已经全部被人毁了,根本看不出来,而且他的声带也被浓烟熏毁了,想从这方面下手比较难。”  

  接下来,凤君曜便陷入沉思中,没有再吭声。  

  这时,唐玥想到了什么,趴在凤君曜的胸膛上,问道:“你外祖父身上有没有什么胎记之类的东西?”  

  她的话让凤君曜莫名的感到好笑,他屈指在她脑门上点了下,“我外祖父仙逝的时候,我还在娘肚子里,怎么知道他身上有没有胎记之类的东西。”  

  “也是哦,唉。”唐玥郁闷地将下巴放在他的胸膛上,轻声叹气。  

  现在还真的没辙了,无名老者的容貌全毁了,就连声音都改变了,即便声音不变,以凤君曜的话,他还没出世呢,怎么知道他的声音。  

  不过,他怎么看到无名老者就想到了他外祖父了呢。  

  唐玥眸光闪烁,也就将内心的疑点问了出来,“阿曜,既然外祖父仙逝的时候你没出世,为何你怀疑无名老者就是你外祖父呢。”  

  她本以为他见过他外祖父,看到无名老者的身形比较像,这才起了疑心,原来不是。  

  “我只是猜的,因为听说外祖父也认识那位刘大师,他又多次出手帮我,所以就猜测无名老者会不会是我外祖父,对于他不吃的几样东西也是听我,刘贵妃所说,所以就弄了那些东西来试探。”  

  凤君曜缓声和她解释道,顺便低头在她额头上偷了个香。

第384章:无名老者的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