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8章:更换衣服

    凤君曜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而是直直的盯着她看,幽深的眸子里带有一丝的不快。  

  “怎么了?”唐玥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却不说话,有些纳闷。  

  “阿玥,你这样关注别的男人我会不高兴。”凤君曜捏了下她挺直的鼻梁,磨牙道。  

  唐玥:“……”  

  她这是关注吗,只不过好奇罢了,如果凤柏轩一心要杀的人不是他,她才懒得费这个心思。  

  “收起你的醋坛子,快点说。”唐玥故意板起脸,对某个在吃醋的王爷横眉说道。  

  “真想听?”凤君曜别有深意地睨着她。  

  “废话!”  

  “那好吧,就告诉你。”最后,某王爷投降。  

  唐玥趴在浴桶上,静静的等着听故事。  

  “其实我娘是白巫族的贵女,二十五年前她被白巫族族长当做礼物送给灵凤帝王——奉德宗也就是凤君泽的祖父,当时前往白巫族迎接娘的正是我父亲凤清乾,在路上,他们竟产生了感情,我娘本是要献给奉德宗为妃,却与我爹暗中萌生感情。  

  凤清乾脾性乖张,做事我行我素,只要他想要的都会想尽办法弄到,对于我娘也不例外,于是到了京城他便大着胆子跑到皇宫去求赐婚,让我娘嫁给他为妻。”  

  凤君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手在黑如墨汁的药汤中晃动了下,垂下的眼眸中显出一片的暗影。  

  的确凤清乾不是个能被束缚之人,做出来的更是让人无法想象,虎毒不食子,而他却给自己的亲儿子下毒中之王,这样的心够变态的,能做出和老皇帝抢女人的举动也不为过。  

  “奉德帝本来对我娘就无感情,我爹又贵为厉王,他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和厉王府产生隔阂,于是就痛快的答应让他们成亲,因为这听说我父亲还被爷爷一顿毒打,但依旧无法更改我父亲的决定,无奈只能让他们成亲。  

  奉德帝虽然同意了让他们成亲,但无意中发现了我娘身边的侍女,见她长相并不输后宫女子,而且举手投足都不似一般侍女那样的自卑,又聪慧娴雅,深得人喜欢,因此得到了奉德帝的注意,于是,奉德帝便将她封为慧贵人,一年后便为奉德帝生了一个儿子,她也因此晋升为挥妃。”  

  “慧妃?她生的儿子就是凤柏轩?”唐玥听到这里,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嗯。”凤君曜点了点头,继续道:“凤柏轩便是慧妃的儿子,也是奉德帝最小的儿子,因为慧妃深得奉德帝的喜爱,爱屋及乌,奉德帝对凤柏轩也甚是恩宠,因为慧妃是我娘的侍女,她我娘的感情也很好,小时候,我和凤柏轩经常一块玩耍,我娘假死父亲出家之后,慧妃对我十分照顾,为了防止奉德帝对我下杀手,她便将凤柏轩送到厉王府,说是我没了父母很孤单,让凤柏轩来厉王府和我做伴,其实她将凤柏轩送到爷爷跟前做人质,奉德帝对凤柏轩一向很宠,如此一来就会忌惮些,若不是害怕我在宫里惨遭不测她肯定会把我接近宫里,那时候谁曾想过会成为仇人。”  

  说到这里,凤君曜苦涩地扯了下唇角,笑了笑。  

  原来他们还是发小,看他提起这位慧妃时候面色明显柔和了许多,可见这位慧妃在他心中的位置不低。  

  “后来呢,为何你们就反目成仇了,不对,应该说凤柏轩为何要杀你。”凤君曜从未对凤柏轩下过杀手,即便知道是他做的,也没有派人去杀他,凤君曜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他人早就报复回去了,莫不成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故事。  

  “后来没过几年奉德帝便驾崩归西,由先皇继位,那时候慧妃才二十多岁,依旧拥有花容月貌,先皇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好色,他在奉德帝在世的时候就对慧妃起了色心,只不过忌惮奉德帝才没有下手,他继位后,开始对慧妃多次调戏,慧妃看似温柔实则是位刚烈的女子,自然不会从了先皇,那时先皇才坐上皇位,根基不稳,自然不敢做出欺辱父妻的行为,于是就这样相安无事两年,可是……”  

  他说到此处停了下来,古潭般深寂的眸子越发的深,还有一丝的恨意在里面。  

  “在奉德帝驾崩之后,慧妃就让我和凤柏轩收敛锋芒,尽量做一位平庸之人,这样才不会引来杀身之祸,可是就这样先皇还是将注意打到我身上来。  

  一次宫宴上,当日先皇还让我坐在他身边,我也事事小心,可还是没防住,不知什么时候脚下竟出现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是我平日里把玩的匕首,因此我便被扣上了一个刺杀帝王之罪,要砍了我的头!慧妃为了救我才答应了先皇的要求,忍着这莫大的屈辱成为先皇不见光的女人。”  

  他说到最后,声音虽然以往的平淡,却让人感觉一股子的冷意,刺骨的冷,其中还有看不见的悲哀。  

  唐玥心疼的握紧了他的手,无声的给他安慰。  

  那个时候他还是孩子,却目睹了这么多人间最悲惨的事情,他那个时候应该很无助吧。  

  “慧妃害怕先皇会再一次加害我,就和爷爷商量将我送进了军队,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只有变强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才不会被他人欺负,所以在军队中努力打拼,终于在十四岁那年横扫漠北,成了少年将军,我的羽翼也渐渐丰满。  

  直到十六岁那年才回到京城,那个时候我已经拥有灵凤三成兵力和整个旋凤,拥有这样的实力相信先皇定会忌惮于我,也就不敢再祸害慧妃,却没想到等我回来时,慧妃受不住先皇的侮辱自尽了,从那以后再见到凤柏轩他便不与我亲近。”  

  听到这里,唐玥也猜到凤柏轩为何会恨凤君曜了。  

  凤柏轩认为他娘为了凤君曜饱受屈辱,和自己的继子做苟且之事,最后含恨自尽,还有慧妃和先皇有染这件事即便做的再怎么隐蔽,但纸是保不住火,肯定会有流言出来,如此对凤柏轩会造成很大的心里伤害。  

  在凤柏轩的意识中,他和他母亲的屈辱包括他母亲的死都是因为凤君曜,所以他才会将恨意转嫁给凤君曜,想着法子置他于死地。  

  “阿玥,你知道先皇是怎么死的吗。”凤君曜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唐玥微敛了下眼眸,有些疑惑地道:“他不是生病死的吗。”  

  听他的口吻,难道先皇是被他……  

  “是我杀的。”凤君曜坦言说道,“得知慧妃自尽后,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杀了先皇,如此昏君根本不配为人。”  

  还真的是他杀的,只是外界传出来的是先皇因暴病去世,先皇死之前还很健康,未曾听说过有什么恶疾,突然宫里传出来先皇得了急病驾崩了。  

  当时,她对这件事也有所耳闻,只不过先皇于她是个陌生人而已,也没放在心上,原来根本不是得了急病而死,而是死于凤君曜手上。  

  不过,这个还真该死,就他算计凤君曜这一条他就该死,更何况还做了那么多令人发指的事情。  

  先皇根本不是个好皇帝,和现在的凤君泽比起来还不如凤君泽,凤君泽心思多疑,但在百姓面前还是会尽量做一位仁君,而先皇残暴不仁,动辄杀人,而且好女色,不知道污了多少好女孩。  

  凤君曜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了一大害。  

  因为慧妃,凤君曜才会对凤柏轩的连番刺杀睁一眼闭一眼的吧,他觉得愧对慧妃,受恩于慧妃,对她唯一的儿子自然不会下杀手。  

  “因为慧妃,你才任由着凤柏轩胡作非为的对吧。”唐玥感觉水温有些凉了,便让人去弄些热水来。  

  “嗯。”凤君曜抬眸看着唐玥姣好的面容,微蹙着眉头道,“阿玥,你不会认为我无能吧。”  

  “没啊。”唐玥勾唇笑道,“你看似冷漠,其实有情有义,顾念恩情,这样的你又怎会是无能呢。”  

  “有情有义?”凤君曜挑眉,幽深的华眸中多了一丝笑意,“阿玥,我就这么俗吗,要知道我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战神。”  

  俗?唐玥唇角抽了下,捧起水撩到他身上,没好气地道:“大俗人,你要坐好了,我可是要换水了。”  

  凤君曜:“……”  

  换好水之后,唐玥正要将药汁加入浴桶中,手却被凤君曜抓住,“阿玥,帮我换条裤子吧,我身上的已经穿了两天怪难受。”  

  某王爷的洁癖症发作了,唐玥叹道:“好吧,我给你换。”  

  将药汁放下,在柜子里拿了一条白色的里裤,走了过来。  

  凤君曜现在下身无法动弹,这个时候她也不能让他离了水,要给他换裤子只能跳进去。  

  幸亏没有放药汁,否则还要重新换了。  

  唐玥没多想,直接脱了外衣和鞋子跳了进去。  

  看着跳进来的心上人,凤君曜唇角大幅度的往上扬。  

  这算不算是鸳鸯戏水呢,以前只要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她都不会和他共浴,这次终于实现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的下身动不得,唉……  

  唐玥全身心都放在怎样帮他换裤子上,没有看到某王爷得意的表情,自然不知道他内心的龌龊想法。  

  这浴桶和一般的桶差不多深,不过,这桶不算小,两人待在里面也没显得拥挤。  

  唐玥干脆坐进桶里给他脱裤子。  

  只是他的下身在水下面,脱换不太方便,她只能半抱住他的腰身,将他的身体提起一点,才将裤子艰难的脱了下来。  

  脱的时候比较容易些,但穿就难了。  

  尤其是时不时的碰触一下某王爷的腿,虽然他们已经有过多次亲密,但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的。  

  尤其是某王爷还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暧昧不清的声音,让唐玥恨不得堵住他的嘴。  

  就在穿好之际,凤君曜突然抱住她的腰身,将她安置在自己腿上,带了一层色彩的眸子紧锁着怀中的人,慢慢的凑了过去,“阿玥,我忍的好难受,你要不帮帮我吧。”  

  说着,他拉着她的手往下探……  

  唐玥小脸轰的一下红的可以滴血,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你,你干什么……”  

  在这种节骨眼上竟然有了反应!  

  唐玥似被烫了一下,本能的就想收手。  

  “阿玥,两个月了。”凤君曜却按着不让她走,幽怨地看着她,那眼神如果她拒绝了就好像做了什么极大的坏事一般。  

  看着他幽怨的华眸,唐玥心里挣扎万分,却又羞得恨不得钻进水里不想出来。  

  自从他们之间有夫妻之实后,他便猛如虎,她是练武之人还吃不消,后来怀疑自己有了身孕,她便不让他硬来。  

  说真的,这两个月他忍的够苦了。  

  唐玥将头埋进他怀里,不敢露出头,正要顺应他的要求去做,却不想侧殿内传来一道糯糯的声音。  

  “咦?玥姐姐你们在干什么,洗澡吗,玥姐姐洗澡为何要穿着衣服。”  

  白瞳儿睡眼朦胧的从侧殿走了出来,看着浴桶里的两人很是不解。  

  两人竟然待在那么小的浴桶里洗澡,厉王府什么时候穷的连个浴桶都买不起了,还有玥姐姐为何要穿着衣服洗澡。  

  看到朝他们走来的白瞳儿,唐玥吓了一跳,连忙从水里跳了出来。  

  “呼啦——”地上一片的水渍。  

  到手的鸭子飞了,凤君曜那个恨啊,抬眸瞪了一眼前来破坏他好事的白瞳儿,他真想将这个不长眼的丫头丢出去!  

  见他像要吃人一样等着自己,白瞳儿心底一阵发怵,弱弱地看向唐玥,控诉道:“玥姐姐,他瞪我。”  

  “咳咳……”唐玥闪身挡在他们中间,有些不自然的笑道,“你看错了,他眼里进水了,我刚刚在给他吹。”  

  水进眼睛里还用吹啊,幸好这个人是白瞳儿,换做其他人才不会相信她蹩脚的谎言。  

  “原来这样啊,难怪这么瞪着眼。”白瞳儿同情地看了一眼凤君曜,随后又困惑地道,“吹水在外面就可以了,玥姐姐干嘛进去,还弄湿了衣服。”  

  这丫头也不是那么好骗啊,唐玥连忙用话转移,“瞳儿,狐狸有没有醒来的迹象。”  

  听到她问越流殇,白瞳儿心思立即回转过来,失落地摇了摇头,“没有,我刚刚看了他一下,连动都不动。”  

  也不知道狐狸什么时候才会醒来,他说过等看过她娘之后,就会娶她,还要和她生小狐狸呢。  

  可是没想到竟遭人暗算,直到现在他都昏迷不醒。  

  唐玥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放心好了,不出几日他就会醒来,等一下我换身衣服,再去看看他。”  

  “嗯。”白瞳儿听话地点了下头,但脸色依旧很是失落。  

  这几日对她来说过的好漫长,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度日可以如年。  

  唐玥换好衣服,就去了内殿为越流殇检查了一遍,又重新帮他换了药。  

  因为越流殇被烫伤的太过严重,即便药再怎么有效一时也难以愈合,尤其他的后背上还有脓血往外冒出,看着慎人。  

  白瞳儿看的眼泪直流,心疼不已,可也没有办法,“狐狸,肯定很疼。”  

  都成这样了会不疼吗,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一滴滴的热泪滴落下来,打在越流殇放在身侧的手上,形成一滩水渍。  

  唐玥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这样的越流殇她看了就于心不忍,更何况是白瞳儿,很多话她已经说过很多次,相信瞳儿她是知道的,她现在只能静静的看着她。  

  “狐狸,你要快点醒来,要快点好,否则我会很难过。”白瞳儿低声哭诉,一双大眼中的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这时,越流殇的手轻微的动了下。  

  一道嘶哑低如气流的声音传了出来,“瞳儿……”  

  白瞳儿正伤心难过的哭泣,没有听到这轻微的呼唤,依旧在不停的流泪。  

  倒是一旁的唐玥先一步听到,她眼睛顿时大亮,连忙凑了过去,“狐狸,你醒了。”  

  听到唐玥的话,白瞳儿的哭声骤然停住,不可思议的看着床上的人,“玥姐姐,你,你刚刚说什么,狐狸醒了?”  

  “是呀,我的傻瞳儿。”越流殇缓缓睁开狭长的凤眸,由于长时间没有睁开眼,眼珠子有些暗淡无光。  

  他想冲着白瞳儿笑一下,却不想扯动了伤口,痛得呲牙咧嘴的。  

  白瞳儿连忙按住他,“你背上全是烧伤,别乱动。”  

  “好,听瞳儿的,我不动。”越流殇微微翘着唇角,宠溺地笑道。  

  真好,他和瞳儿都没事。  

第328章:更换衣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