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9章:风雨到来

    那枚黑棋子在棋盘上转悠了下,稳稳地停在了格子上,整盘棋因为这枚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本来不相上下的黑白棋子有了很大的落差,而且胜负已分,白子败黑子胜。  

  看着这突来的变化无名老者顿时瞪大了眼,很是不可思议,烦躁地抓了抓腮帮,“怎么会这样,刚刚还是黑白不分上下呢。”  

  只不过一个棋子不仅打破了原来的格局,还能让黑子反败为胜,这个臭小子果真不一般。  

  唐玥看了下已经成定数的棋盘眸光闪了闪,将手里的棋子丢进棋罐子里。  

  本来她就是想这么走,没想到被这厮给捷足先得了,不管怎样她是赢了。  

  “臭小子你耍赖,观棋不语真君子,你竟然还动起手来,老头子输的不服,哼。”无名老者在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下,不忿地控诉着凤君曜的行为。  

  “你技不如人。”凤君曜幽幽说道,将棋盘上的黑白棋子不动声色的分开捏回罐子里。  

  “什么技不如人,明明是你耍赖,不知道旁观者清的道理。”无名老者挑眉很不满地说道,“不信可以和老头子我比试下,玥丫头不许帮着他。”  

  到最后他还不忘加上一句,为自己征得更多有利的条件。  

  “可以,不过和我下棋要有筹码。”凤君曜缓声说道。  

  “什么筹码,你讲。”无名老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这次誓要赢。  

  凤君曜眸光微闪了下,拉了下唐玥的手,唐玥立即会意,将凤血玉上手镯拿了出来放在桌子。  

  “这样东西想必老头子不陌生,如果你能下赢我这只手镯就是你的了。”凤君曜别有深意地看着无名老者稍稍变化的脸色,说道。  

  无名老者看着桌子上的镯子炬眸中复杂之意一闪而过,随后便恢复正常,他挥了挥手说道:“这个破玩意老头子我早就玩腻了,再说是女人的东西不要也罢,既然玥丫头喜欢就给她好了。”  

  言语间尽是不耐,好像这只手镯是件普通的女儿家首饰一样,令他不屑一顾。  

  唐玥观察着无名老者的一举一动,然后,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表情的凤君曜,对着无名老者说道:“老头子,我有件东西想必你会很感兴趣,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取过来。”  

  说着,不等无名老者和凤君曜有何反应,转身去了风云殿。  

  无名老者看着唐玥远去的背影,纳闷地和凤君曜说道:“曜小子,你媳妇儿去拿什么东西了。”  

  其实他很在乎凤血玉手镯只不过这两个小变态太精了,他根本不敢露出半点异样,否则真的很难脱身。  

  “一个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凤君曜幽幽说道。  

  无名老者:“……”  

  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分明是在忽悠他老人家。  

  很快唐玥将凤血玉扳指取了过来,将那枚扳指放在桌子上,笑看着无名老者说道:“你看这个赌注如何。”  

  “凤血玉扳指?”无名老者看到这枚扳指时,眼睛明显亮了下,本想去拿但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拿了起来,看着扳指内部里的文字,眼内出现了激动之色。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凤君曜和唐玥看在眼里,唐玥和凤君曜相视看了下,随开口道:“老头子你是不是知道这扳指的用处。”  

  “恩恩,当然知道。”无名老者欢喜地点点头,“这么好看的凤血玉扳指当然是用来戴的,你看我戴着多合适。”  

  他将扳指戴在拇指上,在唐玥和凤君曜面前显摆地晃了晃。  

  唐玥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想要的可不是让他夸扳指,而是扳指后面隐藏的东西。  

  显然无名老者不愿意说出其中的原因,当然,不能排除他根本不知道此事,只是觉得凤血玉扳指好看而已。  

  不过,后者明显有些牵强,他不知道扳指后面隐藏的东西肯定不可能,若不然他也不会将一只镯放在自己身边了,而且这只手镯是厉王府的传家宝。  

  很显然无名老者知道背后隐藏着什么,只是他故意装假充愣想将此事糊弄过去。  

  唐玥沉思了下,说道:“这枚扳指就是此次的筹码,如果你胜了凤君曜那么这扳指就是你的了,不过,你若是输了就要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以凤君曜的棋艺,无名老者肯定赢不了,不过,需要无名老者敢和他下棋。  

  果真如唐玥所料,无名老者将扳指从拇指上取下来,嫌弃地扔到桌子上,“不下就不下,不就是个破扳指,老头子我还不稀罕呢,才不要回答你这个小变态的问题,万一你问老头子我有没有去过依兰院,我岂不是亏大了。”  

  说完,便站起身来,不雅地伸了伸懒腰,“在厉王府天天对着你们这对机关算尽的小夫妻,我老头子浑身都不爽,再见。”  

  “您不能走。”赵霖和暗一他们两人立即闪出,挡住无名老者的去路。  

  现在厉王府危机重重,能让王妃请过来帮忙的人能力肯定不小,所以他们怎么也不能将他放走。  

  “就凭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还敢拦我,是不是觉得皮痒痒了,想让我老头子揍你们一顿,给你们解解痒呢。”无名老者捋着下巴上参差不齐的花白胡子,傲娇地道。  

  “赵霖暗一退下,老头子只是出去撒欢而已,撒完就回来了。”唐玥幽幽说道。  

  “噗嗤——”赵霖闻言不由笑出声来,就连暗一也动了动嘴唇,明显抽搐了几下。  

  无名老者脸色瞬变,对着唐玥便是吹胡子瞪眼睛,“臭丫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好歹是你的长辈,懂不懂礼义廉耻啊,哼哼,竟然敢说老头子是狗,太过分了。”  

  “我没提狗字。”唐玥淡淡说道,表示很无辜。  

  “你……”无名老者敲了敲胡子,哼了哼鼻子,“不和你这个臭丫头玩了,不可爱的臭丫头,老头子我走了。”  

  说完,一甩袖子,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赵霖和暗一还想挡,不过,唐玥都放出话让他走,他们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将路让开,眼睁睁的看着无名老者一步一步往前走。  

  无名老者朝前走了十几步便停了下来,继而转过身,很纳闷地看着唐玥,“玥丫头,你怎么都不挽留我呢,我可是真的走了啊。”  

  “请便。”  

  “……”  

  无名老者老脸黑了又黑,站在那里久久不动,随后,又甩了下袖子,亦步亦趋的走了过来。  

  “真是个机关算尽的臭丫头,明知道老头子我舍不得那两桶葡萄酒和未来一百桶的梅花酒酿,哼。”  

  唐玥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她可不认为他留下的真正原因是这些酒,他留下的原因无意是凤君曜。  

  -----------------  

  日子过了的很快,转眼间便到了春节,这一日皇宫热闹非凡,灵凤帝王凤君泽为了T恤朝臣便在皇宫里设下宫宴,君臣共享。  

  当然,越是热闹的日子就注定着有很多不平静的事情发生。  

  凤君曜夫妇也受邀去皇宫参加宴会,二人一早起来,简单梳妆了下,便动身去了皇宫。  

  马车在路上缓缓行走着。  

  凤君曜静坐在软榻上,随手拥着身边的唐玥。  

  “阿曜,你觉得他们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动手?”唐玥动了动身子,摆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窝在凤君曜怀里。  

  凤君曜捏着她的手把玩着,清幽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怀中的女子,缓声说道:“宫宴后吧。”  

  宫宴前,一般人的警惕都比较强,如果在皇宫里,来人比较多打斗中很容易伤及无辜,不仅如此,人多就容易混杂,到时候逃走的机会更大些,而宫宴后,经过一天的应酬身心疲惫正是他们下手的好时机。  

  “我也这么认为。”唐玥吹着他垂在身前的秀发,平淡的眸子滑出一抹幽光。  

  “我的阿玥最聪明。”凤君曜低头在她的嘴上啄了下,眼里的宠溺尽显。  

  唐玥捂着自己的小嘴,一双水眸瞪着凤君曜,“你怎么又亲了我一下。”  

  一路上,他动不动就偷袭她,这厮是亲上瘾了。  

  “原来阿玥嫌亲的次数少,那为夫再多亲几口。”凤君曜说完,便低头含住了那双诱人的红唇,辗转轻柔。  

  唐玥翻翻白眼,只能任由着他对自己胡作非为。  

  就在这时,一道马蹄声由远至近传了过来。  

  唐玥闭着的眸子猛然睁开,抬手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示意他有人过来了,“唔……”  

  “不管他,继续。”凤君曜突出这几个字,没等唐玥吭声再次封住了她的嘴。  

  “凤君曜和那女人是不是在马车里。”外面响起凤君翔嚣张的声音。  

  “王妃和王爷在里面。”这是赵霖回答他的话。  

  “喂,女人下来,本王找你……”这时,突然车窗被人掀开,凤君翔弯腰趴在车窗上想将里面的唐玥喊出来,但当他看到马车里的一幕时,整张俊脸顿时爆红,连忙将车窗放了下来。  

  抚着激荡的心跳,久久无法平息,他竟然看到凤君曜和那个女人在……在玩亲亲!  

  光天化日之下,这对狗男女太不要脸了,他们虽是夫妻也不能在白日里宣淫吧,实在是太过分了。  

  凤君翔不屑地看了一眼马车,然后,一夹马肚朝前飞奔而去。  

  嫌弃他们的同时,他不可否认还有些羡慕凤君曜,明明是个瘸子竟然还能得到美人的垂青。  

  唐玥虽然很讨厌,但不可否认她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第一眼看去她不算是倾国倾城,没有她姐姐唐敏长的美艳,但却十分的耐看,唐敏就像那些艳丽的牡丹花,经不住摧残,而唐玥则是雪里藏的傲梅,不艳丽却令人赏心悦目。  

  呸,他怎么想到那个坏女人了,凤君翔甩了甩头,将唐玥的影子挥走打散,快马加鞭的朝着皇宫飞奔而去。  

  少顷,凤君曜才缓缓放开唐玥,不过,依旧将她抱在怀里,低眸看着怀里的女子,幽幽说道:“凤君翔太讨厌,我这也是为了赶他走。”  

  他的意思是亲她是为了赶走凤君翔,都是为了她着想,不过,貌似凤君翔在来之前他就开始亲吻了吧。  

  唐玥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腹黑无耻,分明是得了便宜卖乖,不过,这样做的确将凤君翔给弄走了。  

  凤君翔找她无怪乎是因为解药的事情,鬼鬼蛰了他那个地方,出现这种现象很正常。  

  这次鬼鬼可是立了一件大功,拯救了万千少女免于受凤君翔的荼毒。  

  去皇宫的路上没有遇到一个绊脚石更没有杀手,风平浪静,就好像这个世界已经太平了一样。  

  他们很顺利的到达了皇宫,这时,众多朝臣以及他们的家眷已经到来,就连唐彦忠和梅夫人都来了,还有唐敏唐嫣唐蕊三姐妹安静的坐在那里,不过,这次的宴会林诗音却没有参加。  

  唐玥朝他们那边看了下,对此并未感到有什么疑惑。  

  宴会处处都透着危机,而且林诗音是她母亲,隐在暗处的龙腾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如果他卑鄙无耻说不定就会拿娘来要挟她。  

  唐彦忠如果真心为娘着想肯定不会让她参加宴会,不让娘来自然也是为了她着想,对这点她到没有什么异议。  

  凤君曜的到来引起了众人的瞩目,不少朝臣纷纷过来见礼。  

  “玥儿,厉王。”唐彦忠也起身走了过来,和他们打招呼。  

  凤君曜对他点了点头,态度上没有怠慢,虽然他早先对阿玥不好,但毕竟他是阿玥的亲生父亲,既然阿玥都不恨他,他自然也不会太过分。  

  唐玥没说什么,静静地站在凤君曜身后。  

  “玥儿,你娘身子不大好,在家修养,所以我就没带她出来。”唐彦忠看着唐玥,主动将林诗音的事情说了出来。  

  唐玥淡声说道:“我知道了,等过了春节我就会回去看她,宴会结束你也赶快回去,别让娘胡思乱想。”  

  这次唐彦忠带着梅夫人母女过来,却没带她,心里多少都有些介怀,毕竟唐彦忠是她在乎的人。  

  “为父知道,到时为父会和你娘解释清楚。”唐彦忠没想到她会和他说这些,脸上明显显出激动之色,连忙说道。唐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推着凤君曜要走,还未走出一步便被唐彦忠一把拉住手臂。  

  唐玥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唐彦忠不顾她异色的眸光,拉住她的手拧眉担心地说道,“玥儿,你的手怎么会如此冰凉,要不你回去加一件衣服吧,别生病了。”  

  唐玥知道他什么意思,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将她和凤君曜分开,将手不动声色的抽离,淡然地道:“我没事。”  

  因为唐彦忠这次是真的关心她,语气上也有了缓和,虽然还是疏远但没了之前的冷硬。  

  唐彦忠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抿着唇瓣没有再说什么,说多了不仅会引起他人的怀疑说不定还会给她带来厄运,以玥儿的聪明她肯定明白他的心思,但她还是否决了,说明她此事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和凤君曜无声地打了个招呼,便走向自己的位置。  

  “阿玥,我们也到自己的位置上吧,宴会快开始了。”凤君曜出声提醒道。  

  “好。”  

  走到二人应该坐的位置上,唐玥伸开自己的手,看着手心处的虎头玉石印章,心里有些不解。  

  这枚虎头玉石印章可以指挥唐家的暗卫,刚刚唐彦忠握她的手时便将此物塞进她手中,他的意思不明而语。  

  这次的宫宴杀机重重,而且个个都指向凤君曜,身为厉王妃的她肯定会受到牵连,唐彦忠在这个时候将虎头玉石印章给她,无疑是想给她多一重保障,最起码在危难的时候可以救她性命。  

  现在的唐彦忠做的事情越来越让她不解了,他对她好是因为愧疚还是想讨好娘呢。

第229章:风雨到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