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6章:台上见

    唐玥几人快马加鞭在第二天天未亮之前来到了目的地虞城。

  虞城是个不大不小的城池,是灵凤王朝生活水平偏上的城池,平时人也比较多,但在这一天人要比往常多了两三倍,酷冷的清晨却没有因寒冷而减少外出的人,街道上人来人往,比以往的集市还要热闹。

  这些人一般都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而且很多都是练家子的,行为作风比较像江湖人士。

  “虞城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会来这么多人?”隐在暗处的暗二不解地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人。

  之前他也来过虞城办事,那时还是不冷不热的春天,记得大街上的人都没今日的多,这么多人好像要参加什么会一样。

  蹲坐在一棵树上的暗一冷冷地看着街道上走动的人,沉眸说道:“本次的武林大会会在虞城开,今日便是召开的时间。”

  “武林大会?”暗二有些困惑,今天怎么可能是武林大会,“以前的武林大会不是在春天开吗,距离武林大会还早吧。”

  他们虽不是江湖中人,但还是会关注江湖上的一些事情,再说武林大会如此重大的事情即便改了时间也会传的沸沸扬扬,怎么他都没听说过改成今日召开了。

  暗一给了暗二一个鄙夷的眼神,“你平时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哪里关心过江湖大事,这件事是三天前决定的。”

  “滚!”暗二冲着他挥了挥拳头,怒道,“老子不但会吃喝拉撒睡觉,老子还会打人,尤其是你这种做作的小人。”

  他不得不承认暗一要比他心细的多,但想让他在嘴上承认门都没有。

  看来王妃今日来这里是为了参加武林大会,不过,王妃一个大家闺秀参加这种大会做什么,想不明白。

  唐玥抬眸冷冷地睨了一眼树杈上坐着的兄弟两人,“说完了没,完了我还有要事做呢,快点下来。”

  “是,王妃。”两兄弟立即从树上跳了下来。

  随后,唐玥找了一个偏僻无人的林子让这两兄弟在外等候,她则进去,然后进行乔装打扮一番。

  等她出来时,暗一和暗二两兄弟顿时傻眼了。

  “陌,陌阁主?”暗二有些凌乱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已经换了人皮的唐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王妃呢。”

  刚刚明明只有王妃一人进去了,怎么出来的却是陌天涯,难不成他们在小树林里——约会!

  暗二被这一想法给惊得顿时张大了嘴,王爷岂不是要戴绿帽子了!

  “笨,这就是王妃。”暗一敲了一下暗二正在胡思乱想的脑袋,不过,看着唐玥的眼眸中依旧残存着震惊。

  其实当他看到以陌天涯示人的唐玥从树林中出来时也惊了一把,但他的头脑运转的比较快,所以在短暂的惊讶后便猜到唐玥和陌天涯本就是同一个人。

  之前,他还以为唐玥和陌天涯是师出同门,现在看来她们本就是同一个人,陌天涯就是唐玥,而唐玥则是陌天涯。

  曾在林阳城的时候,王爷喜欢陌天涯,他们还怀疑过他是个断-袖,当时还为止操碎了心,要知道王爷可是厉王府中的一根独苗,老王爷还等着他为厉王府传宗接代呢,现在才知道王爷哪里是喜欢男人,而是早已发现了陌天涯是女儿之身,说不定那时就怀疑王妃和陌天涯是同一个人。

  “王妃和陌天涯是同一个人?!”暗一听了暗二说的,更加的震惊,他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了。

  一个是鼎鼎有名的天涯阁阁主,武功高强又有精湛无人能敌的医术在身,无论在江湖上还是在朝堂中都享有很高的地位,而另一个虽是丞相府千金,本是大富大贵之命,却因是克兄克弟的万年煞星,从小就被迁出丞相府,被人遗忘在荒落的别院,十几年内不曾出过门的大家闺秀。

  这两个人的身份和地位都是天差地别,根本就没有交合之处,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这则消息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他将目光移向唐玥身上,想寻求解释,肯定是暗一弄错了,王妃和陌天涯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唐玥没有承认也没有反对,她将一个包裹扔给暗一,淡然地对二人说道:“别浪费时间,快去换衣服,待会儿我给你们易容。”

  暗一和暗二虽是凤君曜的贴身暗卫,但他们和一般的暗卫不同,平时也出来为凤君曜办事,所以肯定有人见过他们,这次的武林大会会来许多江湖人士,而厉王府不可能不与江湖打交道,所以其中有认识他们两个的也很正常。

  如果被有心人发现暗一和暗二暗中保护她,肯定会有诸多的言论流出来,现在她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唐玥和陌天涯是同一个人,否则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事端。

  至于暗一和暗二就没必要再隐瞒,相信他们也知道分寸,不会将此事抖露出去,再说他们是凤君曜身边的人早晚就会知道。

  见唐玥不反驳,自然也就是默认了,暗二这才相信唐玥和陌天涯本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不过,内心依旧是震撼至极,满眼的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她们怎么会是同一个人,两个人八字都牵扯不到一起啊。”

  难怪陌天涯会让王爷在成亲当晚苏醒过来,这样做是为了替她推翻万年煞星的身份,当时还以为陌天涯是因为受了凌风的所托才这么做,现在知道了这哪里是受人之托,分明是王妃自己的想法。

  当然,对于陌天涯是唐玥这件事他肯定希望是真的,王爷能有陌天涯这样的妻子,日后肯定能帮王爷很多忙,更重要的是身为妻子也会全心全力为自己的丈夫治疗。

  如此一想,暗二顿时美了,看唐玥越看越顺眼,也越是尊敬。

  暗一和暗二换好衣服出来后,唐玥便为他们简单易了下容,把他们两人当做天涯阁中的普通属下来看。

  做好这一切,三人便去了武林大会的会场。

  到了武林大会,整个会场已经快满了。

  唐玥没有从人群中挤过去,而是纵身飞了起来,从空中直接飞到了台面上。

  她犹如一只雨燕飞落到台上,过人的轻功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瞩目,台下一片的议论。

  由于见过陌天涯本人的很少,所以她的到来引起的大多都是猜疑,并未未引起多大的轰动。

  见她到来,一直坐在台上主位的威武英俊男子立即起身朝唐玥迎了过来。

  “陌老弟,你终于来了。”那男子豁达地笑道,抬起拳头就朝唐玥的肩膀上砸去。

  拳头还没下来,唐玥身子一侧不动声色的躲了过去,让男子的拳头落了个空,若是被他那铁拳头砸到有她好受的,她这柔弱的小肩膀可承受不起这个大铁拳。

  “肖大哥,好久不见。”唐玥对着肖扬拱了下手,勾唇笑道。

  这位威武英俊的男子正是武林盟主肖扬,他是江湖人性子豁达爽直,和唐玥,不陌天涯是好友。

  “你这小子,都一年了,也不来看看大哥,是不是把我这个肖大哥都给忘了。”肖扬大手拍在唐玥的肩膀上,不由拧了下粗黑的眉毛,“陌老弟,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瘦弱不堪,没长一点的膘。”

  唐玥被他这么一拍,感觉自己的肩膀都快折断了,不由倒抽了一口气,不过,面上依旧不改,轻声笑道:“怎么会忘了肖大哥,前一阵子在闭关,最近又在帮厉王看病,所以比较忙些。”

  “这还差不多。”肖扬一听心里顿时舒坦了许多,眉开展笑道:“走,我们那边坐去,本来我也只是试试看能不能请到你来参加武林大会,没想到你这次竟真的来了,真给老哥面子。”

  以前唐玥别说是武林大会这样受人瞩目的场合,即便是公开的小场合她都不会去,所以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这才让人感觉她各种的神秘。

  江湖上很多人都以能见到陌阁主为荣耀,曾经有人只看到唐玥的一个背影,还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假扮的都在那次的武林大会上各种的炫耀。

  所以这次唐玥能来,肖扬才会感觉是一种惊喜。

  他们两人的交谈并未刻意压低声音,见身为武林盟主的肖扬一直和一个看似很文弱的少年热络着,都纷纷猜测此人是谁。

  这不就有人好奇地问了出来:“肖盟主,这位小哥是谁,可否介绍一下。”

  “这个……”肖扬有些为难,转身看向唐玥询问道,“老弟,可以介绍你吗。”

  他知道陌天涯一向低调,不喜欢在人群前亮相自己,这次虽然请了她过来帮忙,但如果她不愿意,他自然不会将她推向公众面前。

  “当然。”唐玥莞尔一笑,点了点头道。

  她以前也不是刻意不出现在人群前,而是她喜欢清净,不喜欢来武林大会这样人员吵杂的地方,这次是肖扬第一次开口让她过来帮忙,身为朋友她又怎会不同意。

  再说她脸上也不过是一张假皮,知道就知道吧,大不了日后再换一张。

  “来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肖扬的拜把子兄弟,她就是天涯阁阁主陌天涯。”肖扬将唐玥推到台前,很是兴奋地介绍道,“她是我肖扬的好兄弟,欺负她就等于欺负我肖扬,所以还请大家能够多照顾我肖扬的好兄弟。”

  陌天涯?她真的是陌天涯?!

  众人一听到这三个字,顿时彻底沸腾了。

  台上站着的年轻人竟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涯阁阁主陌天涯?!

  见唐玥身姿笔挺,温文如玉,倒像是一位翩翩玉公子,怎么也和神秘的天涯阁阁主联系不到一起。

  不过,武林盟主肖扬都说了人家是,那肯定就是了,肖扬一诺千金,是位最信守承诺之人,他的话肯定是真的,这位的确是那位神秘的陌天涯。

  于是,众人在震惊中接受了台上站着的人就是天涯阁阁主陌天涯这一事实。

  在台上坐着的人都是武林中有头有脸之人,唐玥和他们一一认识之后,便在肖扬的下首位置坐下。

  至于在肖扬另一边空着的位置,则是因为今天朝堂中会来一位身份尊贵之人,至于是谁,唐玥也不想过于关注,她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帮肖扬的。

  最近一年,邪派狼教迅速发展起来,狼教教主穆狼是位心狠手辣,又野心勃勃之人,在一个月内竟对十几个门派下手,整的武林中动荡不安,所以才举行这次的武林大会,就是为了讨伐穆狼。

  狼教不但武林人士容不下,朝廷也因为壮丁失踪一事对狼教也是大肆捕杀,但狼教的老窝众多,端了一个他们就会在短时间内弄出另外一个,所以彻底铲除真的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于是,这次为了剿杀狼教,武林和朝堂便达成共识,一同击杀狼教,将狼教从这个世界上彻底铲除。

   在肖扬给她的信中只说,紧急事情,希望陌老弟能在早晨赶到虞城参加武林大会。

  寥寥几个字,唐玥还以为肖扬出了什么事,立即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谁知这封信不是出自肖扬之手,而是他的一名下属所为。

  不管怎样,早来晚来都一样。

  “陌老弟,厉王的病如何了。”肖扬端坐在那里,出言搭讪道,对于陌天涯为厉王治病一事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所以他知道很正常。

  唐玥轻抿了一口茶,缓缓说道:“还行,一时半会死不了。”

  她的这话一出,立即遭来正站在她身后的暗一和暗二怨怼的眼神。

  什么叫一时半会死不了?有这么说话的吗,王妃那可是你的丈夫,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不愧是陌老弟,像厉王这种都没气了的人还能救活。”这话不是奉承,而是感叹,令他肖扬唯一佩服的便是这位‘弱不禁风’的男子。

  别看她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其实手段十分强硬,还有她惊人的医术,无不令他佩服。

  他这话一出,正怨怼地盯着唐玥看的两兄弟立即转移目标,怒视着肖扬隐在袖子里的手也捏成了拳头形状。

  若不是害怕给王妃添乱,他们早就朝他挥拳头了。

  什么叫没气了,即便是王妃出手相救的时候王爷还有一口气在好不好,他这话分明是看轻了王爷。

  肖扬性子直爽,不过,身为武林盟主自然不会像他表面上那么的简单,感觉背后有两道令人不舒服的目光,不由转过身朝暗一和暗二看去,正好看到暗二带着怒意的眸子,至于暗一很及时的将自己的情绪调好。

  见暗二瞪他,肖扬不由蹙了蹙眉头,冷声质问:“你瞪我做什么。”

  这两位是陌老弟的下属,他和陌老弟关系甚好,身为陌老弟的下属又怎能怒视他呢。

  暗二被抓了个正着,一时语塞,竟不知该说什么来为自己辩解。

  见他如此,肖扬更加的怀疑起来。

  “肖大哥别介意,厉王是他的最崇拜之人,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绪。”见他们剑拔弩张,唐玥忙说道。

  不过,她这话可不是假的,暗一和暗二他们可是将凤君曜当成神的存在。

  “原来这样。”肖扬蹙了蹙眉头,没说什么,凤君曜是战场中的战神,有人崇拜他很正常,随又继续和唐玥聊天。

  就在这时,有人匆匆来报,说是朝廷中人来了。

  “有请。”肖扬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但却没有站起来迎接的意思。

  虽然前些日子说来的是位身份尊贵之人,不过,他即便再怎么尊贵也是朝堂中人,江湖和朝堂中人平时就很少来往,随意肖扬自己没那么的热络。

  这时,天空中划过一道白衣人,他墨发流水般披散在身后,神工巧匠雕琢出来的五官,周身很自然散发出来的那种贵气,顿时将所有人的眼球给吸引了过去。

  唐玥看着天空中男版的‘小龙女’,有些头疼地按了下眉头。

  他不是回京城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算算时间,凤君曜别说来回走一圈,即便是单趟现在肯定还没到达京城。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回京城的凤君曜,飞身落在台面上,再一次引起众人的骚动,要比唐玥来的时候还要疯狂,因为这里有不少人认识凤君曜,一瞬间都知道了台上的人乃是大名鼎鼎的厉王。

  看着站在台上光华四射的凤君曜,唐玥眉头不由蹙了蹙。

  记得他走的时候好似是接到一封信,然后就匆匆离开,本以为他去了京城,却没想到他竟来参加武林大会,估计带给他的信是让他来参加武林大会的。

  不过,他走的比她早些,怎么还比她晚到了许多。

  在唐玥的审视中,凤君曜优雅地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一直坐在那里的肖扬也不由站了起来,朝着凤君曜迎了过去,“厉王,幸会,这边坐。”

  肖扬做了请的手势,让凤君曜坐到他另一侧的主位上。

  “肖盟主,幸会。”凤君曜只是象征地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只是他却没有顺着肖扬所指的位置走去,而是拐了个弯走到唐玥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唐玥,幽幽说道:“本王有些事要和陌阁主商谈,陌阁主不介意本王坐在身侧吧。”

  “……随你。”唐玥耸了下肩,淡淡地道,对于凤君曜会选择坐在她身边,她是一点都不怀疑,只是有些无奈。

  凤君曜走到肖扬和唐玥之间的地方,然后拉了一把椅子很自然的坐了下来,“可否请陌阁主往那边挪一下,本王觉得这地方有些窄。”

  窄你个头!

  那么多空地方不去坐,偏偏挤到她身边,竟还腆着脸皮子嫌弃窄,分明是故意的。

  不过,唐玥依旧好脾气的往另一边挪去,将位置让出来给凤君曜。

  “本王以为陌阁主去了厉王府,没想到在这里看到陌阁主的身影,实在是难得,由此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

  唐玥唇角微勾,反唇相讥道:“我也以为厉王这个时候会在厉王府养病,却不想会在这里遇上厉王,这里的天比较冷厉王切莫被冻坏了。”

  “多谢陌阁主的好意提醒。”凤君曜缓缓说道,华眸中噙着一抹笑意,“不知何时陌阁主才能有时间为本王看病,本王可是一直都有时间等着。”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需要等,等药材什么的到来的时候。”唐玥幽幽说道。

  这话可没说错,如果药集不齐,那么凤君曜的毒就无法解除。

  “有劳陌阁主费心了。”凤君曜也没有继续和她打马虎眼,略有些认真地道。

唐玥唇角微勾,“无碍,反正我已经和厉王已经签下合约,相信厉王应该信得过。”

  肖扬见二人讨论的甚欢,看似风平浪静,其实仔细听就能感受到很大的杀机。

  “两位我们有话好好说,这次朝堂和江湖已经达成共识,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暗自争斗,省下的时间还不如一起探讨如何铲除狼教呢。”肖扬见二人剑拔弩张,连忙出来充当和事佬。

“本王如此疼惜陌阁主,怎会和她争斗,肖盟主就不要在这里胡乱挑拨了。”说完,凤君曜还不忘冲着唐玥笑了一下。

男人与男人之间能用‘疼惜’二字吗,唐玥坐端正了身子,懒得理会这个披着高贵优雅的无赖。

  这时,突然一道强大的劲风扑了过来,有不少内力低微的人都被吹到在地。

第156章:台上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