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0章:我受伤了

    她已经留下字条,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他,她要去一趟巫山办事,没想到这厮还是像一条跟屁虫跟了过来。

  “自然是来追娘子。”凤君曜轻声开口说道,眼里含着戏谑的笑意。

  唐玥拿眼横了他一下,没好气地吐出三个字,“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凤君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幽幽说道,“若是本王不赶过来,还不知王妃竟和一个男人同行了这么多天,现在本王庆幸来了,同时也把那男的成功赶走。”

  这话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子的酸味,真怀疑他是不是掉进醋坛子里了。

  不过,唐玥对他这话依旧不相信,轻板着小脸,正色问道:“到底何事,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你还是回去吧。”

  “臭丫头,能不能不要这么聪明。”凤君曜无趣地摸摸鼻子,随后,将脸上的邪笑隐去,正经说道,“本王想去看看这位无名老者到底是何许人。”

  一个人接二连三的出面帮助他,而他却不知他是谁,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他也多次派人去过巫山,想请那位老者出山,但都是无功而返,别说请不来就连那老者的面都没见上一次,若不是无名老者和阿玥有关系,他早就用强硬手段逼着无名老者出山了,正因为和阿玥有着不一样的关系,所以他不能这么做。

  唐玥微垂了下眸子,沉吟了下说道:“我可以带你过去,但不能带你上山,你先在山下候着,我尽量说服老头子见你。”

  虽然巫山的防御系统她也出了不少力,但巫山毕竟不是她的地盘,所以没有得到老头子的允许她自然不会擅自带人上去,她嘴上对老头子看似不尊敬,其实心里却是实打实的尊敬他。

  老头子虽然帮了凤君曜几次忙,但他却没有表露身份,很显然是不想凤君曜知道他是谁,即便凤君曜是她的丈夫,她也不能将人贸然带到山上。

  当然,她也想知道老头子和凤君曜到底有什么关系,她尽量去说服老头子让凤君曜上山就是。

  凤君曜思量了一下,也没继续要求,他知道她心中的顾虑,“好,本王先在山下落脚,你先上去游说那老头子。”

  “老头子?”唐玥不由挑起秀眉,这个称呼貌似只有她才会叫,就连凌风还尊称老头子为无名老者,这厮连面都没见过一次,却口称人家为老头子,好像他和老头子很熟一样。

  不过,说不定他们还真的很熟,若不然老头子怎么会出手帮助凤君曜。

  老头子曾说他和凤君曜的祖父是好兄弟,出手帮凤君曜是看在兄弟的面子上,这个解释也行的通,只是令她不解的是既然老头子和凤君曜的祖父是好兄弟,那为何不见凤君曜呢,所以其中必定有隐情,至于是什么隐情她也没兴趣知道,虽然她视老头子为长辈,但也不会去过问人家的私事。

  她现在想弄清楚的是老头子的身份,他到底是谁,自从她认识他后,别人都是称呼他为无名老者,没名没姓。

  凤君曜微微勾唇,邪肆一笑,“你我是夫妻,既然娘子都叫无名老者为老头子,妇唱夫随,本王自然也要和你一致。”

  “……”

  娘子?妇唱夫随?无时无刻都想占她的便宜,唐玥再次搓了下手臂上鸡皮疙瘩,懒得和他辩解,说多了也不过都是废话。

  他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去吧,不过是个名字而已。

  这座城池不大,很快便出了城门,刚一出城门便看到凌风骑着一匹马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凌风。”唐玥冲着前面的人叫了一声,昨日凌风气冲冲的走了,还以为他会回凌家堡,没想到他还能留下来。

  凤君曜原本如沐春风的俊脸当看到凌风的那一刻瞬间变了脸色,清幽的眸子也骤然眯了起来,“凌堡主,可真悠闲啊,到哪里都能见到凌堡主,知道的人也就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凌堡主是个游手好闲的小瘪三呢。”

  小瘪三?唐玥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脸颊不停地抖动着,她忍的好辛苦,她真的好想笑,可是嘲笑自己的好友貌似有些没道义。

  “阿玥,想笑就笑吧,别憋坏了。”凤君曜很体贴地道。

  唐玥抬眸横了他一眼,硬生生的将笑意给憋了回去。

  “厉王不也是很闲吗,你岂不是和我一样小-瘪-三。”凌风黑沉着脸毫不客气地回了过去。

  “非也。”凤君曜摇了摇一根修长的手指,“本王和你不同,本王来是保护本王的妻子,有再大的事情只要和阿玥的安危比起来都会变小。”

  他话音未落便遭到唐玥的一记白眼,明明是他的私事好吗,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将自己置于护花使者的位置,真想问他一句,王爷,你要脸吗。

  这一席话又让凌风的脸黑沉了几分,凌风不擅于言辞,在嘴巴和凤君曜相斗肯定占不了什么便宜,于是,他冷哼了一声,不再去理会某个不要脸的王爷。

  “阿玥,你真的让他上山?要知道他可是朝廷中人,尊者肯定不会同意。”凌风沉眸说道。

  无名老者比较抵触朝廷中的人,尤其是灵凤王朝中的,有些人不知从哪里打听到陌天涯和无名老者有关系,那些人想拉拢陌天涯却又屡次碰壁,于是就将目标改投到无名老者身上。

  对于那些朝廷中人,无名老者从不理会,逼的急了还会出手伤人,这次阿玥却将凤君曜带在身边,她到底想做什么,不怕无名老者怪罪下来?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无名老者令阿玥去救凤君曜,但即便这样无名老者也没有要见面的意思,阿玥这次贸然将凤君曜带上山只怕不妥。

  “不是,我先让他在山下,征得老头子同意再让他上山。”唐玥微微解释道。

  凌风略沉思了一下,摇头,“尊者不会同意。”

  “你怎知老头子不同意,就好像你和老头子有什么特殊关系一样。”凤君曜和凌风二人是相看两相厌,对于凌风的话凤君曜自然是从头否定到尾。

  凌风黑沉着俊脸,冷声说道:“不管我和尊者是什么关系,总之你上不了山。”

  “拭目以待。”凤君曜挑眉,一点没有弱下去的气势。

  看着一碰面就相互撕逼的两人,唐玥甚感头大,“你们两人前世绝对一对相爱相杀的恋人,到了这一世还不肯消停。”

  她这话成功激起了两尊大神的怨怼,凤君曜驱马和她并肩行走,抬手给了唐玥一个爆栗,“我的前世恋人是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你投胎恋人都只能是我一人。”

  说完,还不忘甩给凌风一个挑衅的眼神。

  唐玥:“……”

  还下辈子下下辈子?这货绝对不是那个高冷的厉王,他一定是被人附体了。

  凌风看着某个得意王爷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紧紧捏着缰绳,冷寂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意。

  阿玥的下辈子是他的,下辈子他一定要投胎到一具健康的身体里,他要拥有阿玥一生一世。

  看着已经发怒到极点又强行压制了下来的凌风,凤君曜清幽古潭般的眸子带出一抹深思。

  此人对阿玥的喜爱绝对不少于他,但他却不没有向阿玥表白,听说凌风是在阿玥八岁的时候相识的,二人认识了这么久,他却没有向阿玥表明心思,这其中必定有不可外传的隐情。

  难道是身体受了重创——不能人道!

  当然这是凤君曜最期望的,至于真实性有些微乎其微。

  不过,某王爷还是将此话问了出来,“阿玥,你说凌堡主的身体会不会有什么毛病。”

  “……此话从何讲?”唐玥的眸光闪烁着,明显有所隐瞒。

  看来真被他猜对了,凌风的身体的确有问题,当然这个问题肯定不是那种特别隐秘的病,但他为何不愿透露出来呢,有病很正常,就像他中了无幽冥花之毒很多人都知道,世人知道了又怎样,每日刺杀他的人依旧不减,在他没有彻底死透之前,那些人是不会心安。

  “也没什么,只是感觉凌堡主印堂发黑,双眸暗淡无光,眼下面的黑青甚显,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做某件事太多了所致。”

  凤君曜言辞凿凿,好像他是个大夫一样,不过根据凤君曜的描述再加上后面那句暧昧不清的话,这是含沙射影凌风经常醉卧美人膝,生活糜烂不堪,这可是红果果的诋毁,凌风是什么人她还不清楚,至于那种荒淫之事凌风万万不可能去做。

  “凤君曜,你找死!”这次凌风是彻底怒了,他可以排挤他,但不能在阿玥面前诋毁他,尤其在这种事方面,他绝对不允许阿玥误会。

  凤君曜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微眯着眸子,周身气场顿时凝聚起来,“是吗,本王最喜欢找死了,就是死不了。”

  “打架吗。”这时,凌风抽出宝剑,怒声道。

  凤君曜唇角微扬,身子一旋站在了马上,“奉陪到底。”

  他早就想揍此人一顿,对于喜欢自己妻子的男人他若是还能笑脸相迎,那他对妻子的爱肯定不是真的,所以他做不到,因为他喜欢阿玥,甚至可以说已经爱上了她,别的男人想觊觎她,休想!

  于是,两人在空中开始打斗起来,果真高手打架旁人遭殃。

  一道道的气力将下面的唐玥砸的连连后退,然后,寻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坐在马上仰头看着上空中正在激战的二人。

  说他们是前世的冤家他们还不承认,走到一起就各种的掐,现在好了都打起来了。

  若是换做他人,她说不定会很乐意看到这种场面,毕竟高手之间的打斗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但这二人,一个是她的丈夫,另一个则是她的好友,谁她都不希望受伤。

  周边的树木在他们二人的掌风下,咔嚓咔嚓的一棵一棵的倒地,若是劈到人可就不得了了。

  “混蛋!”唐玥将头上的树枝给挡了出去,低咒了一声。

  纵身飞了起来,她悬空站在他们的旁边,没好气地道:“你们俩谁让对方受伤,谁就给我回京城。”

  她此话一出,正在激战的二人顿时停住手,齐齐的挥刀子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刀,两人顿时都见了血。

  “阿玥,(本王)我受伤了。”两人这次是尤为的一致,都眼巴巴地瞅着唐玥,希望能为他主持公道。

  看着眼前的两人,唐玥一时气急,甩出两个瓶子,“你们两个都回去,谁也不要再跟着我。”

  说完,身子一旋,落到了马背上,打马朝前快速奔去。

  凤君曜很自然的将药撒在自己只是破了点皮的伤口上,表情也随之恢复到了以往的冷漠。

  他处理好自己浅浅的伤口,华眸在凌风正不停地淌着血的手臂上微微一凝,道:“凌堡主,本王知道你喜欢阿玥,也知道你有什么隐情所以才将这份对阿玥的情谊埋藏在心底,本王不管你有什么隐情,但你必须知道一件事,阿玥是我的妻子。”

  最后一句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从中可以看出他对唐玥的重视。

  凌风冷眸看着他,“是你的妻子又怎样,知道你敢负,那怕让我化成齑粉我也会把她从你身边带走。”

  丢下这句话,凌风纵身飞走,很快便消失在山野间,不见了踪影。

  凤君曜负手站在树顶上看着凌风消失的背影,华眸慢慢眯了起来……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凌风呢。”唐玥看着追过来的凤君曜,往后看了看依旧不见凌风的身影。

  该不会她走了之后,两人又干了一场架吧,凌风在这场打斗中成了输家,又或者是被凤君曜打成了重伤,没办法骑马过来,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她排除掉了。

  凤君曜的武功虽高,但凌风也查不到哪去,两人如果真的斗起来没个两天两夜是分不出胜负,所以凌风被凤君曜打成重伤,貌似有些不可能。

  “他走了。”凤君曜冷冷地回了这么一句,语气中有些不耐,很明显是不想再提凌风的事。

  唐玥摸摸鼻子,对这个说法有些意外,她万万没想到凌风竟然不辞而别。

  两人也没再说什么,继续朝着前面赶路,很快便到达了巫山脚下。

  凤君曜寻了一家客栈在那里等候着,唐玥先去了巫山。

  对于巫山周围设下的机关暗器还有树阵和石头阵,她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许多都是她设置的。

  这次上山唐玥依旧按着以往的步子走,走了一段路,她猛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眼前这片树阵竟被人改了!

  不仅仅树阵更改就连机关也被改动了不少,这不,她脚下便中了雷区,只要她一抬脚,立即会引动所有的机关,反应稍慢一下只怕就会被扎成马蜂窝。

  唐玥平静地站在那里,一双水眸不停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想从中找出破解机关的办法,只是他查看了一番,也没发现。

  这个机关设计的很是巧妙,由于暗处太多,所以很难找到机关的所在地。

  老头子虽懂点机关但并不精通,所以这个新的机关肯定不是老头子所整,应该有外人相助,至于是谁,就不知道了。

  看来这次要腥风血雨一下,唐玥小心翼翼的将脚挪开。

  就在她移开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暗器一股脑的朝着她蜂拥而来。

  唐玥也不敢掉以轻心,连忙飞身躲了过去,只是还有不少暗器紧随其后,只要她躲闪的少慢一点,她现在也就成了刺猬。

  她才歇了一口气,谁知一排密密麻麻的银针朝着她的身子射了过来,速度极快。

  唐玥连忙掷将一块手帕注入了内力扔了出去,想将那银针挡下,却没想到那些银针竟穿破布料,再一次朝着唐玥射了过来……

  看到此情况,唐玥不由暗咒了一声,身子在同一时间朝着一边躲去 ,只见那一排银针尽数定在她身前的树上。

  还好她的轻功好,逃跑是绝对没有问题,要不然她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唐玥依靠在树上,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就在这时一道细微的声音传了过来,她连忙转身离开了背后的树,就在这时,从树中突然出现很多的刀刃。

“树里面也能藏暗器,还真绝了。”唐玥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就在这时,唐玥眼睛一亮,神情有些小激动,“终于让我找到了。”

  ………………………………

   ~~~今日一万已经上传~~

第150章:我受伤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