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趁她病要她命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地上,一身玄色衣衫的男子孤冷地坐在高处的岩石之上,他怀中淡蓝色衣裙的女子静静地睡着,姣好的睡颜格外恬静。

   夜晚的凉风吹过,男子浓黑的发丝拂过他高挺的鼻梁。

   女子缓缓睁开了双眼,她的头还有几丝晕。

   “我之前是怎么了?”苏嫣缓缓道。

   季宸渊伸手,指腹磨砺着她的侧颊道,“被伞女的符咒伤了。”

   “伞女?”苏嫣脑海里瞬间清明了许多,不过她脑海里全是雪月撑着伞的样子。“你说的伞女是不是雪月?”

   季宸渊点了点头。

   “伞女是妖怪还是鬼物?”为什么雪月可以自如地走在阳光之下呢?厉鬼也没这么厉害吧!

   季宸渊看了看她道,“伞女是鬼物的一种,以伞为寄托体,不过法力很低,只要没有了伞,和常人无异。”

   “是么。”那意思不就是,只要她把雪月手中的伞抢过来,就可以驱走她了?

   苏嫣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欣喜,不过她的表情被季宸渊看在眼里。

   “平日里不好好修炼。”季宸渊撤开了手,让她自己坐起身来。

   苏嫣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不过这个让她很是为难,又是道士又是阴阳体的,是和僵尸一样吸收月光呢?还是好好修炼道法呢?

   算了,还是等这些事情处理好后,再潜心学习道法吧。

   ————————————————

   雪月给季子昊用热水擦拭了脖颈之后,整个鬼体竟感觉到了几分倦意,她走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帐。却看到一个穿着浅粉色衣衫的女子正在其中。

   那女子穿得十分朴素,青丝之间也仅仅用了一朵浅粉色的野花作为点缀。

   女子低着头,朝着雪月微微福身道,“姑娘这几日辛苦了,奴婢来服侍姑娘沐浴更衣。”

   军营之中一般是不会出现女子的,而且这女子的样子和声音有些耳熟,不过有些疲倦的雪月也未注意到这些。

   鬼物一般是不会累的,但因为这些日子,她的心里全是被阴气缠身的季子昊,所以也无暇顾及这些了。

   “你先出去吧。”雪月简单吩咐道。

   “是。”女子微微颔首,然后准备向外走去。

   雪月将油纸伞收了起来,放置在木桶的一旁,然后伸手正欲解开腰带。

   而那刚走到帐门口的女子余光瞟见了这一切,她快速跑了回来,伸手就抓住了雪月的油纸伞。

   “啊!”雪月惊呼一身,顾不得有些散开的外衫,伸手就抓住了油纸伞的另一端。

   隔着油纸伞,雪月看清楚了那端抢伞的女子。

   那女子哪里是什么丫鬟,分明是季宸渊身边的苏嫣!

   此时两个女子各抓着油纸伞的一端,谁也不肯放手!

————————————

木有花花,木有红包,木有收藏···呜呜呜,阿夏打滚求宠爱

第六十六章 趁她病要她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