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快忘记是鬼

    她明不是季宸渊的对手,可是季宸渊并没有对她动手,季宸渊不可能是为了逃脱她而骗她,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季宸渊的对手。

   难道说,真的是她弄错了?还是说恩人在骗她。

   雪月失魂落魄地回到了主帐。

   chuang 榻上的季子昊已经醒了过来,他朝着雪月招了招手,“月,快过来。”

   他眼下的黑气越来越浓厚了,雪月有几分心虚地走了过去。

   她坐在了季子昊身边,软声道,“出去走了走,昊,你好些没有?”

   季子昊笑了笑,伸手圈住了雪月的身子,懒懒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道,“月,知道吗,那日在营中,我远远就看到了你,你撑着伞,站在林中,真美,美得像一幅画。”

   季子昊继续说着。

   “啪。”豆大的泪珠掉到了季子昊的手背上,有着灼热的温度。

   不过季子昊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继续说,“那时,我觉得我肯定在哪个地方见过你。我一定要娶你为妻。”

   雪月伸手将泪水抹去。

   她转头,朝着季子昊轻轻吹了一口气,一股青烟自她的唇中弥漫而出,喷洒到了季子昊的脸上。

   季子昊闭上的双眼,头在空中晃了晃后就垂到了雪月瘦小的肩膀上。

   雪月伸手反抱住了季子昊,她伸出纤长的指尖,细细摸索着季子昊眼眸下部那浓厚的黑气,不过怎么都抹不去。

   “昊,你知道吗?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这儿,是在一个雨季,那时候我刚刚成精,躲在破庙中避雨,那时候你看了我一眼,就那么一眼,我决定以后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明明知道他根本就不会听见,但雪月还是缓缓说道。

   看着季子昊这日渐虚弱的身体,雪月不禁放声哭了出来。

   第二日,季子昊已经起不来床了,眼眸下的黑气更加浓重。

   雪月尝试着低头吻了吻他,可是没有丝毫作用,季子昊甚至连拉住她的手的力量都没有了。

   “昊,我不想离开你。”雪月不许任何人进入主帐一步,好在敌军这几日都没有进攻,此刻倒也还瞒得过去。

   季子昊什么也听不见,整个人此刻正处于一种虚无缥缈的昏迷状态。

   雪月将被子给季子昊掖了掖,整个人撑着伞走出了主帐。

   主帐外的阳光真盛呐!

   她伸手离开伞,想要捧住那一抹阳光,却意外地被阳光灼伤了。

   “嘶····”雪月快速把手收了回来,可能是有了伞吧,太久,她都忘记了自己是一只鬼。

——————————————————

其实吧,觉得雪月也挺不容易的,毕竟一只鬼爱上了一个人,亲们,你们觉得季子昊有这么爱她没。

  

第六十五章 快忘记是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