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标记

    听说有的僵尸会咬死人,这样,用人血来修炼,会使自己的道行进步更快。

   这点是不是真的,季宸渊不知道,不过他现在知道的是,这个丫头的味道真的很美。

   他伸手擦拭下苍白唇边上的血渍,这血渍是苏嫣的。

   染雪的指尖送到唇边,被舌尖贪婪的舔舐了干净。

   季宸渊和平日的样子不同,此刻的他,正穿着一身朝服,脸色一片惨白,尖尖的獠牙令人害怕。

   他凑近昏迷的苏嫣闻了闻,苏嫣身上的气息让他感觉有种特殊的味道,渐渐的,獠牙不见了,他又恢复成了最初的模样。

   季宸渊伸手触碰了几下苏嫣的侧颊,认真地看着这个通房丫头。

   严格的算下来,在一千多年的时光里,苏嫣算是活得最久的一个通房丫头的。

   其余的,不是被那个黑衣人杀掉,就是因为耐不住寂寞而被他吃掉。

   希望这丫头别死得太早,毕竟,好像这么多年以来,也就只有她的血液能让他暴露在阳光底下。

   季宸渊抱起地上的苏嫣,向内室走去。

   ——————————————

   苏嫣的眼皮动了动,之后,便睁开了来,美丽的眸子里还装着几分惊讶。

   看着熟悉的地方,不用问,季宸渊又把她带回了她最初来的时候住的房间。

   想起昏迷前季宸渊化为那只恐怖的僵尸,想要咬死自己的样子,苏嫣打了个寒颤,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却发现那里一点伤疤都没有。

   她有些不稳地下,床,走到铜镜旁照了照,发现自己的脖颈处没有恐怖的僵尸牙印,奇怪的是,有一枚妖艳的花。

   这种花的花瓣柔软且张扬,颜色艳丽且夺目,栩栩如生一般。

   苏嫣用力擦了擦,却发现完全去不了,这花就像是胎记一样长在身上,更像是它原本就是属于这儿的。

   “有了它,一般的鬼怪伤不了你了。”季宸渊双手抱胸,冷冷地靠在门框处。

   苏嫣一惊,捂着脖颈上的花儿倒退了一步,“你····为什么要这样?”

   苏嫣开始认为,昨晚季宸渊并不是想杀了她,只是想吓唬她罢了。

   “因为你是我的通房丫头。”简单的一句话就解释了他的所有动机。

   霸道且简单,就像眼前的这只僵尸一样。

   “可是将军大人,你可不可以放我回家,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在您身边,做不了什么的。”苏嫣说到底,还是想回到自己的家里,哪怕是整天被欺负,也总比待在季宸渊这只僵尸身边好。于是她开始尝试着和季宸渊好好说话。

   季宸渊昨日虽说没有杀她,但说不准万一那天她惹怒了他之类的。

   而一旁的季宸渊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后说,“等我把你身上的血吸干后再说吧!”

第十一章 标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