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曲浅溪,你真下贱!

  连慕年是成年人,这些红点是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

  昨晚……

  她不回来原来是跟外面的野男人鬼混去了!

  他阴骘的目光冷冷的逼视着她,大手狠狠的捏着她的手腕。

  薄唇冷笑出声。

  他在家时她都能毫无忌惮的出去找男人,结婚半年,他出差三个多月,可想而知,她有多么的耐不住寂寞。

  想必,她外面的野男人不少吧。

  心底腾起熊熊烈火,愤怒的燃烧着他的心。

  难怪她对他的不在毫无怨言;难怪她能大方的接受他有无数女人,原来,她的男人也不少。

  他并非唯一。

  这个认知,犹如兵荒马乱的战地,让他心烦意乱,骚动他的心,不得安宁。

  怒火焚烧着他的理智,侵蚀他的心口。

  这个女人……

  该死的女人,她怎么敢……

  她竟然敢给他戴绿帽子!

  “曲浅溪,你真下贱!”他讽刺的轻哼,狠狠的甩开她的手。

  俊脸上,满脸厌恶,看着她的眸子就像看着恶心的腐朽的污秽之地的源头,“你就这么缺男人?我才多久没碰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出去找野男人了?!”

  曲浅溪脑子还在持续的混沌中,根本搞不清楚他的怒意和厌恶从何而来。

  但他毫不留情的侮辱和诋毁,让她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

  迷蒙的眸子里,顿时无比清醒的将他厌恶的眼神纳入眼底。

  “连慕年!你TMD给我闭嘴!”

  她怒了,甩掉手中的勺子,咬唇瞪着他,“侮辱我很好玩,很开心吗?能让你心情愉悦,能让你找到快感是吗?”

  “曲浅溪,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讲话?!”他冷睨着她。

  她狂傲的态度激起他心底更重的暴怒。

  目光阴骘嗜血,狂暴冰冷,讽刺的勾唇,大手毫无预兆下狠狠的捏着她小巧粉嫩的下巴。

  骨节分明的大手青筋凸起,冷笑,“曲浅溪,看来是我对你太宽容了,让你忘记自己是谁的女人!”

  “痛!连慕年,你……”

  似乎听到骨骼移位的声音,被揉碎的痛觉集中在下巴上,她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曲浅溪,我没有没有告诉过你吗?”对她的眼泪熟视无睹,他声音残酷阴冷,“就算我不要你,让你当活寡妇,你也得是干干净净的!”

  虽然不懂他为何脸色突变,话不离她给他戴绿帽子。

  但也明白了他所要表达的意思。

  子虚乌有的事,她不会认。

  他含血喷人的态度让她无比心寒,她……不想解释。

  半年来,他莺莺燕燕无数,现在又多出来一个旧情人,她阻止过,放下姿态,放下心底的苦涩,试着跟他沟通,但他是怎么回应她的?

  他讽刺她拿着结婚证当令箭,叫她滚!

  凭什么?

  凭什么他就能左拥右抱,流连花丛?而她却说不得、怨不得、忘不得?

  现在,他还要拿着子虚乌有的事情来恶意污蔑她、羞辱她。

  他……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一点都不顾她的心情,肆无忌惮的伤害她,侮辱她?

  她以为这些年来,已经够了心痛、心酸的滋味,不会再轻易的心痛。、

  但这半年下来,她才知道她错了。

  如果说他们的婚姻是注定的,那也是注定要让她不好过,注定用来肆虐她的!

  因为她不知道,除了这个,这半年来,她在这个男人身上,得到的就只有心痛。

  她收回思绪,冷哼,将眼泪逼回去,美目瞪着他。

  “连慕年,你问我是谁?”她冷笑,“那你又是谁?!暴君?”

  “呵——,只许需高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桀骜的态度惹来他更粗暴的对待,骨节分明的五指收紧,没有一丝怜惜。

  该死的女人!

  出去找男人还如此振振有词,毫不忌讳的承认!

  他俊眸深冷,“这么说来,是我的错了,是我冷落你了?!所以你给我戴绿帽子?”

  呵——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竟是这样的人!

  发生事情,他对她的信任,没有一丝一毫。

  根本不问缘由,给她定罪。

  她自嘲的笑,“难道我该安分守己的独守空房等不知何时才会回来的你?”

  “曲浅溪!”他冷厉的眼眸微红,怒了,“看来,你是嫌自己的生活过得太舒坦了!”

  

第三十九章 曲浅溪,你真下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