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你以为我还会碰你?

    因为极度的愤怒,她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她咬唇,美目湿润的看着他,“连慕年!你给我滚开!”

  心里六月飞霜,苍凉无比。

  这个男人,不但对她没有一丝丝的怜惜,竟然还用尽词句来尽情的羞辱她!

  根本不给她时间解释,或许,半年来,他早就等着这个羞辱她的机会吧。

  而她前一段时间还以为他对她态度有所转变,才会经常回家,心里暗喜。

  现在想来,真可笑!

  看着他厌恶的眼神,心脏揪紧。

  她扬起小手,想狠狠地一巴掌甩在这张出占据了她无数梦境的俊脸。

  梦里的他俊脸是温柔的、眼神深情绵长;梦里的他是体贴专一的,一如年少时他的眼中只有她,所有的温柔为她所有;梦里的他是无奈,笑容无奈却带着宠溺的妥协。

  半年来,他冷漠厌恶的态度让她心如刀割,但她坚持下来了。

  因为有这些梦景支撑着她。

  或许她不该相信这些梦境,它是假的。

  但她却知道,它们真是的存在过,在两人年少时。

  但也只是年少时,现实告诉她,他们已经成年了。

  年少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场梦,十多年了,梦都已经被埋葬,只有她一个人还惦记着。

  梦或许也告诉她,现实不是梦,以往的一切,只能在梦里出现。

  她不该再对他有所期待。

  现实永远都是现实,她刚扬起的小手,就被他死死的攥住,有力的手掌青筋凸起,冷笑,“怎么?愤怒了?既然都红杏出墙了,我这个作为丈夫的难道说两句骂两句还要不得了?曲浅溪,你在清高些什么?”

  “你凭什么?”她挑眉讽刺,“你连慕年的风流债还少吗?你当时是怎么回应我的?我只是学了你冰山一角而已就是你口中下贱装清高的贱人了,你呢?你又是什么?”

  她何尝想用冷硬的态度跟他对峙?

  她并不想他误会她,只是事情的发展,由不得她。

  她相信,就算她说得再多,他也只认为她是再狡辩而已,根本不会相信她。

  男人的愤怒她不会自恋的以为他是吃醋了,这只是典型的大男人主义而已。

  男人风流在外在别然眼中就是有魅力,女人出轨就是不守妇道,下贱。

  待遇天渊之别。

  更何况她根本没有出墙。

  “曲浅溪,你真肮脏,我真是少看你了!”他轻哼了声,胸口的怒气直压眉梢。

  他冷笑,眼神无比厌恶,“你刚才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

  曲浅溪抿唇,没有说话。

  的确,她以为他愤怒之极,对她用强的。

  “呵——,曲浅溪,你还真是把自己当根葱了!”

  经商多年,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练到家了,一眼就看透他的心思。

  乘机打压,占取先机是他的拿手好戏。

  “你以为我还会碰你?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在我眼里肮脏得我连碰你的兴趣都没有!”

  语毕,他冷睨她一眼,转身离开,“呯”一声甩上门。

  徒留曲浅溪一人,木然立在原地,美目游离。

第四十一章 你以为我还会碰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