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我要你以我为天

    王天鸣跟在连慕年身后,擦觉到老板身上的怒气,感觉背脊发凉,额头开始冒冷汗,再次见到老板的老婆,感觉复杂,不过震惊却占了半数,他倒是第一次见到敢公然逆许老板,不怕老板怒火的人,见老板没有开口,他识相的低下头,当没看见。

  “对我而言,家是能让我随性撒野而又温暖的地方,不过……这两种,你都没能给我。”

  她说完,就收拾东西,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欲离开现场。

  连慕年看着她收拾,在她将走时,忽然开口,“曲浅溪,妻子是什么?”

  曲浅溪一愣,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我对你的要求是不哭不闹,安分守己,对我惟命是从,以我为天。”他直视着她,嘴角掀了下,似乎是嘲笑,“你能做到吗?”

  他这话不是说说而已,只是在他知道这三年的对象是她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不可能了,只是他也没放在心上,三年而已,她不是他想要的妻,他已经有了人选。

  既然不在乎,有何来约束?

  “那你需要的是提线人偶,或者说是能让你拿捏在手,控制喜怒的棋子,而不是妻子。”她笑了下,扭头抬眸和他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我自认不哭不闹,安分守己,但后面的两条件……”

  她看着他没有说下去,他皱眉,也没有说话,一时间偌大的厅子里气氛沉闷压抑的让人难以呼吸,王天鸣垂下眼睑,不敢看正在冷战的夫妻两人,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个点,免得被无辜的冻结。

  王天鸣取了文件,立马就走了,怕被两人殃及。

  王天鸣走后,连慕年打开手提电脑查看各个地区的公司的下属发过来的资料和信息,眸子一瞬不瞬的的盯着,却进不了脑子,心里莫名的多了一抹烦躁。

  他关掉计算机,抿唇走出了书房,出现在曲浅溪的卧房门前,毫无预兆之下推开了房门,不发一言的踏了进去。

  曲浅溪泡完澡,围着浴巾坐在床边拿着风筒吹头发,风筒的噪音有点大,并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一名入侵者,直到她关掉风筒,扭头时,连慕年正休闲的立在墙边目视着她。

  曲浅溪心里是矛盾的,她渴望见到他,见到他时她心里自然喜不胜收,只是他待她一贯的冷漠甚至是刻薄让她无法拉下脸来迎合他。

  她脸色一冷,声音虽然沙哑了,但咬字还是很清晰的,“谁让你进来了?出去!”

  他看着她,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反而优雅的走近她,眼底并无笑意。

  曲浅溪把风筒收回柜子里,见他还在,以为他有事找她,语气放柔,“有事?”

  连慕年的眸子落她娇嫩雪肤之上,眸色一暗。

  这种目光曲浅溪当然不会陌生,她小脸一热,看到自己的装束,卷了张被单排在身上挡住他的视线,别过脸不再看他,冷冷道,“没事就出去。”

  她的举动让他觉得好笑,“未免太过欲盖弥彰了?”

  曲浅溪抿出,“随你怎么想,只是麻烦你下一次进来时请有点该有的礼仪,敲门这点事你小学老师没教过你吗?”

  “我们是夫妻,还计较这点事儿?”夫妻这个词语有用的时候他倒是从来不放过。

  他轻笑,眼底一点也不掩饰自己此刻所想,行动与眼神一致,走到她的身旁,俊脸缓缓的靠近她。

  因为他的接近,曲浅溪身子敏感颤抖了下,表面上不动声色的拍开他的大手,“你要发疯就到别的地方去,我想有很多人会把你当神一样供着的,我今天没心情奉陪。”她话里暗指杨紫岚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连慕年自然听懂了,眸子倏地眯起来,眼眸不悦之色显而易见,“她们是她们,而你是我的老婆,所以,我来提醒你该履行你作为妻子该履行的义务了。”

  老婆这个词,除了今晚,他从来都没有叫过她这两个字,为此,曲浅溪挣扎顿时变成了怔然,抬眸直视他的眸子,但他的眸子只有戏谑和满眼的炽热,根本没有她想要的。

  看到这,她顿时心底一阵寒冷。

  她神色冷漠的推开靠过来的他,“连慕年,我现在还在感冒,麻烦你有点人性!”

  男人顿了下,想起她以泡面做晚餐,眼神冷漠的轻讽,“你不说我倒是忘记有这么一回事儿了,不过多运动有益健康,或许出身汗就没事了。”

  他的冷漠让她的心里不好受,瞪他,“连慕年,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他对他果然一点怜惜都没有!

  连慕年没有因为她冷漠的话而放弃心中所想,付诸行动,病了的人能以泡面做晚餐?她当他是傻子?!她只是把病当做拒绝他的借口罢了!

  曲浅溪心中五味陈杂,扯着他的大手,咬牙切齿,“连慕年!”

  “嘘,乖,别说话……”连慕年向哄孩子般放柔了声音,眼眸也多了一抹柔情的东西。

  他温热的厚实的手掌在她的脸上流连轻抚,感觉那么温柔,滚烫,一如她为他跳动的心,一如既往的狂热。

  曲浅溪心微微的颤抖,小手覆上他俊美的容颜,“连慕年……我们可不可以……”

  “嗯?”他不耐烦的抿唇。

  其实她想说……

  “我不想再板着脸跟他都下去,我们从新开始,慢慢认识 ,好不好?”

  但他的反应却让她心寒,鼓不起勇气,其实她只是一个缩头乌龟。

  夜深后,两人安静下来,他淡淡的瞥了眼已经累得入睡的她,他捡起地上的衣衫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一阵手机的铃声在寂静空旷的房间里,异常的清晰吵闹,似乎被吵着了,刚入睡不久的曲浅溪轻轻的嗯了声,鼻音很重。

  铃声成功的留住了连慕年的脚步,找到声音来源,拉开梳妆台的柜子,将曲浅溪的手机关机,在随手推上柜子时,一些瓶瓶罐罐映入眼睑,俊脸骤然一愣。

  看着手中的药瓶,他勾唇冷笑。

  他跟她做时,从来都不习惯做保护措施,他也忘记了这一点了,她没怀孕应该就是拜这些药物所赐了,她果然有自知之明,也果真的懂得分寸。

  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老爷子开的条件了。

第二十七章 我要你以我为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