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忌日

    在母亲去世前,她什么美味没尝过?

  这些饭菜虽然简陋了点,却比她这二十年来吃过的所有佳肴都来得美味,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家的味道,在她被父亲和继母赶出家时,是外婆给了她一个家,她有多珍惜这种感觉他怎么会懂得?

  他有试图了解过她,试着去懂她吗?

  “发什么神经?”他皱眉,以为她是看不惯他,心情不好的迁怒与他。

  曲浅溪不语,将锅里剩下的肉倒进自己的碗里,转身去看电视了。

  连慕年抿出,心里极度不悦,从来没人敢这样给眼色给他看,她以为她是谁?

  到嘴的食物的甘甜已经彻底变了味觉,看着碗里的食物,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了,怎么会觉得做法粗糙的食物可口呢?

  他放下碗,提起手提包一言不发的上楼。

  ……

  早上,他穿戴整齐的出现在客厅里,不再像往日那样端起碗筷跟她一起用餐。

  经过那天晚上的事,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跟她用餐了,为此,曲浅溪还无奈的笑了,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一点气都受不了。

  所以,每每两人冷战后,总是她主动和解。

  两人的气氛这段时间都不太好,曲浅溪这次也没打算主动和解,暂时不打算委曲求全,她的腰板硬的很,有时候她甚至想,这段时间来他们的关系都没有什么进展是不是因为她拉不下脸?

  虽然她前段时间才暗暗发誓要不放弃来着。

  他顿住脚步瞄了眼正在用餐的女人,语气淡漠,“爷爷前几天打电话过来了,要我们回去一趟,你准备一下,下周六我们过去一趟。”

  她抓住银箸的手一僵,但很快又若无其事的进食,“我下周六没空,周日吧。”

  他蹙眉,总感觉她是在跟自己怄气,顿时觉得她太小气,不知好歹,语气不由得带上命令色彩,“周日有个竞标,我走不开,周六我去接你。”

  他不耐烦的话让她心口一哽,但她语气依旧平淡,带着商量语气,“除了下周六,其他时间随你选。”

  “下周日之前我都没空,你自己跟爷爷道歉,然后在选个时间。”

  连慕年懒得跟她置气,丢下一句话就走了,留下神色凝重的曲浅溪独自在偌大的客厅里发呆。

  她苦笑。

  他哪会知道她根本从来就没有跟他置过气,更不知道下周六对她而言是个什么样的日子。

  而她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因为那一天她失去了一切。

  12月24日,平安夜,她妈妈的忌日。

  她妈妈在世的时候把她疼到骨子里去了,因为她们母女是如此的相像,一样的天资聪颖,一样的对设计有着浓厚的兴趣,一样的高傲娇贵。

  她自然也是爱妈妈的,只是她去世后,除却每年的12月24日,她从来都不会去看她。

  她怕让她失望,12年了,她还没从父亲和那两母女的手中要回她妈妈辛辛苦苦创立下来的公司。

  她让它在别人的脏手里存活了12年。

第十六章 忌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