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鲜血淋漓

  轩国靳王爷?那不就是端木靳么!

上邪岩心下更是不爽,端木靳作为上邪辰未来夫君,他已经足够看端木靳不顺眼了,更何况,上邪辰便是在和端木靳和亲的路上出的事!

虽说那地方属于厥国与轩国交界处的两不管地段,但毕竟足够靠近靳城!在那种地方出事,只有一个解释,端木靳并不十分重视这场婚事!

“拿进来!”上邪岩沉声。

外面侍卫略一迟疑,在高`昂的叫声中很快撩开门帘走了进去。王在和女人欢好的时候听他们汇报正事,这已不是第一次。

王帐中间,女人的衣服丢了满地,尽是被撕碎的条缕。#小小屏蔽一点喔,反正就是上邪岩很厉害的意思。#

侍卫不敢抬头,余光中,只见女人白白的赤果的身体镶在王深色的毛皮的衣服上,形成鲜明的对比,侍卫只觉得喉咙一紧,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后,将头埋得更低。

“说,什么事!”上邪岩沉声,有些不悦。作为他的侍卫,连这么点小刺激都受不了,那怎么行!

“启禀王上,轩国靳王爷有信函送到。”侍卫低头上前,双手将函呈至上邪岩石面前。

便就在这时,身上女人忽攀到高点,叫声高昂到极点,#再屏蔽一点点#。此刻,她只想得到更多。

上邪岩只淡淡扫过女人一样,任由她扭麻花般扭着,然后伸手接过信函,手上一抖,纸张便如花朵般展开了。

作为厥国的王,平日里日理万机,看奏折从来一目十行,此刻,他对着信函亦是一眼扫过。

便就在目光落到某一行字时,他的手猛然一抖,原本托着女人股瓣的另一只手陡然一松,抓住她的腿,竟是好不留情的将她扔在桌上。

女人原已在巅峰状态,陡然被摔了下来,她虽觉背脊一冰一痛,但在体内万蚁吞噬的酥麻中,实在算不得什么,她忙着伸手,放在自己下面那啥。

旁边侍卫再次偷看了女人一样,吞了口口水,而上邪岩却早已转身,飞快将自己身上收拾妥当,半分不往那女人看去,只大步走出帐篷。

“来人,备精卫百人,与朕一同去靳王府!”上邪岩的脸色很黑,双瞳中压着怒火,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是!”众战士答,声威赫赫,整耳欲聋。

……

不消半柱香的时间,从营地起,上百铁骑已紧紧跟在上邪岩身后,快速往靳城的方向奔去。

马蹄踏踏,黄沙高高扬起,一马当先的上邪岩表情肃穆,嘴唇更是紧紧抿着,呈颓败的灰。

信上,端木靳说,自发生山贼事件后,上邪辰日日将自己关在房中,今日更是神情恍惚,堕入冰湖生死未卜!

他的脑海里反复回想起从前上邪辰在他身边娇笑的模样,再想到信函里的内容,只觉一把匕首在他心头使劲划着,一刀,又一刀。

鲜血淋漓。

…………………………………………………………………………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纯洁的尾巴,该屏蔽的地方都屏蔽了。

第五十九章 鲜血淋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