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求生

    苏侧妃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侍妾,竟敢这样不给她面子,心里恨得牙痒痒,可为了保持她一贯落落大方良好教养的形象,此刻只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此事疑点甚多,大家也都再回去想想,想到什么及时给我汇报!”说着她摆了摆手,“都散了吧!”  

  “是。”众人行礼,纷纷退了下去。  

  ……  

  “主子,你今天这么顶撞侧妃,你不怕她事后报复你?”回浣霞居的路上,婉月的贴身丫鬟紧跟着她,很是担心。  

  平日里,婉月虽有些持寵而骄,经常炫耀端木靳寵幸她的事实,可她也从不曾当面顶撞侧妃啊!  

  “你没听过吗?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婉月侧头,看过贴身丫鬟一眼,“就算我今天不反抗,你以为她就会放过我吗?”  

  贴身丫鬟默,就婉月炫耀端木靳寵幸一事,虽在旁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可她同样清楚的是,婉月那般高调,又何尝不是一种自保!  

  她没有苏侧妃的家族势力,也没有香菱肚子里孩子做靠山,她唯一能靠的,就是端木靳的寵爱!  

  这些年来,王府的后院,不是没死过人……  

  至于是怎么死的,只有天知道。  

  ……  

  端木靳快步走进凌影阁侧院,房间里地龙虽旺,可毕竟是刚从冰水里出来,空气中的温度根本解决不了身体的冰凉。  

  端木靳还好,他的身体有内力做底子,那些寒彻骨凉意浸入身体,瞬间就被浑厚的内力包围殆尽。在不断的内力与寒气的冲击下,衣服也干了不少。  

  可上邪辰就不同了,先前在水里的时候,在生与死的边缘,她所有的意识都放在如何求生上,根本感觉不到冷,可如今,一旦没了生命危险,那股无法抵御的寒气就开始一波波往五脏六腑骨头骨节攻击了!  

  牙关可以紧咬,疼痛可以忍受,可来自身体本身机能的颤抖,她却是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了!  

  端木靳很明显感受到上邪辰在他怀里的颤抖,却是半分给她输送内力御寒的想法也无。  

  这个女人,从他第一眼看到她起,她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就一直是强硬的一面,如今能见得她脆弱的模样,他有种变/态的快感!  

  “王爷,郎中来了!”身后侍卫紧上前一步,身后郎中已快步跟了上来。从听到准王妃落水到现在,他一路都在小跑。  

  端木靳看了看上邪辰浑身湿淋淋的发抖的模样,再看了看她还在滴血的脚:两相比较,还是先止血吧!  

  俯身,端木靳将上邪辰放在房中椅子上,然后自然而然的让到旁边,给郎中留出位置给她检查伤口。  

  “王爷可要先换衣服?”有丫鬟捧了干净的衣袍过来请示。  

  “不用。”端木靳淡淡的说,他的目光依旧落在上邪辰的身上。  

  只见上邪辰浑身透湿,原本并不单薄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玲珑曲线一览无遗。长发如海藻般披散在背上,散发出黑润的光,衬得小脸更加苍白。  

  郎中已然蹲下,小心翼翼给上邪辰脱鞋。正是那只受伤的脚,方才在水里的时候,她的匕首直接插入鞋中。  

  如今脱这只脚上的鞋袜,势必要碰到伤口!  

  端木靳微微抬眸,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第五十三章 求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