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公主如谜王爷如火

  苏侧妃抬眸,目光在说话之人身上扫过,略带责备。

那说话之人原本也想看苏侧妃的反应,话音刚落就朝苏侧妃看去,抬眸间,正巧撞到苏侧妃的目光,见她目光中带有不悦,忙将头埋得更低。

苏侧妃见她意识到自己说错,并不多加指责,只带着容嚒嚒和八个婢女浩浩荡荡离开此处。

而此时,王府的书房里,则是另一番情景。

偌大的房间,只端木靳和尤青两人。两人皆是站着,旁边桌子上,则放着一柄小小的剑尖。

剑尖不到三寸,剑刃上一抹风干的暗红血色。

端木靳很随意的将剑尖拿到手上,语气中有些不可置信:“你是说,她拔下这东西后,走上台随手就射到箭靶子上?还命中红心?”

“是。”尤青低着头。

“这上面的血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公主的。”

“你不是说没伤到她吗?”端木靳斜睨了尤青一眼。

“是,属下剑尖射过去时,确实没伤到公主。”关于这抹血迹,他亦是百思不得其解。就上邪辰方才露出那手,她绝无可能自己弄伤才是。他顿了一下,“属下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才特地禀告王爷。”

端木靳沉默了一下,将剑尖放在桌上:“她还说了什么?”

“她说她不是我们王妃,不许我们这样喊,还说属下朝她射飞刀没教养。”尤青沉声道,眸中闪过一丝痛色。这事,确实是自己给王爷丢脸了!

端木靳并不发表评论,只淡淡的一句:“好了,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尤青垂首,大步走了出去,再将书房门拉上。

端木靳的目光便一直落在那把剑尖上,他走到书桌后坐下,背部很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再次拿起那剑尖,翻转着看着。

脑海里,一幕幕浮现着从头一次第一次看见那个女人到现在,所有的关于她的记忆。

那个女人,有着不容忽视的骄傲和杀气,懂得选择最便于自己的位置反抗对方,还懂得射飞刀……还是那样厉害的准法!

既是这般厉害,那在山贼窝的时候,在他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怎么就那般狼狈?

忽的,他抬手,只见银光在空中一闪,那剑尖已射入墙壁之中。三寸余的长度,尽数没入墙壁。

陡然间,他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

……

上邪辰已回到凌影阁,刚一步跨过院落,便看见满院的婢女原本满是紧张的神色一松,齐齐向她行礼。

“公主,您到哪里去了?把我们急得!”为首的两个婢女走了过来。

“本宫习惯早起,便到处走了走。”上邪辰很随意的说着,径直走进阁楼。

房间里有地龙,暖和的很,上邪辰随手将白狐大氅脱下来递给其中一个婢女,然后走向刚准备好热水的盥洗盆前。

“对了,你们两叫什么名字?”上邪辰问。

“回公主,奴婢叫骄阳。”离上邪辰最近的这个婢女一边说着,一边已将毛巾浸入水中,很快拧干递给上邪辰。

上邪辰接过毛巾,微微仰头,双手将毛巾覆在脸上,这时,她听见另外一位正在给她收拾狐裘大氅的婢女说:“奴婢蓝心。”

上邪辰略一点头,很好记的名字。

两人伺候着上邪辰洗漱完毕后,便让上邪辰坐到梳妆镜前准备给她梳妆。菱花铜镜上,立即映出上邪辰绝美的容颜。

骄阳和蓝心皆愣了一下,很快收回心神。

“公主长得可真美!”骄阳望着镜子中的上邪辰,“奴婢这辈子还没见过公主这么美的人呢!”

上邪辰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想:别说是你们,连我都没见过这么美的人!

看着上邪辰亦有几分失神,骄阳笑,拿起桌子上象牙梳子往上邪辰头上梳去,打趣的:“公主自己也被自己迷倒了呢!”

上邪辰正要开口,忽的,她听到大门被猛的推开。转头,便看见一袭黑袍的端木靳大步走了进来,夹杂着凌冽的寒风。

他走得很快,黑袍角内侧翻出红色火焰状的绣纹,整个人如一团红黑相间的火焰。

第二十四章 公主如谜王爷如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