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皇上是什么样的人?

  “靳王何必介怀,本宫只是对人体的穴位有一定了解而已。”上邪辰迎着他的目光,笑意潋滟,一双澄净的蓝眸里尽是无辜,“再说,本宫这点花拳绣腿,怎么可能伤到靳王?”

“本王不管你是谁,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端木靳紧紧的注视着她,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满是浓浓的警告。

忽的,他一甩袖袍,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上邪辰端坐在梳妆柜前,右手大拇指摩挲着食指受伤的部位,卷翘的凸起有细致的疼痛。她看着端木靳的背影,嘴角渐渐勾起。

伺候在侧的骄阳和蓝心看了看拂袖而去的端木靳,又看了看笑得意味深长的上邪辰,好生不解。

“王爷好奇怪喔,明明是关心公主,为什么要这儿凶?”蓝心终究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

“你家王爷对其他人也这么凶吗?”上邪辰笑,很不经意的样子。

“是也不是。”蓝心摇了摇头,有些茫然,“王爷凶的时候确实很凶,平时也很少笑,无论军中还是府上,都很怕他。可是……”她顿了一下,“我听说,王爷对侧王妃还好,对那些侍妾们,也都还好吧!”说到这里,她的脸色更是不解,“公主可比那些女人都漂亮好多……”

骄阳见蓝心竟拿公主和那些女人对比,忙上前一步,岔开话题:“公主,刚才见您的手受伤了,我这就吩咐人去请府里的大夫!”

“这点小伤,不碍事。”上邪辰笑着,目光转向镜子里的自己,“好了,快给我梳头!”古代这些发髻,她可没本事打理。

“是,奴婢这就给公主梳头。”骄阳说着,已重新将梳妆柜上的梳子拿到手上,一边往上邪辰头上梳去,一边劝慰道,“公主,这手上的伤,还是得请大夫包扎一下,否则,若被王爷知道了,又得怪罪奴婢了!”

上邪辰低头,看了看手上那条伤口,想到这身体的本尊,那样一个被人捧在手上的花朵,不过被她侵占了两天身体,这身体上便又是伤口又是淤青,还有被火灼的烧伤……

她忽的觉得有些不妥:“那就请来看看!”

骄阳和蓝心见上邪辰松口,心下皆松了口气。这公主刚到王府,若在她们的伺候下受伤还不请大夫,这罪名可不小!蓝心很快出去吩咐小丫鬟去请王府的大夫。

“对了,公主想梳个什么发髻呢?”骄阳一边问着,一边打开梳妆柜上的一个罐子,一股清新的腊梅的香味立即扑鼻而来。

上邪辰探头,往罐子里看过一眼,只见里面装着亮晶晶的油。骄阳伸手,四个指头在罐子中沾了一下,便要往上邪辰头上抹。

“这是什么?”上邪辰皱眉。

“回公主,这是今年冬天最好的腊梅头油。”骄阳答着,两只手搓了搓,伸手便要往上邪辰发上拢。

上邪辰往旁边侧了侧,躲过骄阳油腻腻的手:“本宫最讨厌这些东西,给我拿走!”

骄阳微愣,王府里哪个女子不用头油,不过是等级的差别而已。头发有了头油的滋润,才更加亮丽柔顺!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上邪辰再重复一次,语气中有些不快。

骄阳这才忙着将罐子盖盖上,吩咐小丫鬟将头油拿走,再重新洗手后给上邪辰绾发。

“弄个最简单的!”上邪辰说。

“是。”骄阳一边答着,一边将上邪辰的发分成几个部分,然后一个一个部分依次盘上去。

上邪辰看着镜子中规规矩矩给自己梳头的骄阳,依然是漫不经心的:“对了,听说过几天皇上会亲自过来主婚,本宫没见过皇上,不知他是什么样的人?”

第二十六章 皇上是什么样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