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放出消息,让他知道这位受辱

  “回王爷,今天中午到的,到了后就直接过来了。”尤青躬身。

端木靳目光更冷,一字一句如浸过冰窖:“他倒是算得精明,连本王会拒婚都算到了,还特地加了口谕。”

这个他,自然不是太监徐公公,而是当今皇上!

“王爷,既然半个月后他要来,我们就让他有去无回!”另一个将士上前一步,眼神中透着一抹狠绝。

“不,现在时机还不到。”端木靳摇头,眼神淡淡朝那位将士身上扫过,无声中似有责备。

这位将士忙往后退了一步,一时只觉背后冷汗淋漓。他不懂,主子养精蓄锐这么多年,不就为了等那一天么?!

端木靳并不打算朝他多做解释,所谓帝王之道,并不是不择手段坐到那个位置上就可以的,还需要太多权力制衡,以及所谓民心。

他缓缓走到书桌后面,双手撑在桌上,然后坐下,将目光落到尤青身上:“叫人再去打听一下,真正的上邪辰是否还在厥国?”

“主子,那府里这位?”虽说他也觉得上邪辰和厥国传来的描述不同,但那惊世的容貌湛蓝的双眸摆在那里,容不得他不信!

“本王也不确定。”端木靳微眯了眼,这么多年,他很少遇到这种让他拿不定的事,他很快继续道:“放出消息,让上邪岩知道府里这位受辱的事。”

……

凌影阁偏院。

虽说比起正院差了许多,但毕竟是王府女眷住的地方,又怎么会差到哪去。事实上,若是没有对比,这样一座院子一座小楼,亦是相当精致华美。

走到小楼前,上邪辰伸手,白皙的手上满是湿润的泥浆,她挑起璎珞穿成的的珠帘,迈步走了进去。

入目,呈现在眼前的依然是一间会客厅,檀香木的家具,虽比起金丝楠木略次一等,但能为深沉的颜色却是更合上邪辰的口味。

没有书画珍宝的孤品,但桌子上摆的,柜子上镶嵌的,依然是金银珠宝,只不过,银质的东西居多,而那些玉石啊,宝石啊,亦是暗色居多。

没有珍贵的夜明珠照明,房间里银质的灯盏却是不少,桌子上,柜子上,悬挂的壁梁上。

相对于正院的奢侈浮华,侧院显得低调多了。

“水备好了吗?”上邪辰开口,声音柔润婉转了许多。

“回公主,水已经备好了,在寝殿候着。”一婢女上前一步躬身。

上邪辰略一点头,朝会客厅后面的寝殿走去,空气中,檀木淡淡的香味弥漫,泌人心肺。

一个转弯,跨过一道小门便是居住的地方。只见房间最里面的位置,檀香木的架子床上挂着墨绿色的纱帐,左侧是木质窗棂,外面是光秃秃的树,窗帘是湖水蓝的细纱,窗下是一张紫檀木的木桌,桌子上放着一尾暗色古琴。

另外一侧,则摆着一扇木质的屏风,屏风后面,白色蒸气袅袅而上,必定是一大桶的洗澡水。

上邪辰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个房间,虽说房间低调典雅,暗符自己口味,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第十七章 放出消息,让他知道这位受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