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究竟是怎样一副棋局?

  三千青丝如锦缎般披落在肩头,巴掌大的娇小无暇脸蛋,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

精致的五官有着地中海最澄净的深蓝双眸,眼角微微上翘,一对柳眉弯似月牙,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

这样一张脸,别说是古代,就算是生在整容技术发达化妆技术出神入化的现代,那也绝对是艳压众星!

只是,这样一张绝对古典绝对娇俏的小脸上,那双原本应是勾魂摄魄的蓝眸,若仔细看,却是冰冷的,波澜不惊如同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

“就放那儿吧!”上邪辰开口。

“是。”一婢女答。

稍一抬头,刚好撞见上邪辰绝世的脸。一瞬,她只觉自己呼吸一滞,整个人的魂魄如被抽离掉一般,脚上也不知怎么迈步了,竟硬生生顿在原地。

后面,其他婢女依然往前,一个踉跄,那一人多高的梳妆台竟差点落下,众人忙重新稳了重心,这才将梳妆台抢救起来。

上邪辰深知自己方才也震住过,此刻并不多加苛责,待到婢女将梳妆柜放下就令她们退下了。

重新走到梳妆柜前面,对着镜子中那张陌生的脸,她伸手,抚上这张既属于她又不是她的陌生脸庞。

这样的绝世容颜,怕是被称为祸国妖精也不为过!一瞬,她想起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妲己褒姒。

只不知,作为和亲公主,又美成这幅模样,正是最好的政治炸弹,怎么没和亲给当今皇上,反而是嫁给王爷?

厥国,轩国。

厥国皇上,厥国公主,轩国皇上,轩国靳王爷,还有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的山贼!

如今的她,面临的究竟是怎样一副棋局……

……

这天晚上,她早早的睡了,再醒来时,东方的天空才刚刚泛白,正是自己从前一贯起床的时间,换算成现代的时间,应该是早上5点多。

侧耳倾听了下外面动静,周围一片安静,没人能猜到这位金枝玉叶会这么早起。

上邪辰也不愿唤人,从床头拿起一件萃山淡绿软纱长裙穿在身上,然后是一件胭脂色薄袄,衬得肤色红润不少。古代的发髻她不会梳,只简单将长发理顺,任由长发如绸缎般披散在背上。

打开门窗,一股凌冽的冷空气瞬间灌了进来。

她走到柜子旁,从里面取出一件白色狐裘大氅披在身上,这才走了出去。

天地间还残留着夜色,晨曦透过雾气,真正落在地面上时,已是极淡。原本纷纷扬扬的雪早已停了,地上原本泥泞的地方也干了不少,顺着院子小径走出去,再穿过凌影阁前院,展现在眼前的便是整个王府后院的情形。

巨大的湖泊,上面依然结着薄冰,高大的树木,精致的屋舍,整个王府朦胧而静腻。

她只是信步走着,顺着王府正中的那条路,越过后院和前院的界限,再顺着前院的道路往前走。

然后,她听见一声比一声高的“尤将军,尤将军”的呼声。

侧身,望向前院的东路。

第十九章 究竟是怎样一副棋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