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婚礼恐怕要延迟

  众人转头,便看见一位年逾50的老太监身着藏青色的太监服站在门口台阶之上,浑浊的微瞌的双眼尽显龙钟之态,只见他的双手捧着一个明晃晃的布帛,后面还跟着无数个侍从,长长的延伸到门外数十米。

“圣旨到,靳王接旨——”正是太监特有的尖细高昂的声线。

一句话落,王府大院内一干人等皆原地跪了下去。端木靳则上前几步,走到老太监身前面一米处,一撩下摆,挺直上半身,跪了下去。

一时,老太监身后,侍从们皆站立着,老太监身前,无论是贵如王爷还是卑如丫鬟小厮皆是跪伏在地。站与跪,将整个院子划分得泾渭分明。

当然,也有一个例外,便是一袭松垮垮裹着喜袍的上邪辰。只见她站在原地,任两侧跪到地上的婢女偷偷拉她的衣袖提醒她下跪,她却是岿然不动。

这个时候,她自然知道理论上应该下跪,可是,这个跪她怎么也跪不下去啊!自她出生有记忆以来,她的双手便是染满鲜血和生命,别说是跪人,就连跪拜鬼神也不曾有过!

火红的衣,笔直的背脊,在一群跪着的人当中显得鹤立鸡群,那位太监目光飞快射了过来,那微瞌的双眸一扫先前的浑浊,竟是锐利如刀。

这是一种一贯伴着上位者,气势上邪潜移默化培养出来的高高在上。

然,上邪辰却是毫不畏惧,平静的,甚至有些冰冷的与他对视。

整个庭院安静极了,除了上邪辰周围少数几个婢女和老太监身后众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其他众人都低着头等待老太监宣旨。

等了许久,风中没有宣旨的声音传来,端木靳这才抬头,顺着老太监的目光看了过去。很快,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讽刺:这个上邪辰,站得真够笔直啊!

“徐公公,那位便是厥国公主,许是还不习惯轩国的礼仪。”端木靳开口。

徐公公见端木靳有意替上邪辰找台阶下,虽知厥国礼仪与轩国大同小异,却很快联想到这位厥国公主一向被厥王碰在手心,怕是惯坏了,当下一笑,也不为难,打开金灿灿的布帛:“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靳王与厥国辰公主大婚,特赐黄金千两,同心翡翠一对,如意冠一顶,翡翠各式佩四件、白玉各式佩四件、碧瑶各式佩四件、白玉带皮各式佩四件、玉如意十对,珠宝十斛,夜明珠百颗,另送子玉观音作为新婚贺礼,望两位新人能早诞贵子白头偕老。钦此。”

徐公公每宣一件事物,后面的侍从就捧着对应的物品鱼贯而入,待徐公公读到钦此,端木靳又一次俯身下去,高声回应:“谢主隆恩!”

再起身时,徐公公已经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没想到本王的婚礼居然惊动皇上身边的红人。”端木靳一边说着,一边陪徐公公往内堂走,他的眼睛往上邪辰那边看去,有所指的说,“只是,今天出了点意外,婚礼恐怕要延期了。”

第十一章 婚礼恐怕要延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