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圣旨到!

  这一路,竟是异常的漫长。

就感官而言,她觉得很冷,身上只裹了件薄薄的喜袍,无处不透风。只除了与端木靳贴紧的地方保持着正常人的体温,其他地方的皮肤早被刺骨的寒风早冻得没了温度,就连骨头骨节,也是一阵阵疼痛。

就心里而言,她却是毫不在乎的。不过是一些人的眼光而已,对于一个从小被作为杀手训练的辰来说,这些所谓的贞洁,所谓的众口铄金,实在太微不足道。她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个陌生的年代,陌生的世道生存下去!

大抵走了小半个时辰,一行人终于到了王府正大门。正门一共有五个开间,中间正门大大打开,屋梁上密密匝匝高悬着几十盏红灯笼。

透过大门,一眼便能看见前厅花园:青砖、朱檐、琉璃瓦,以及随处可见的红灯笼和红绸……

洁白的大雪覆住树枝,覆住琉璃瓦,唯远远通往第一座大厅的通道没有雪只润湿的雪化了的水,地上依然铺着大红的缎,簇新的颜色在水渍的浸润下显得颜色格外深重。

没有锣鼓,没有迎接,周围一片沉寂,这样原本该是一片喜庆的红,此刻却让人觉得冷清。

目光收回一点,只见王府门前蹲着一对石狮,显得格外气势恢宏,高高的牌匾是上是刚劲有力的三个字:靳王府。

辰立即想起方才在城门口看见的“靳城”两个字,就笔锋气韵而言,无论是这座城的牌匾还是王府牌匾,皆出自同一人之手,而这提字之人,不若是皇上,便是这位靳王爷了!

便就在辰细致观察这个住所时,端木靳已抬脚走上大门的台阶,跨步走进高高的门槛,随着王府大门轰然关上,他的身体没有半点倾斜,本托着上邪辰腿部的右手忽然就松了。

毫无预兆的,上邪辰本已冻得麻木的双脚“啪”的打到地上,脚掌触地之处,只觉得千万根细针刺入脚心,她一个站不稳,下意识抓住端木靳的胳膊。

“公主,方才在路上,你已搂得很紧,怎么,这会儿还舍不得放?”端木靳的声音微微上扬,几分讥诮,他的鼻息就打在上邪辰的额上,“虽说我们已有婚约,但毕竟还没有正式拜堂成亲,请你自重。”

这种话,已上升到尊严层面,说得极为严重。

辰一抬头,便看见端木靳的唇离自己不到1厘米,这样的距离,怕是才需要自重吧!她也不退,只冷冷笑:“靳王爷就这么一点风度吗?将一个弱女子利用完了,也不顾女子双腿酸麻,便直接丢在地上!”

“弱女子?”端木靳侧眸,“弱女子的话,早在山贼窝里就哭得不省人事了,哪能如公主般伶牙俐齿,百般挑剔。”端木靳说着,很快扬身,“来人,送公主回房,好好伺候着!”

“是!”立即有一队丫鬟上前,领队的两个左右搀扶着上邪辰的双臂,顺着通路往王府内院走去。

端木靳看着被搀扶的上邪辰,她的脚步越来越稳,想是正在极力适应酸痛的双腿,也不知想到什么,他的眸中闪过一抹赞许,很快转身,对身后一个30多岁将士说:“尤青,跟本王到书房来下。”

“是。”

尤青刚应声下来,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圣旨到——”

……………尾巴傲娇的分割线……………

今天起,本文正式更新了哈,感谢大家支持!走过路过,喜欢的别忘了收藏,谢谢。

第十章 圣旨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