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难

    雪婵眼眶也有些发红,她做了什么,做了多少,五娘都是看在眼里的,这说明五娘是真的关心她。就像昨晚说的,往后的日子,就是她们两人相扶持而过了。荣辱都是一起了。

  她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红钱袋,钱袋不算沉,却也有些分量:“外头的人好像也听到了五姨娘出事的消息,绣铺的老板说,恐怕这也是最后一次收到五姨娘的绣品了,所以里头加了点人情银,给得比往日多了很多。”

  五娘打开钱袋,兜镂着一算,竟然有十两之多。她不禁也惊讶:“这也太多了吧?”平日一副最多三两,两副也才六两。可这竟然有十两,就算是人情银,顶多一两也就够了的,老板竟然如此慷慨。

  “老板是个实诚人,念旧。”雪婵也是一脸的兴奋:“刚掂量后,我也吓了一跳,可老板说,给了就给了,屋里少了个大人,剩余的人就更为难了些。”老板不知道五姨娘的身份,但是每个月都用自己的绣品来换取银两过活,这样的人,多少也会想到是富贵人家的。

  因此老板给得比较多,也是说得通的。

  粉憧出了西稍院儿,整个人就吐了一口气,凼若却一脸的愠怒,狠狠的瞪她一眼:“就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好歹你也是太太屋里出来的,犯得着这么不通脸面吗?还特地拖了长哥儿身边的红宜,让我算着雪婵回来的时候,过来将你借走。你要想给她们主仆说体己话的机会,直说不就好了,何必这么藏着掖着的。弄不好了,她们现在还说你是惦念着我们这些旧姐妹,跟她们不交心呢。”

  “雪婵是跟了五娘三年了,我一个刚去的,自然要留有余地。”粉憧挽住凼若的胳膊,语带酸涩的说。

  凼若在府里的时间虽说不是太长,但也与粉憧差不了一二,这会儿听她这么说,想到自己的处境,也有些唏嘘了:“做丫头的就是这样,主子把你给谁,你就给了谁……”说到此处,脸色还有些难看。

  粉憧想到前些日子听到的一些传闻,不禁问:“程妈妈也快回来了吧?”

  凼若的表情更深沉了:“说是在太夫人前头,保不准这个月中旬就要回来。”顿了一下又感慨的说:“像是你倒算好的,多少去了五娘那儿,婚事做主上,就由了你家新主子,倒不用太太说什么了,可看我……”

  粉憧知道凼若指的是什么,程妈妈是太太身边的红人,早就看上了凼若亲善和睦,人缘又不错,性子也活泼,想将她给要过来配给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侄儿。

  凼若当然不愿,可碍于程妈妈是千叶园里是数一数二的妈妈,又是有大太太存心关照。一来不能得罪,二来大太太这个做主子的,都半应允了,她一个丫头又能起什么风波?

  粉憧跟着叹了一口气,挽着凼若的手更是紧了些,嘟嘟囔囔的看着天,突然说:“我看今年冬天是不会下雪了。”

  凼若也不觉看向半空:“渝州的天气,不下雪的冬倒是不怎么见着,这可都入了腊月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慢慢的就往正院儿走去了。

为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