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询问

    郑妈妈心尖徒然一抖,这事她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已经传到大太太那儿了。

  她笑了笑,就解释道:“本也是听几个小丫头提起过,说是长哥儿玩耍,跑到了西稍院儿,这才与五娘见了面,两人客套了一阵,也算是兄妹间的身份,倒是没什么怪的。”

  大太太已经吃罢晚膳了,拿起晨如奉上来的解气茶,酌了一口,才又问:“那礼呢?见了一次的面,倒还到了送礼的情分,倒不知道两人竟是这般投缘?”

  郑妈妈噎了一下,关于这送礼的问题,她倒还不知道,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说谈。

  程妈妈见郑妈妈面露难色,又深知大太太平日对各家也算客气,可唯独遇到了长哥儿的事,就极不冷静了,想来也是,长哥儿是家里的金叵罗,又是大太太亲自抱养长大了,与亲生的没一点分别,自然比几个嫡亲的女儿,还劳大太太上心。

  “说到这事儿,我来时的路上,倒是听说了。”程妈妈突然说了一句,却又捂着嘴笑了起来。

  大太太看她一眼:“听了就说,老是卖些关子。”

  程妈妈这才道:“来时路过千叶园,就看见几个小丫头凑在一起谈笑什么,说是从彩幽氽西稍传来的笑事。我顺耳听了两句,也是觉得荒唐得很。……说是上次见了一面,长哥儿就记着了这么个新妹妹,特地择了人送去开蒙的《幼学琼林》,说可以让新妹妹预习预习,也别年后开课了,什么都落下一大截……”

  大太太脸色平淡,看不出喜乐。却冷冷的嘟囔一句:“这事儿我可听不出什么好笑的。”

  程妈妈忙又说:“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您细细听着,好笑的这就来了。”顿了一下,才又道:“按理说人家送了礼,回礼过去什么,那就是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可谁能料到,五娘回礼的,竟然是公中分下来的薄荷茶,这可如何说她好?到底是进了正院儿的人,手上来往的可都代表着太太的脸面,这公中分下来的东西,可如何拿得出送人?”

  程妈妈笑完了,却见大太太表情清冷,也不说话,只是低头沉吟着。程妈妈就看了郑妈妈一眼,都是在太太身边伺候的,她与郑妈妈一向亲厚,你出错了我帮衬,我出错了你帮衬,如今她特地缓言两句,也是报了刚才来时,郑妈妈的提点之恩。

  郑妈妈微微颔首,投以感激一笑,才听她对大太太顺藤而道:“倒是不觉得长哥儿与五娘能有什么私交,要说只是一两样东西,也不贵重,恐怕就是聊表心意罢了,毕竟是个当哥哥的,长哥儿又是出了名的温润大方,对谁都一视同仁,和和气气。这也是太太教导得好。”

  听着这吹捧,大太太才松了松脸色,又酌了一口茶,就将杯子搁下了。

  程妈妈告了退说屋里还有些事等着处理,大太太放她走了才回头朝郑妈妈又问道:“五娘这几天穿的什么?”

ps:额,好吧,今天有点晚,因为我睡懒觉了~~

询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