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粗活

    如今可真是骑虎难下,五娘面露苦色,却还是接过那支笔。

  简单的写了几个小楷,看上去却甚是普通,三娘不自觉松了一口气,嘴上淡淡的评论着:“的确只到写得的程度。”

  六娘却不禁蹙紧了眉头:“五姐姐写字不成事没关系,女儿家织绣上能织出能干也是好的,前些年择五姨娘帮忙绣的屏风,现在还在我们小禅院用着呢,上头的绣样可真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五娘能像五姨娘那样的绣功,也算是一类拔萃了。”

  六娘的专长就是绣功,而如今五娘出来,还是绣娘的亲女儿,若是比轮绣事的话,她指不定也是要落败的,自然要格外上心的问清楚了。

  五娘就想,在这个豪门大院儿里,虽是自家的亲兄弟姐妹,虽说关系好得也能渗人,可那自然是在对方不会侵略你利益的前提之下。就像现在的试探,就是再好的姐妹,若是需要相比相轮,那两人自然不可能是朋友,只能是敌人。

  “五姨娘倒是绣得好,可我却不行。”她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年幼时总不爱在这地方上心,更喜欢缠着以前那位妈妈给说故事,说趣事,上了六岁,妈妈就开始教导写字,就更是荒废了织绣的功夫。”

  这么一说六娘也是放下了半颗心,却还是不依不饶着:“那等重新上了家学,五姐姐可一定要绣绣给妹妹看,妹妹也好见识见识。”

  五娘娇笑了一声,两姐妹又说了几句调笑话,三娘便说要赶字了。五娘、六娘识趣,自然不能再留了,结伴告了辞,一同就出了东稍间院子。

  边走,六娘边随意的问:“五姐姐要不要去小禅院儿坐坐?六姨娘今晚做的有酱香肉丝,五姐姐喜欢吃吗?”

  五娘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又想着今天是粉憧第一天到西稍,也不好多耽搁了,再说六娘问这句话的时候,姿态随意,显然也不是强制非要她去的。

  就推拒了一下:“西稍来了一天,我倒是还没多少功夫好好看看,有些东西也没摆度清楚,毕竟才来,还有许多额外事要做的,今日我就不去了,都是一屋子的姐妹,往后定然有机会的。”

  六娘也不勉强:“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两人道了别,六娘由着贴身丫头夏诗、柳书服侍着离开了东稍院儿。

  出了院子,五娘也就知道怎么回去的路了。一路行去,路过的丫鬟们倒是都给她福了安,她也都点头一一应承,看来她这个五小姐出山了,这一消息整个彩幽氽都已经知道了。回到了西稍院儿,雪婵远远的就迎了出来,眉色却有些不对。

  她也没问,走进了屋子,就看到粉憧正手把手的拿着擦布整理着桌上桌下的灰尘。

  这个情况是吓了她一跳的,她忙喊着:“怎么敢劳累粉憧姐姐做这些粗重活?雪婵,还不把抹布拿过来。”她声音严厉,喝得雪婵也是一头委屈。

  “我都劝过了,可是粉憧姐姐非要动手,我是拦都拦不住。”

粗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