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习字

    三娘屋子里摆的也都是上好的装饰,墙上挂的都是当代名家的好画、好字,几上摆的也都是官窑、汝窑烧的上品陶制,这上头的随便一件东西,也是少说值市价几百两的。

  六娘小声气对五娘说:“三姐姐最爱的就是这些字画什么的,古物什么的,所以摆饰看来就多了三分书卷气。比不得四姐姐屋子里的花瓶、水晶这般艳气。”

  当着三娘,就算说了四娘的不好,也不会有什么。加上今早六娘又受了四娘的郁气,自然话就多了些。

  三娘没说什么,进了书房去拿大字。六娘却突然一把拉住五娘的手,笑着道谢道:“一早的事儿,谢谢五姐姐了。”

  五娘也露出微笑:“哪里有这么严重,都是姐妹,四姐姐的做法我也是有点不舒服。”其实表面上四娘说的是六姨娘,可暗里的意思加了五姨娘诋毁也是肯定的,所以她才尤其的气不过。人都死了,还要拿来做风做雨的,有什么意思?

  正巧这时三娘从书房出来,将一篇整整的大字递到六娘手中,又不知对谁的,突然说了一句:“本分这东西,可是要择人的看法的。”

  本分?五娘捻眉。

  六娘抬眼看了三娘一眼,三娘却正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的大字,看到某些地方就嘟囔起来:“好像写得太宽了。”

  六娘捧着整篇大字,故意走了两圈,佯装学究的说:“我看三姐姐的字,有点欧阳询的味道。”

  三娘横了她一眼:“为了字,你被先生打得手心还少?你的话还能作准?”又转.头看了五娘一眼,却欲言又止,想来一个还没学过字的人,问了更是白问。

  却不料六娘却伸手将大字递到五娘眼前,嘟囔着问:“五姐姐觉得如何?”说完才想到五娘一直在西偏门,还没上过家学,连忙就改口:“看字也不是一定要会写字的,当作花样子看,说不定还能看出好坏呢。”

  五娘微笑了一下,才说:“虽说倒不见得学了多少,可字我还是多少识得些。”

  三娘、六娘都惊讶的向她。她又解释道:“原先元序厅照顾我的妈妈曾今也是个富家小姐,只可叹家道中落才下嫁了农人,后头相公进了袁府外院,她也才跟着进来的。五岁的时候妈妈也就教我习字了。”

  三娘收回了惊异的眼神,才问:“那你觉得这字怎么样?”

  五娘想,自己若说字好,虽然巴结了三娘,但三娘特地拿出来看,又质疑了六娘的吹捧,那她要的就不是敷衍话。可要说不好,又不免打击了三娘的自尊心,这可是断断不行的。

  想了会儿,她只好说折中的话:“六妹妹说得倒不错,我看着也有欧阳询的味道,只是欧阳询的正楷,向来骨气劲峭,法度严整,而三姐姐的字,却多了一分女儿家的柔气,自然没有男人的手笔,那么劲力。”

  三娘重新拿回字好好看了一会儿,竟发现果然如五娘所言那么贴切,她看五娘的眼神就多了分审视:“你也临的是欧阳询的字?”

  五娘却摇摇头:“我临的颜真卿的。”

习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