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挑衅

    五娘与六娘笑得火热时,七娘则冷冰冰的独自坐在一边,也不言语,静悄悄的让人好似发觉不到她的存在。

  五娘就拉着六娘到边上去问:“为何七妹妹都不太爱说话?”这话里放满了好奇与小孩子该有的天真,倒也不显得五娘是故意在问。

  六娘偏头看了七娘一眼,正巧这时,四娘来了,七娘一见四娘进屋,小步子不禁的就挪到了四娘身边,四娘却直接看着五娘,笑眯眯的问:“五妹妹刚移居,还习惯吗?”

  五娘笑着行了个半礼,才说:“见过四姐姐,我倒是习惯得很,母亲对我是极好的。”

  四娘又看了六娘一眼,也客套的说:“听说昨晚,六姨娘亲手做了醋溜鱼片,听得我馋液都出来了,六妹妹真是好福气,有个懂烹调的姨娘带着。”

  六娘听到这儿,眼睛悄悄的扫了七娘一眼,七娘却没看她。“谁说不是,六姨娘别的不拿手,就是厨艺还真不是我口头上说的。”这话里五娘却听出了半分苦涩。

  谁不知道六姨娘是太夫人房里的大丫鬟,精通的就是膳食,张罗着太夫人的吃食方面可是一等的好手,抬给了大老爷当姨娘后,每年太夫人回府,她也没断过亲自去服侍太夫人用膳,府里常常有人说,六姨娘就不该当姨娘,当个厨娘倒是一绝,正好可以与五姨娘这个绣娘拼成一对儿。

  这一大早的,四娘就故意来挑茬。虽说这府里除了大太太,别房的人都说是没有太大颜面的背景,可却唯有三姨娘,多少也算得上是个官宦之女。当年大老爷还是黔州盐运使从七品经历时,迎娶了黔州盐运总使的嫡女儿,也就是大太太冯氏过门。

  有了老丈人的帮衬,过了不到四年,大老爷就从从七品的小经历,升成了楠州五品盐运副使,而那时,黔州知县为了祝贺大老爷升迁,临行前就送上自家的庶女,也就是三姨娘容氏进门做小。

  那时府里本才纳了二姨娘,加上整府人又要迁居楠州,大太太就有些不愿意大老爷收这个礼,可奈何黔州是袁家的祖籍,老太爷生前与黔州各处官员也相交着不少,太夫人自小就见过容氏,这会儿大了,也觉得人看着顺眼,出面就压过了大太太,准了三姨娘进门。

  上头的二姨娘是大老爷的表妹,家里只能算书香世家。后头的四姨娘是大太太的陪嫁丫头,五姨娘是贫苦绣娘出身,六姨娘也充其量不过是太夫人的心腹丫头。所以算来算去,除了大太太,整个府里背景最好的,可就是三姨娘了。

  如今四娘一句话诋毁了六姨娘的身份,六娘纵然心里有气,也无从发泄。只得可恨的看着七娘,想着自家的亲娘被说闲话,你个当女儿的还认贼作父,切切是太过分了些。

  况且,她们小禅院吃的什么膳食,又怎么会流传到紫苇滩去呢?想来还不是七娘告的谜,生女儿,生女儿,六姨娘却好好的生了个白眼狼。

ps:因为今天也有推荐,所以初画言而有信,也加更了今天的部分。所以一共是四更。发完四更时间是早上七点四十四,如果审核完,可能是十点过。。亲们周六愉快哦。

挑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