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寒意

    晨如看她傻愣愣的摸样,又想到这丫头平时就是不太有眼力的,所以四个一等丫头中,就数她最不能为大太太分担事,多少的事,太太吩咐黛绒也不会想到她,平日做事就跟二等丫头差不多的行径。她不免提醒道:“看到了什么,就仔细点说,都仔细点。”

  那个“仔细”二字,她说得格外浓重。

  粉憧这下才恍然大悟,感激的望了晨如一眼,才说:“回禀太太,这事儿来看,奴婢本也是好奇着的。按说五娘听到了关于五姨娘的事,又提到老爷说的什么利用不利用的,该是有点反应,至少有点好奇的,可一路上她却自然得很,脸色也没有难看,换衣服的时候还高高兴兴的问我,选红衣服好,还是黄衣服好,那摸样当真像是雀跃要见到父亲时的表情似的。”

  她说完,大太太就垂下了眼睑,细细的思索起来。

  晨如朝粉憧挥挥手,粉憧就告了退,等人走出了东正间,晨如才小心翼翼的对大太太说:“会不会是……人本来就没往那方面想?”

  其实就五姨娘这件事,虽然郑妈妈和大太太希望不要泄漏太多,就是对晨如也保留了很多,但是她毕竟跟着大太太亲近,又与郑妈妈有母女缘分,多少也能有自己的揣测。并且……大太太的心到底有多狠,她原没调到正院儿前可就是见识过的。

  大太太闭上眼睛,沉沉的嘘了一口气:“这大宅子里的事儿,几笔是说的清楚的。”复又睁开眼睛,像是提醒,又像是自言自语的:“那孩子聪明得很,一个眼神就能看懂我想要什么,若说她的心思能就这么单纯,我还真不信。只是若说她能深到哪个程度,我也不信。毕竟,只是个八岁的娃儿。”

  晨如心头一惊,竟好似从大太太口中听到了些寒意。那句“毕竟,只是个八岁的娃儿”让她想起了当年她也对二姨娘说过一句类似的话——“毕竟,只是个生过儿子的姨娘”。记得大太太当着千叶园里多少人说完这句话后,没一个月,二姨娘就因病,香消玉殒了。

  如今为何提到五娘时要露出这句话呢?是暗示吗?若是五娘忤逆了她的意思,或是抱着不该有的心思来进这个正院儿,她就会……斩草除根吗?

  想到这里,晨如竟有些后悔,这些内宅里乱七八糟的事,果然是知道得越少越好。郑妈妈千方百计的拉拔她,不过是为了能在长哥儿行冠后,分到了别的院子后将她带过去,跟了长哥儿房里的话,那就意味着,抬小是早晚的事儿。

  郑妈妈一心并不想让她沾惹太多大太太的污秽事,只想她安安生生的过几天半主子的日子。而大太太是知道郑妈妈的心意的,从她进屋的第一天,她也是被当作长哥儿未来的小姨娘而培养着的,她的心里只能停着长哥儿的事,别人的事儿,都不该是个事儿。什么五娘、五姨娘,更不是她需要考虑的问题。

第二更,两更完毕。。。。

寒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