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夏枫

    夏枫刚才突然听到主子曝出她,心就瞬间悬了一块,这会儿又听三姨娘点名,更是恍惚得都忘记了反应。

  夏枫虽然进府不久,却经常喜欢到底巴结各路丫鬟姐儿,所以当中有些人倒是对她有印象,只听不知谁喊了一声:“夏枫在这。”

  所有人的目光都冷不防的横射过去。

  夏枫整个人就像掉了魂似的,愣愣的看着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顾盼左右,回神了半晌,才惊叫起来,连忙跪下,大声哭饶着:“太太饶命,昨晚奴婢睡得早,五娘根本没命令奴婢去照料五姨娘。奴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太太……”

  夏枫张嘴就是反驳,三姨娘就看了五娘一眼,想知道她要如何反应。却见她竟然浑然冷静,脸上一如刚才的表情,并没有半分的失常。

  她的眼神不禁暗了几分,转过头对夏枫喝道:“行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先把事儿说清了。”

  夏枫一边打着哆嗦,一边仔细回忆着:“昨晚奴婢不当值,早早的就睡下了……根本不知道什么照料一事。何况……何况,平日这类添材加火的事一直都是雪婵在做,奴婢是碰也没碰过的……”

  “这话倒是真的。”五娘突然出声,然后整个人就站了起来。

  众人的脸色当下就狐疑了,刚才不是五娘自己承认昨夜是夏枫负责照料五姨娘的吗?怎么一回头,又说不是了?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呢?

  就连大太太的脸上都多了一分不解,她狐疑的看着五娘,弄不清她到底要说什么?

  三姨娘能跟大太太斗这么多年,也不是没理由的,就看现在,所有人都面露疑色,她却还是这般冷静自若。就连大太太恐怕都学不来她的这股定力。

  五娘扫了夏枫一眼,偏头才对三姨娘说:“平日里照料我,照料五姨娘的事儿,的确都是由雪婵在做。因为这个夏枫,打从分过来元序厅开始,就没正经的做过一天的事。”

  夏枫的脸瞬间白了三分。旁边很多认得夏枫的人,脸上也都露出几分了然。她们知道夏枫的脾性,仗着五姨娘与五娘好说话,在元序厅里,成日偷摸打浑,完全是做不到一个丫鬟该有的本分的。

  不免的,旁边有的人就开始议论了:“我倒是知道这个夏枫偷懒是能爬上主子头上了人。”

  “好几次我都见到雪婵冒着冷在院门口等着小厨房的人送药来,夏枫自个儿却拉着千叶园的姐妹们扯胭脂水粉的议论。”

  “…………”

  一瞬间,夏枫可谓千夫所指。

  五娘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透,她却仍旧咬着唇,隐忍着又将夺眶而出的泪,委屈的对夏枫说:“平日里你要偷懒,要躲事,我都不拦你。你将事儿都推给雪婵,我也不说你。只是昨夜我是有事要找雪婵,她一时腾不开手也是意外,让你帮衬着照料五姨娘一晚,你却也要耍懒子。你可知道……就是你一时的躲懒,就断了一个人的命了。”说到此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又是如滚滚黄水一般滑落了出来。

夏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