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推卸

    三姨娘也没推拒,顺着大太太的话,当真蹲下身子。先温柔的冲五娘笑笑,才问:“五娘乖,告诉三姨娘,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五娘面带忧色,眼看眼眶又红了起来。

  大太太就在旁边温声劝慰着:“五娘不哭,乖。”说着又眼带怨嗔的瞪了三姨娘一眼:“你也是,婉转着点问就是了,这么直接,也不怕又招她哭?先头我是劝了老大半天,她才肯收住泪的。”

  三姨娘连忙直起腰笑了起来:“哎哟哟,瞧瞧我这个没眼力见的人,太太教训得是呢。”复又蹲下身子,脸上更是都能掐出水的笑:“五娘乖乖的,就慢慢说说,今日一早,都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五娘哽咽了两声,还是不肯说话。旁边的六娘就握了握她的手,柔声劝:“别怕,你说,我陪着你。”

  五娘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才慢慢的开口:“今日一早,……我正想给五姨娘请安的时候,就听到雪婵的惨叫。然后……然后过来一看。就、就见五姨娘浑身冰冷的摊在床上。”说到这里,一行眼泪又滚出了眼眶。“前些天就听五姨娘说,近些日子身子又见不好了,浑身像是没有力气般,就爱倦。……我们以为是换了药方的关系,大夫说添几味助眠的药对五姨娘的精神能好些。……可却不知道,这一倦,就是冷也不知道起来加炉了……呜呜呜,呜呜呜……”

  三姨娘直起身子,偏头扫了后头一排的丫头一眼,问道:“谁是雪婵?”

  雪婵哆哆嗦艘的从人群后头钻出来,进府三年,她可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三姨娘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了她一眼,才问:“五姨娘的火炉子,是你负责的?”

  雪婵登时吓得脸色苍白,背脊一股冷汗划过。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的磕了好几个响头,舌头结结巴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整话:“奴、奴婢……奴……奴婢、奴婢……”

  “是夏枫。”五娘突然带着抽噎声横出来一句。

  众人不禁都看向她,就见她垂下眼帘,眉色忧愁的说:“前夜我做了噩梦,昨晚就央着雪婵陪我睡。……所以,就吩咐了让夏枫去东稍间为五姨娘照料。”

  雪婵一脸震惊,战战兢兢的抬了抬眸,偷偷看了五娘一眼,就见五娘低眉顺受,一脸的哀伤模样,却不像在说谎话。

  五娘昨晚并没有要她陪着睡。雪婵知道,现在五娘这么说只是为了帮自己洗脱罪名。她的心里顿时划过一丝暖意,对五娘更是大大的感激。

  早上五娘说的那句“她是自杀的”,至今还留在她心里。

  五姨娘为什么要自杀这是一个谜,是不是真得自杀也是一个谜。可不管是不是,五姨娘真的是“受了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她,这个负责添材加火的奴婢,无疑问的,肯定就是第一个要被牵责的人。

  可如今五娘却一句话将她撇的干干净净,那可是保住了她的命啊。

  只是就将事情推卸到无辜的夏枫身上,会不会太过分了?

  三姨娘深深的看了五娘一眼,她当然也能看出她恰时的一句话,明显是在搭救雪婵。但她没说什么,只是眯着眼睛往后又扫了那群丫头们一圈,冷声才问:“谁是夏枫?”

ps:今日更完

推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