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二九:满堂皆惊!

    贺兰明氏歇斯底里的咆哮,让冷月柳眉一蹙,剪水眸逐渐染上冰冷,“贺兰夫人,我为何要藏贺兰冷春?!”

  “贺兰冷月,你别装蒜!从昨日你大婚开始,春儿就不见了!一直到今晨整个侯府中都没有她的身影,柳翠都承认了,前几日你不知用什么法子让春儿对你言听计从,昨日清晨柳翠说春儿回秋水阁休息,但问过所有下人,他们说根本没见过春儿!你还说不是你暗中动了手脚!”

  贺兰明氏抖着手指着冷月,面色焦急又无助,看得出并非是作秀!

  而听到贺兰明氏的话,冷月眸子中疑惑转瞬而逝,昨天在大街上,她想调换两人喜轿的事并没成功,按说贺兰冷春应该是回家了才对。

  “大清早,这是怎么了?!”

  沙哑又洋溢着慵懒的声音,自大厅一侧响起。众人闻声回眸之际,就见封柒夜正掀起衣摆随性而入。

  冷月斜睨着封柒夜,总觉得他今日有些不同。上下打量着他一身华贵波浪绣云纹褐色锦袍,墨发半数披在肩头,嘴角依然是邪肆不羁的笑意——

  对了!

  当冷月视线看到封柒夜额头前,才发觉似乎有更多的碎发飘飘荡荡顺着额头垂落而下,又恰好挡在左眼角的位置,冷月抿嘴讪笑,欲盖弥彰!

  封柒夜的出现,让贺兰明氏似乎有所收敛,但压抑不住的喘息依然沉重剧烈。

  “贺兰夫人真是稀客,难不成是昨日嫁女,今日就思念蔓延,来府探望了?”封柒夜自顾率性的坐在主位上,如隼般犀利的眸子划过异样光辉,睇着贺兰明氏出口询问着。

  而他文绉绉的话,却让冷月嗤之以鼻!还思念蔓延,他难道会不清楚自己在侯府里的地位?!

  贺兰明氏狠狠的瞪了一眼冷月,随后转向封柒夜,语气略微缓和,“邪王有所不知,今日冒昧前来,只因小女春儿失踪,所以才特地来询问她!让邪王见笑了!”

  大家出身的贺兰明氏,一番诉说不失礼节。与面对冷月时的剑拔弩张截然相反。

  封柒夜闻言在椅子中微微侧身,眸子顺势看向冷月,唇角弧度微扬。见他这样的表情,冷月神色一凛。正想开口说话之际,却听到封柒夜敛眉说:“原来如此!那不知贺兰夫人问出答案了吗?”

  贺兰明氏虽看不出封柒夜的态度,但直觉上就认为他对冷月并无想法,所以脱口而出:“此事还请邪王做主!春儿的失踪定然与她有关!”

  说着,贺兰明氏就转身指着冷月,眉宇间全是愤恨和厌恶,而冷月则绷着脸颊,道:“贺兰夫人,说话讲求证据,无凭无据就信口开河,只怕不妥吧!”

  “贺兰冷月,你这是什么态度!邪王,你可一定要我做主啊!她这样分明是辱王爷威名!”贺兰明氏自认为抓住冷月把柄,话落就看向封柒夜申诉着。

  封柒夜面色自若的坐在主位上,如深渊望不见底的眸子,时而看向贺兰明氏,时而瞥着冷月。而就在他沉默的气氛中,贺兰明氏微微定心,好似已经预见冷月会遭到他的质问一般。

  不料,“贺兰夫人,一口一个她,你莫不是忘了,她现在是邪王妃!”

  封柒夜话锋一转,满堂皆惊!

章二九:满堂皆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