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章三十:不敢当!

    “邪…邪王,此话何意?”

  贺兰明氏略显怔愣,望着封柒夜,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身边有曼瑶陪同的冷月,在听到封柒夜的话之后,同样眼角一跳,有些诧异的打量着他,一时搞不清楚他的意图。

  冷月和曼瑶对视一眼后,见她轻微摇头,本想开口的话也就此打住。

  “贺兰夫人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回家与贺兰侯爷商量方为上策。”封柒夜慢慢从椅子上起身,衣袂随之荡漾着海浪般的涟漪,而他的面上看不出喜怒,如濯濯清泉闪着耀目微光的眸子,眼尾上挑着狂妄的弧度,薄唇一侧飞扬,随性中蔓着慵懒,卓然不群却散发着十足霸气。

  贺兰明氏见封柒夜起身之际,便有些防备的后退了两步,对于邪王她打从心底里还是有些惧怕的。

  最终,贺兰明氏灰溜溜的带着侍女离开,只不过在与冷月擦身而过时,那漾着血色的双眼,却是阴狠闪过,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

  贺兰明氏离开后,曼瑶径自挥退了厅内的下人,自己随后也跟着离开。此时,冷月睇着封柒夜,试探的问道:“你知道贺兰冷春的下落?”

  “不知!”

  封柒夜挑眉而说,见此冷月继续问道:“封柒夜,明人不说暗话!你早就知道我大婚的时候在街上做了手脚?”

  “没错!”

  封柒夜旋身坐会主位,精光闪烁的眼底透着漫不经心的淡然,而他了然于胸的姿态让冷月兜头被泼了一盆刺骨的冰水。

  银牙相摩,冷月眯眼看着封柒夜,恨不得撕了他,“你故意的?明明都知道还装作若无其事!封柒夜,你真是个小人!”

  “不敢当!”封柒夜双目灼灼的端看着冷月,见她一副气鼓鼓的神色,似是心情大好,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越拉越大。

  终于明白自己功亏一篑的问题所在,冷月带着怒气飚出了前厅。而在她离开后,封柒夜的神色微微收敛,对着无人的厅堂凭空轻唤:“龙修!”

  扑簌簌的声音破空而来,黑影一闪后,龙修挺拔笔直的出现在封柒夜面前,颔首:“爷!”

  “确定她真的没问题?”

  龙修闻声回道:“是!属下仔细调查过,她在侯府中的确无人问津,多年来也不受重视!除了这次被赐婚让她受到关注,平日里在侯府中她过的甚至不如下人。只不过属下暂时还没查出为何此次皇后会赐婚于她,贺兰绝对此似乎也有所疑惑。”

  “无碍!你派人暗中查一下贺兰冷春的下落,最好不是贺兰绝从中搞鬼!还有,昨夜为何水梦华会去春华殿?”

  说到此处,封柒夜脸颊上阴鸷明显一闪而过,只差那么一点点,他隐藏了这么久的事实就要被水梦华发现。

  龙修略微有些尴尬的低眸,须臾之后才说道:“据说是王妃告诉了刘管事……”

  ‘咔嚓’一声,支撑封柒夜手臂的扶手应声而裂,空中传来一句:“该死的女人!”

明日加更~~~推荐票过百加更~~~

章三十:不敢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