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身份

    “你生病了?”璃月水润明亮的猫眸本能的闪过一丝担心,黛眉微蹙,姬火莲将这一切仔细的敛入凤眸,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失去了记忆,骨子里的忧心并不会随之消逝,某些东西早已化作了身体的本能,深入骨髓。

  清风扬起了璃月额前的发丝,却吹不散她眉间那轻微的褶皱,那原本破坏了她容颜的轻微痕迹,此刻,在姬火莲的眼里,却是美丽的惊人,尽管这是属于墨琉月的表情。

  他清楚地知道,璃月的反应只是源于墨琉月的蛊毒而已,那是一个深结,在璃月的心里,已经好多年了,即使如今的她失忆了,但是那忧心,早已化为了身体的本能,就如同挡枪时,那毫不犹豫的动作。

  璃月瞬间抓住姬火莲放在自己脸上的手,五指一翻,食指与中指精准的一扣,指腹下传来的脉搏和正常人无异,却少了点东西,说不上来是什么,就是感觉不对,璃月直觉的说了两个字。

  “蛊毒!”

  “你……”璃月的猫眸瞬间又闪过了一丝疑惑,为什么她会把脉?她已经失忆了,按理说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她会什么,为什么她的反应会这样迅速?而且,她扣住脉搏的动作很熟练,仿佛早已练过千百遍,这种担心的感觉也很熟悉……

  姬火莲看着璃月疑惑的模样,淡淡的出声。

  “阿狸,我生病了,中了一种蛊毒,你……为了我的身体,把我送到了瑞士的庄园,我一直在那里疗养,而你自己,则留在A市,潜心研究中国的诡秘医术,就是为了治好我身上的蛊毒,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凭借着那两枚坠子联系的,所以,你对莲花坠子的感觉才会格外的不同。”

  “那,你为什么会中蛊毒?”璃月问着自己最好奇,也最担心的问题,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重心早已经从自己为何失忆转移到关心姬火莲的身体状况上去了。

  姬火莲的凤眸暗了一分,但是抱着璃月的手臂依旧温柔。

  “因为家族恩怨,我自小被人下蛊,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开。”

  璃月凝了凝眉,才道,“我会为你挡一枪,也是家族恩怨造成的?”

  “不是,这是别的恩怨造成的,阿狸,不要再问了好不好,这一次,跟我走……”姬火莲的手重新回到璃月的脸上,力度轻柔,指尖就像是带着魔力般,让人不能抗拒。

  “去哪?”璃月不由得问道。

  “意大利。”

  “我们的家不是在A市吗?”

  姬火莲眸光一闪,片刻,才说道,“不,我们的家在瑞士,但是,我的身份需要你跟我回意大利。”

  “身份?”

  “跟我回去就知道了……”

  “我失忆前在那里?”

  姬火莲微摇了摇头,“你之前为了寻求药材,怕仇家太多,对我不利,就隐藏了我的消息,你不愿意和我呆在一起,怕给我带来危险,现在……我曝光了,所以,你必须跟我回去。”

第七十六章 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