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生病了

    “这个坠子,好熟悉……”,有了疼痛的经验,璃月不再强制自己去回想,只是看着那枚躺在姬火莲手上的莲花坠子,喃喃的说出声,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内心深处迸发出来,不同于那枚梅花坠子,如果说那枚梅花坠子带给她的是浅浅的熟悉感,那么这枚莲花坠子,带给她的绝对是如海潮般涌来的悸动。

  姬火莲看着璃月低头喃喃轻诉的模样,手一松,双手绕过她的脖子,解开那枚莲花坠子的银链,终于,那枚莲花坠子躺在了姬火莲精致如玉的手掌上,清风依旧,阳光偶尔调皮的跃到他的手上,使得那枚坠子越发的温润玲珑,莲花造型的坠子圣洁清新,因长年佩戴的关系,那枚坠子的光泽十分柔和,璃月如葱白细嫩的手指抚摸着那枚坠子时,甚至有一种错觉,那坠子是温软的,正如记忆深处的某些东西,温暖,柔软,如被温泉漫过全身的舒适,这种感觉,就像傍晚的海潮,迫不及待的向她涌来。

  “这枚莲花坠子,和我脖子上的梅花坠子是一对,是你打造的。”姬火莲低柔的嗓音如清风般响起,拉回了璃月的神思。

  璃月的猫眸瞬间一抬,“为什么这一对坠子,带给我的感觉这么不一样。”

  “你自带着这枚坠子起,这么多年,就没脱下过,自然很熟悉,梅花坠子在我这,你见到它的次数,当然没有看见莲花坠子多,加上……你每天都会摸着它,自然,感觉会很熟悉。”姬火莲习惯性的抚摸着璃月的小脸,似乎很喜欢这个动作,唇角温柔的弧度不曾逝去,那双魅惑的凤眸,焦点一直聚集在璃月的身上,小心翼翼的收集着那张小脸上所有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

  “你说我经常摸着它,为什么?”璃月不解的瞪大了一双迷糊的猫眸,就算这枚坠子对她来说很重要,但是,也没重要到这么多年每天都会摸着它吧。

  “呵呵……”姬火莲自心肺处蔓延开来的笑意再次展开,凤眸里的冰蓝色也再次的晕染开来,薄唇轻启,抵着璃月的额头,低沉磁性的嗓音第一次变了味道,吐出一句让璃月心痒痒的话。

  “傻瓜,我说过,你爱火莲花胜过一切……”

  “可是这……”璃月说到一半就禁口了,她想到姬火莲刚才和她说的,你爱我,所以你爱它。所以,她,爱他,她才会为了他挡了一枪,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会每天看着摸着这枚莲花坠子是因为我想你?”璃月顿了顿,眨巴了下猫眸,才挑起黛眉,“我们不是出生时就在一起吗?那你在哪?我又在哪?”她的思路很快就回到了正常的轨道,既然她会每天看着这枚坠子,那肯定,他并没有和她在一起,她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睹物思人。

  姬火莲一直停留在璃月脸上磨蹭的手这才顿了顿,凤眸闪烁着美丽的波光,凝视着璃月的眸子漫过一层寒气,“因为,我生病了……”

第七十五章 生病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