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负心人上门

    深吸一大口气,云柒一面在心里默念姓宁的还是“残废”,此时不能对他动凶;一面强迫自己快速镇定下来。

虽然心里不停地叫嚣着要将眼前的这不要脸之辈怎么怎么样,但她手上的动作却还是那般的轻柔小心。

  无视宁子寒话,扬声唤了下人将早前熬好的汤药端上来后,云柒一勺子一勺子十分耐心地吹凉喂与宁子寒。

  半柱香后,汤药见底,沉着脸将碗勺放于一旁后云柒看都不看男人一眼的直接甩袖而去,神情真可谓是阴沉之极。

  宁子寒知道,自己先前的那句话惹得佳人恼羞成怒了。倒也没出声辩解,他乖乖的喝完药后安安静静的目视佳人离去,直到……某个姓陆的家伙幸灾乐祸的跑过来,他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视线。

  “以身相许?宁公子未免也太过狮子大开口了吧?”端坐桌前,陆言一边饮着下人刚刚送上来的热茶,一边凉凉的冲床榻上的宁子寒开口道。

  小样?吃瘪了吧?知道我家妹子的厉害了吧?居然还敢要我家妹子对你以身相许?!哼!现在得到报应了吧!

  眉目微挑,听出陆言画外音的宁子寒倒也没同他计较,淡笑着躺于床榻上,脑中心里暗自回味着佳人身上的馨香,嘴角渐显温柔。

  见宁子寒没有一丝反驳,原本就存心上门来寻事的陆言更觉气闷,粗粗的冷哼一声后,拂袖离去。

  臭小子拽个什么?!等将来那群人聚齐了,到时候就有你小子好看的!

  ***

  日子就这样,在云柒的沉默照料和宁子寒锲而不舍的“讨债”中徐徐过去了三日。早前被宁子寒派出去的高岸也终于回归到了自家主人的身边,顺便还带回了一名清俊书生样的红衣男人。

  红衣男人姓谷,单名一个“陵”字,同高岸那大个子一样同是宁子寒的手下。

  今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照料宁子寒多时的云柒见窗外天气姣好,想着某人已身躺床榻多时,也是时候该放出去溜溜后,便唤来高岸二人替他换好衣服后,扶了某人就朝碧落府衙的后院花园走去。

  后花园里百花争艳、春树暮云。扶着宁子寒徐徐前行、一路赏花观景的云柒此时生生觉得,自己这几天来被宁子寒弄得有些抑郁糟乱的心情现下俨然有了些许的好转。

  “很漂亮?”

  “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三个字问的有些懵的云柒抬首回眸,一对上某人的视线,她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子让自己清醒清醒。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长得到底有多妖孽么?!

都说蓝颜祸水,祸国殃民。可若真拿那殃民的祸水来同眼前这淡笑如旧的男人来做对比,不用怀疑,肯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自然,处于云端高处的便是眼前这个魅惑的男人——宁子寒。

  “宁子寒,你别……”

  话还没说完,云柒就被宁子寒突如袭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你干嘛?!”云柒语气不善的瞪着身侧的宁子寒。

  微抬着右手并未收回,宁子寒语气温柔的安抚道:“前面过树林的时候,有些草枝挂你发髻上了,别动,我帮你拿下来。”

  “我……”

  云柒语塞,一时间竟不知该回他些什么。默声半响后,她最终心有不甘地立在原地随宁子寒在她的头上动手动脚。

  温润的大掌在佳人发髻处肆意撩拨着。晨光下,才子佳人相依而站,可以说是身贴着身。加之宁子寒右手微抬相环,云柒低首脸颊绯红。这样一幅美景放于任何人眼里,俨然就是一双鸳鸯在诉说衷情、缠绵不已的美好画卷。

  但有的人显然并不是这样认为的!

  “云柒——”

  伴随着一声震天怒吼,手持锋利长剑的男人怒不可遏的俯冲上来,速度极快,目标直指——云柒身侧的宁子寒!

“咣当——”玄铁剑被人直接挡开。

凌风一扫,怒目横眉的男人顺势撤回剑招,几个点地后落身于云柒、宁子寒对面,沉声质问打开他厉招的云柒:“你护他?”

抿嘴拦于宁子寒身前,云柒二话不说直接抽出腰际“晴雪”,“景玧晨,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与他无关,少把外人牵扯进来!”

“云柒!”

第五十七章 负心人上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