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宁子寒,你不许有事!

    “我知道。”三个字,瞬间让云柒热泪盈眶。

  知道什么?这个该死家伙能知道什么?!值得么?他就不能想想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见佳人落泪,宁子寒突觉心中的疼痛比之匕首处的伤口更要让他难以忍受。

  举起甚有些无力的右手,他轻轻拂去佳人面上的斑驳泪痕,温柔道:“不哭,我没事。柒儿,只要是为了你,即便是付出我的生命,都在所不惜。柒儿,我……”

  话还没说完,那向来如神邸般的白衣男人便猝然倒下,昏死过去。胸口处的刀痕在主人无意识的动作下撕裂加剧,不出几刻,宁子寒身下便是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濡,绯红、刺眼的云柒心神俱裂。

  “四哥——”

  云柒慌了,彻彻底底的慌了!她一面双手死死的托着宁子寒的身体,不让他倒下;一面神色惊恐的喊着自家的四哥。

  先前被宁子寒“自残”画面所震惊到的陆言和碧落长老碧方终是彻底的回过神来了。不容拖延,二人立马飞身上前,一个点穴控制伤情,一个喂药把脉察看伤势。

  三脉中空,脉象虚弱!不好!

  把出病情的陆言急急的抬头冲云柒他们说道:“需要迅速拔出匕首,快让人准备热水、纱布还有金创药药,必须马上替宁子寒止血疗伤,否则,就无力回天了!快!”

  被最后的一个“快”字给惊吓到的碧方连忙起身,屁滚尿流的就往阁外奔去唤人准备。

  而一直侯在宁子寒身侧寸步不离的云柒听闻自家四哥如斯诊断,心中莫名一痛。来不及深究痛楚从何而来,云柒立马同陆言合力将陷入深度昏迷中的宁子寒给弄出了“穷芳阁”,脚步不停地就朝宁子寒所居住的房间奔去。

  飞奔的这一路上,云柒神情焦虑,心急如焚,心中更是疯狂的呐喊着:宁子寒,你不许有事!你怎么敢有事?我欠你这么大一份人情,你这个向来爱占我便宜的人都还没讨回去,你怎么能有事?!你不许!不许听见没有?!不许!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碧方先前所吩咐下去的东西也正好卡着时间到位,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差的就是——将宁子寒胸口处的那柄匕首给拔出来!

  傻愣愣的站于床边,此时的云柒脑中、眼里晃过的尽是匕首插入宁子寒胸际时,他嘴边显现出的那一抹笑意。

似自责却更似满足的笑意。

  自责?有什么可自责的?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都是我自己一手促成的,他有什么可自责的?

  满足?又在满足什么呢?因为可以救我,因为可以为我去死所以满足么?

  宁子寒……你到底是谁?这般凭空的冒出来,强硬的要我接受你的存在,强硬的要我接受……你这般不要命的救我!

  宁子寒,你到底是谁?!

第五十四章 宁子寒,你不许有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