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拔匕首,情动

    见云柒整都没有动作,深知情况危急、绝不能在拖延下去的陆言二话不说直接走到床前,大掌一伸就要去拔匕首。

  “四哥!让我来吧……”

  就在陆言动手之际,云柒终于出声了。

  回头,陆言担忧的看向自家妹妹:“你确定?”

  坚定的点下了头,云柒缓缓上前握住那柄沾满绯红血迹的匕首,面上一片清然。

  既然,他想要为我而死,不论最终结果怎样,这柄匕首都该由我——云柒,亲自拔出才是!

  云柒双目紧闭的攥紧了刀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突然一个猛力向上,伴随着身体主人的一声闷哼,一股滚烫的血液瞬间从刀口处飞喷而出,如同血雨一般溅得床帷四周血迹斑斑,看上去妖娆诡异。

  自然,立身对着的云柒身上也不见得比床榻四周好上多少。早前那身如仙般飘逸的黄儒裙上朱砂点点,像突然炸开的血梅一样,在黄色的布帛上妖娆绽放,一时间黄红交加,若放于远处观去,到不似先前的女仙反而更像妖女。

  呵,她云柒又何时像女仙那般面此心善了?如果真是女仙,那么宁子寒此时也决计不会躺身于此了!

  显然,云柒此时是没空去管自身衣物怎样了。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了几下,几滴血濡随着抖动瞬间跌至地面。

  看着地上的血花,云柒用尽周身气力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接过一旁陆言及时递送上来的解毒丸一把塞入口中后,她片刻不停的用匕首划开宁子寒胸前的衣物,拿过床榻边的纱布药物开始为宁子寒止血治疗。

  短短的半盏茶时间,云柒感觉就好像过了一个百年那般长远。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

  是景玧晨要共娶她和乌林国二皇女白留芳,她打晕晓梦代嫁送轿的时候。

  而现在,却是因为宁子寒。因为面前这个为她所伤,至今还昏迷不醒的男人。

  所以说,命运这个东西,其实真的挺变化无常的,不是么?

  宁子寒身上的伤口终是包扎好了。许是失血过多,以往他那如同舜华的俊颜此时上惨白一片,唇目更是隐隐地泛青紫,看上去生生给人一种病入膏肓、为时不多的感觉。

  立于床侧,云柒左手轻执那柄染血匕首,右手轻抚胸口,低首目视着床上昏迷的男人,久久不曾言语。直至……月上柳梢头。

  后来,实在看不过眼的陆言直接一掌劈向云柒后颈,随着一声娇哼,失去知觉的佳人瞬间倒入他的怀中,左手上……仍旧紧抓匕首,陆言用尽力气去掰她的手想把匕首拿出来却怎么也掰不开。

  最终,无法的陆言只得忽略匕首存在,直接打横着将昏迷的云柒抱起。且不说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就拿云柒体内那尚未清除的“狂笑”来说,现下的云柒应是尽快驱毒,好好休养才是。

  低声吩咐赶来的碧方派人好生照顾宁子寒后,陆言便抱着云柒回房驱毒疗伤。

  不论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现在他们二人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修养,谁要是敢在这时候寻上门来闹事,那就别怪我陆言……大开杀戒!

  环抱着自家妹妹,陆言在心里如是想到。  

第五十五章 拔匕首,情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