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四哥陆言

    晓梦的这句话说的虽轻,但话中的狠冽让向来在死人堆里穿梭游荡的黑衣男人都为之莫名一颤。

  “唰”的一声收剑回鞘,黑衣男人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后,一个挥手,房间窗户霎时间大开,黑衣男人面无表情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扔于晓梦面前后,便头也不回的如同末日闪电般急速地踱窗而去。

  “主子交代,瞅准机会尽快动手!还有,你最好记住你所说过的话,要是你敢有什么二心……不等主子动手,我第一个便先了结了你!”

  男人虽走了,但他那冰彻透骨的声音却漂浮在晓梦的耳边,就如同魔鬼诅咒一般,久久不曾消散。

  威胁消失,失去周身气力的晓梦猛然间一屁股坐于地上,身侧,则平躺着那瓶男人走前所留下来的小瓷瓶。

  震愣愣的看了地上的小瓷瓶一会儿,随后她猛地伸手抓起瓷瓶,抬过头眼神发黑地看向窗外右侧的大阁楼,面上狠意更是一闪再闪。

  呵呵……云柒,失去了景玧晨,你如今还剩下什么呢?想不想知道,经历过当初那些的我,现今,还剩下什么?

  告诉你哦,我,还剩下……恨。

  ***

  “四哥”到访,云柒自然欢天喜地。

  一路上,云柒挽着那“四哥”的臂膀,一面同他说着近来的经历,一面询问着他这几年游历生活。

  要说这云柒的四哥,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飘来飘去的神秘人物。

  四哥姓陆,单名一个“言”字,是江湖人称“天下第一殿”的“神来殿”少殿主。“神来殿”虽不似江湖三大势力那样名震天下,但其殿内的医术绝学,玄机八卦堪称天下一绝。自然,其势利在江湖这个龙蛇混杂的庞大染缸里,肯定也是不容小视。

  坐于云柒左侧,端起茶盏状似悠闲的宁子寒一边细细的品着手中的茶水,一边暗思忖着陆言的来历。

  那个以医学、奇门之术而闻名于天下的“神来殿”么?“神来殿”少殿主……就是那个孤身擅闯北邻十八荒、以一己之力破了北邻绵延数十里毒沼的“言公子”陆言么?

  呵呵……有意思。柒儿,你倒是挺会替我招惹“麻烦”……

  偌大的酒家包房内,除开位于左侧窗边小榻上,此时正聊的欢快的一男一女和右侧那个详装淡定,端盏饮茶的白衣男人外,其余人等皆是屏住呼吸,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在这两男一女的身上不停歇地来回打转着。

  挑挑眉头,望心眼神询问着站于宁子寒身边的黑衣仆人:喂!你们家主子现在是什么态度啊?看见小姐跟四公子聊得那么火热的,他都不生气么?

  接收到望心的眼神讯号,黑衣仆人高岸轻微的摇了摇头,眼睛看向云柒那边,随后又收回来投射到自家主子的身上,眼神回复望心说他只是个小跟班,主子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哪里是他这个小小的跟班能去插手、去管的。

  怒其不争,望心瞪了高岸一眼后,继续在云柒和宁子寒他们的身上来回的扫射着。

  “哇!四哥,看来你这些年走南闯北的倒是过的挺刺激的!游山玩水的同时居然还能碰见这么多的奇闻异事来!真真是羡煞小妹我了!”

  “你也不赖啊,要不是老二前些日子传消息给我,我至今都不知道,你个小丫头居然还跑到那天景皇宫里去争权夺位。最后,竟然还将那皇帝老儿给抛弃了。”

  “额……”被自家四哥说的有些赫然的云柒立马顶嘴回道:“那也没你毁了北邻的禁地沼泽来的轰动啊!”

  陆言一听,状似无奈的伸手拍了拍云柒的小脑袋,被云柒一掌拍下后,他不甚在意的直接转移话题:“这些先暂且放于一边,现在,你是不是应该跟我介绍介绍你的朋友了?”

  说着,眼神就往宁子寒那边瞟去。

  听到声响,手中端茶的动作骤然一顿。玩味的抬起头对上那道对他来说可以算是“来者不善”的视线,宁子寒嘴边的弧度愈加的深厚起来。

  现在,轮到我了么?

第二十九章 四哥陆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