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平静下的暗潮涌动

    云柒抬手间便将周雨柔那一身苦习多年的武功眼都不眨一下废除的干干净净,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在心里暗自唏嘘她狠心绝情,做事不留半点余地。

  孰不知,这“余地”二字对于云柒来说,不过是他人对她二次伤害、得寸进尺的借口。

  况且,她看在周晨涛苦苦哀求、感念他为兄实属不易的情分上这才饶了周雨柔一条性命,废去她的武功。要是那周雨柔在不知好歹的话,她并不介意背上一条骂名,送她到地狱去走上一遭!

  反正,从“凡人山”成立的这些年来,也不是没出过什么“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才”,同自个儿的那些前辈比起来,只是杀了一个小小山庄大小姐的自己还真是有点小儿科、不够看了。而且,再替景玧晨争权夺位的这十年来,早不知有多少人的性命断送在了她的手中,再多加一条,又有何分别?

  周晨涛抱紧怀里痛不欲生的妹妹,抬头张了张嘴巴好似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至嘴边,他突然忆起昔日江湖上流传甚广的一句话,便立马闭紧嘴巴绝口不言。冲云柒那边匆匆的点了点头后,周晨涛一把将周雨柔打横抱起冲出人群找大夫去了。

  周晨涛想到的那句话是什么话呢?

  其实也并不是“金玉良言”,笼统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三十一个字:“得罪者,权者失权,富者失财,轻则倾家荡产,颠沛流离;重则性命不保,地狱轮回。”

  这三十一个字是“凡人山”自创山以来,每一个入山子弟首要背熟谨记的教条,也是“凡人山”这数百年来的铁律。

  周晨涛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先前已至嘴边的那一番话才及时的收了回去。虽说硬生生的被废去修炼数年的功夫对于自家妹妹来说甚是残忍。但比之这条铁律来看,武功被废总比倾家荡产、颠沛流离甚至于性命不保、地狱轮回要好上太多了。

  由此,周晨涛还是感念云柒此刻的“手下留情”的。

  闹也闹完了,时间也有些晚了。吃货一枚的筱落早八百年前便抱着肚子直喊“饿”了。确实,午膳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回去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幸云柒便直接做主,打算在这街市上寻一间上好的酒家,待解决完温饱问题后再打道回府。

  筱落、望心这两枚吃货自然是欢呼雀跃的直说好。思华本就以云柒为主,自然也是不会有什么意见。至于那宁大公子和黑衣仆人,当然是死皮赖脸的跟着一块去咯。

  毕竟云柒先前还利用了人家一遭,总不能用完就踹不是,那也太没道德了!

  “小七 ,没想到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般心慈手软。”

  就在他们跨步离去之际,一道清冷却不失温度的低沉男音在云柒的身后炸了开来。

  回身望去,佳人眼眸瞬间睁得老大,一股怎么也掩盖不住的欢喜之情霎时间涌上她的眉目,看的一旁的宁子寒脸色发青,神情中满是不愉。

  就在众人好奇来者是何人之时,只听得前面佳人俏生生的冲他喊了一句:“四哥!”

  ***

  主子不在,打点好一切日常琐事之后,晓梦便告假了锦弦回房休息。

  前脚刚一踏进房间转身关门,后脚便有一柄锋利冷剑架到了她的脖颈之上。

  未曾慌乱,晓梦就如同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的照常栓好门栓,转过身,视脖颈处的那柄长剑如空气般,闲定自若的缓步走到房间内的木椅上坐下。

  毕竟是跟在云柒身边走南闯北多年,什么样大大小小的阵仗没有见过?在加上云柒曾经刻意栽培,可以说,即便晓梦比不得云柒那般“举手投足间翻云覆雨”,但比起一般的平常人来说,到底还是“绰绰有余”的。

  自然,在她移动的时候,那柄长剑也跟着她一并行动,途中平稳异常,丝毫没有任何的抖动、倾斜,由此足可见来者功力十分深厚,必属武功高强人之流。

  “主子问你,为何到她身边这么多日了都还不曾动手。”

  斜了面前拔剑指她的黑衣人一眼,晓梦满是不屑的回道:“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现在还没有真正取得她们的信任,现在动手,只会坏了大事。”

  “主子说,要是你无法办成这件事的话,就让你从哪儿出来的就回到哪儿去!”

  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

  这句话似是触及到了晓梦的逆鳞,只见她豁然起身,顺着长剑的方向,一步一步缓缓地逼近黑衣人,直至与黑衣人面贴面这才停下脚步,状似癫狂的大笑起来。

  “是么?那你也回去告诉你主子,就说我要是失败了,她,也别想好过!我和她……彼此彼此!”

第二十八章 平静下的暗潮涌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