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争吵

    “小姐,小姐!前方就是碧落城了!”

  望心的大嗓门让一直神游四方的云柒霎时间回过神来,依言撩起车帘向外一看,只见青砖堆砌的城门口处,“碧落城”三个抖大烫金的大字正张狂肆意的高挂于城门顶端,看上去好不气派。

  碧落,“碧落黄泉谁逝情”么?

  “小姐,公子说‘碧落城’临近北方,虽说此时正值暮春但也寒气偏重,嘱咐我一定要给你披上软裘,不要着了凉。”思华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丝绸软裘披上云柒的肩头。

  “哇哦~宁公子对我们小姐还真真是体贴入微哦!”望心在“体贴入微”这四个字上着重加注了力度。

  “望心!怎么能那么说呢,”锦弦故作严肃的骂道,“宁公子对小姐痴心一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至于那么大呼小叫的么?要是教外人听去,那小姐的名节还要不要了?”

  本小姐的名节早被你们这群叛变的丫鬟们给败的干干净净了!云柒满头黑线。

  自从那日同宁子寒喝醉酒被他打横抱回屋后,这些个小丫头便纷纷认为她同那宁子寒早已私下结定鸳盟,不日便要行大婚之礼,故而时不时的便拿那姓宁的来酸她。

  酸她也就算了,居然还老帮着姓宁的那家伙来烦她!她们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她们家主子啊?这么明显的倒戈太过分了吧?就连一向沉稳大方的思华都倒戈相向,整日“公子”长、“公子”短的搅得她好不安生。

  呸!那厚脸皮不要脸的家伙谁要谁拿去!本小姐要是抬一下眼皮“云柒”二字立马倒过来写!真当她有多稀罕似得!

  凉凉的瞥眼看过去,三名美婢立马集体做禁声动作,乖乖的坐于车内不再言语。

  “我也是这么觉得呢,”身体还上尚未完全康复的晓梦突然笑着接过话茬,隐带深意的说,“宁公子对小姐确实是真的好,就连我看了都有些嫉妒小姐的好运呢。”

  嫉妒我的好运么?云柒面无表情地偏头打量晓梦,眼眸逐渐趋于墨黑。不能说她多虑,从这一次晓梦回来,云柒总觉得她说话自带三分不甘挑衅,字里行间总给她一种她欠了她百万两银子没有还的感觉。

  那种感觉还真真是不好极了!

  想起当日她重伤苏醒时的那番哭诉,心下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烦躁又再次席卷而来。

  “小姐,小姐!晓梦知错!晓梦知道错了!晓梦不该痴心妄想!公子……公子他在您走后竟然将晓梦打入军营充作下等军妓!晓梦拼死才从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逃了出来!但不曾想却半路被人伢子所骗,给卖身到了烟花之地!小姐,晓梦知道,在这个世上只有小姐你是真的对晓梦好,晓梦知错了!晓梦再也不敢了!求小姐不要赶晓梦走!求小姐看在晓梦伺候你那么多年的份上就就留下晓梦吧!”

  打入军营充作下等军妓,心里冷笑一声,看来即便相处了十年,她到底不曾真正了解过那个叫“景玧晨”的男人。到底,十年情分终究还是一场空。

  “小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好运那是小姐命中自带富贵,天生的!这是你几句嫉妒便换得来的么?也不拿面镜子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向来性子耿直的望心听晓梦如此说话,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我……我并没有……我只是……”

  望心见晓梦想要反驳,心中更觉厌恶。美目一瞪,吼道:“只是什么?你别以为小姐好心留下你就代表你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也一并一笔勾销了!告诉你,就算小姐大度不愿同你计较,我望心却也是要同你计较到底的!”

  大抵应是望心的这句话道出了锦弦的心声,所以从头到尾她都旁坐在一边,沉默不语。倒是思华见望心越说越过,生怕惹云柒不高兴这才出声提醒:“望心!”

  “行了,”不经意的一挥手,车内的众人立马禁声。懒洋洋的收回视线,云柒闭眼养神道,“我饿了,锦弦,你去告诉那姓宁的叫他动作给我快点,日中之前我要进膳。”

  “是,小姐。”锦弦点头领命而去。

  锦弦一走,车内便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没睁眼去瞧车内此时的情景,但据她猜测,大致上不过是望心怒目而视、晓梦楚楚可怜。至于思华,大概是处于观战状态,不过大抵上还是站在望心那一边的。

  思起那日思华所说的话,云柒不禁在心中暗笑,即便晓梦她是真的心存歹心地呆在自己身边又如何?不过区区“泼猴”,又怎会翻得过如来佛的五指山呢?

  如有招,她见招拆招便是,无需忧心。

第二十章 争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