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再遇晓梦

    见云柒突然笑起来,身后的三大美婢们通通皆是一头的雾水。最终,还是向来胆大冲动的望心走上前来,眨巴着眼睛弱弱的问自家主子怎么了。

  “难道,你们没看出这其中的玄妙么?”没有直接讲明,云柒逗着自家的美婢笑道。

  玄妙?什么玄妙?这其中还有什么玄妙么?

  三位美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名其妙。百般不得其解之下,三人最终集体把视线投放到自家主子的身上,三双眼睛闪亮亮的就如同六个小太阳,差点没晃瞎路边的过路人。

  被这样灼热的视线紧盯着,云柒也没见任何的不适,眉目一勾,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转过身继续看堂上那名灰衣小哥打圆场,徒留下自个儿的三名美婢哀怨又彷徨的在原地瞪着她。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一直在身后默不出声的宁子寒此时开口了,轻摇骨扇,清清然的四句话瞬间便让三名美婢连带他家的黑衣仆人反映了过来。

  锦弦、思华、望心、黑衣仆人:“……!”

  哦——原来堂前的那名灰衣小哥是个女人!

  正当望心他们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堂前惊堂木一拍,县太爷退堂了。

  先前听望心说灰衣女人如此那般机智的解决了这“一女嫁二夫”之难后,云柒便萌生了同灰衣女人结交之意。此时退了堂便是结识的大好机会!

  本想直接找到灰衣女人的跟前,不料此时人潮涌动,一大批的百姓从衙门口撤出,场面一时间有些拥挤混乱。宁子寒护着云柒、黑衣人护着望心美婢三人,六人暂且退至一旁,待人群散去再回来寻那灰衣女人。

  但就是这堪堪的几分钟,灰衣女人不仅没寻到不说,倒是叫云柒寻着了一名故人。

  黑衣仆人一柄乌黑宝剑拦人于前,身后思华、望心她们将一身污浊、遍体鳞伤的女人从地上小心扶起。

  “你们是什么人?敢管我们‘元春楼’的事情!”

  估计是忌惮着黑衣仆人,追来的几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地痞流氓们倒也没了先前喊打喊杀的气势,纷纷推推搡搡的,最后一名类似于小头目的男子被推了出来,同云柒他们“谈判”。

  云柒一听,拧眉。云春楼?一听名字便知道肯定又是个不良的寻花问柳之地!

  “小姐!小姐救我!我不要同他们回去!小姐!小姐救我!救我——”

  还不等云柒说什么,被望心她们搀扶着的女人便猛地挣脱开桎梏,朝她这边扑了过来。见人扑过来,宁子寒眼疾手快的直接将云柒拉近了怀里。失去阻力,女人一把跌落在云柒脚下,伤上加伤的躺在地上呻吟呼痛。但即便都已经痛成了这样,女人还仍旧不死心的紧抓着云柒的裙摆气息微弱的求她救她。

  本来没找到灰衣女人就已经让云柒有些不高兴,先下见被救女人如此狼狈,一旁还有那么几头不知死活的狗腿子在那里乱吠,三分怒意不禁涌上眉头。

  抬过眼,示意望心她们将脚下的女人扶起,云柒声音冷然的冲那群叫嚣的地痞流氓说道:“云春楼什么的本小姐我还真没听过,识相的,趁本小姐还没发怒之前赶紧给我滚!不识相的……那就把你们的命给我留下来!”

  “你……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竟然敢如此嚣张!就不怕我们云春……啊!”

  领头怒骂的男子瞬间双手捂脖,失声慌乱。朝他对面望去,只见云柒右手微抬,三根雪白银针映着头顶的骄阳光亮而在她的指尖熠熠生辉。

  “下一针,要的可就是你的命……”眼睛微迷,声音又再度低了几分。“给我滚!”

  “你……”

  “别你了,快跑啊!”

  “快走快走!”

  ……

  狗腿子们一步三回头的拔腿就往回跑,待行至离云柒他们有一段距离后,便在远处插腰大骂说让云柒他们等着。

  冷哼一声,云柒心中暗道:等着就等着,我倒是要看看就那么一个小小的破妓院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不过此时倒不是去计较那云春楼会怎么报复,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要处理身后那女人的事情。

  推开一直抱着她、吃她豆腐的宁子寒,云柒走到不知什么时候昏迷过去的女人身边,半蹲着身子替她把脉。把脉半响,倒不见什么大碍,不过就是受饿多时在加上连日的担惊受怕,脉象有些紊乱而已。至于身上的那些伤口……应该是毒打所致。

  既知无碍,云柒倒也松了口气。“锦弦,你现在立马去药铺抓药。思华、望心,将人带回去之后就由你们二人暂且照顾着,有什么事等她醒来再说。”

  “可是,小姐,晓梦她……”

  听自家小姐如是吩咐,望心吱吱唔唔的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被身旁的思华一拉,瞬间又没了声音。

  “我知道你们在顾虑什么,虽说当日她被我打晕送给了景玧晨,但现在却如斯狼狈的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说,这其中也有我的一份责任。况且,她好歹也是伺候了我那么多年,在怎么说我都不能对她见死不救。先带回去吧。”

  “……是。”

第十八章 再遇晓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