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比试

    云柒脱口就要“黑白双煞”二人手中的“神兵利器”,如是一般寻常人的话估计会直接一口回绝,然后很有自知之明的羞愤而去。

  毕竟,同见佳人容颜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比起来,还是自个儿的武器最重要。况且,他们这二人的这还不是一般的武器,是多年前失传于江湖的“白翎”和“黑煞”。

  但还是那句老话,云柒她低估了这宁子寒的脸皮厚薄程度。姓宁的那小子几乎是眼都不带眨一下的直接点头同意了这“不平等条约”。这干脆利落的行径倒是有点出乎云柒预料。

  也罢,看在你如此爽快的份上,待会“虐”你的时候本小姐我尽量手狠刀快,给你一个痛快!

  饶有深意的别了宁子寒一眼,云柒转动着手中茶盏,声音轻柔的说道:“既然宁公子如此爽快,那比试就正式开始……”

  “既然云姑娘要同宁公子比试,不知在下是否有幸担当你们二人的见证人?”

  闻声望去,只见柳子胥大步昂首的往厅内走来。显然,他在门外就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听了个十成十。

  比试,比试,有个见证人倒也合情合理。遂以,云柒和宁子寒也就不曾多想地点头同意了。

  人员到齐,各部门就位。“以文会友”现在正式开始!

  云柒拿盖轻拨茶水,声音徐徐柔柔,宛若妙音:“宁公子,请听题:今有将领战前点兵,三人一组余两人,五人一组余三人,七人一组余四人。问:这队士兵至少有多少人?”

  题目看似很短,但实则问题的答案却是复杂难算。

  如果是换做前世的任何一个学理的人来回答,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解出答案,但现在这是在古代,还是一个未知名时空的古代,她还就不信了,在这个地方难道还会有人懂得《孙子算经》!

  果真,那宁子寒一听这题目,先是眉头一皱,随后沉默的低着头思考答案。不止宁子寒,就连柳大庄主也都在一边暗暗地掰着手指皱眉苦算着。

  相比那二人的苦大愁深,云柒这边可谓是春风得意。一手撑面,一首拨弄这桌上的茶盏,好不悠闲。

  “答案是……五十三人。”

  “扑哧——咳咳咳——”某女刚喝进去茶水不小心喷出,连带还呛着了自个儿。

  “五十三?不是……”柳大庄主掰着手指傻傻的问。

  自动忽略某庄主,推开茶盏,云柒一脸惊异的冲他说:“怎么算?”

  宁子寒不急不慢的回:“算法有些复杂,不过这种题目有一个通用的解题方法。‘三人同行七十稀,五树梅花甘一枝,七子团圆正半月,除百零五便得知’,不知子寒说的可对。”

  对,怎么会不对……该死的对!这家伙居然懂得《孙子算理》?不对啊,自己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从来也没看见过《孙子算理》这种书籍啊!

  “这……”柳子胥左看看、右望望,最后眼神定格在云柒身上,道:“那这一局……是宁公子赢了?”

  宁子寒看着某人,笑而不语。

  面色微凝,云柒继续出第二题:“平地秋千未起,踏板一尺离地,送行二步与人齐。五尺人高曾记,仕女佳人蹴,终朝笑语欢嬉。良工高士素好奇,算出索长有几?”

  “这……云姑娘,不是要出题么?怎么改作诗了啊?”柳子胥问。

  “这首诗就是一道题。”宁子寒骨扇“啪”的一收,转头问云柒,“这答案有些冗长,子寒就给个整数,可好?”

  云柒沉默的点了点头。

  佳人同意,他这才说出答案:“十尺。”

  “十尺……这……这是怎么算出来的啊?十?真的是十尺?”柳子胥现在是彻底傻眼了,这二人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十尺?怎么算的啊?

  至于云柒,她现在看宁子寒的眼神真可谓是古怪至极。他竟然连《直指算法统宗》都知道,难道……

  宁子寒将自己的算法解释给柳子胥听后,转过头,一派云定风轻的请云柒出第三题。

  看着面前这张虽俊俏但却陌生的脸,云柒不知怎么的心中百感交集起来。放弃了自个儿先前所准备好的第三题,只听她如此问道:“韩晓琪是什么人?”

  韩晓琪,她前世的名字。

  柳子胥此时很聪明的缩在一边,沉默观战。倒不是他不想说话,实在是这面前二人所说的题目太过博大精深,他即便有心插嘴那也是力不从心。

  “韩晓琪?”宁子寒眼眸漆黑,淡笑如常,“对于宁子寒来说,应该是陌生人吧。”

  “怎么说?”

  “宁子寒不认识这位韩晓琪,所以只能称得上是陌生人。”宁子寒答。

  陌生人……果真……是她太过奢望了么?就好似周身力气瞬间尽失,云柒突然觉得自己好累。

  “云姑娘,你怎么了?”某人见云柒神情不对,好心的问道。

  “没事。”几乎是下一秒,云柒立马回复如常。抬起头,声音清然而又深远,“既然宁公子答对了全部的题目,云柒必当遵照先前的约定。”

  说完,抬手至发髻处一扯,先前遮挡的面纱徐徐落下,倾城的容颜慢慢地展露在大众眼前。

第十四章 比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