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天景王朝边境,客栈上房内。

  “主子!”

  “讲。”

  “是!据南阳国探子回报,她前几日出现在南阳边境的一座名为‘襄城’的小城里,昨日套马出发,主仆一行四人加上车夫此时正朝天景这边赶来。”

  “天景?”白衣男子轻敲桌面,沉吟了一会儿,笑道:“呵呵,到还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

  “主子?”弯腰禀告的黑衣男人被自家主子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没多说什么,白衣男子起身走到窗边,此时的窗外漆黑一片,明月高挂。入夏时节里鸟虫格外总会的活跃,每逢月出时分便是一片嘈杂。但今晚,却无比诡异的安静寂寥。

  站立半响,便听见白衣男子如斯吩咐道:“传令下去,今夜子时动身,务必在天明之前抵达胥柳山庄。”

  “胥柳山庄?主子,我们去哪作甚?”

  白衣男子神秘一笑,“解棋局。”

  ***

  奔波数日,终于在这天日中抵达了胥柳山庄旁的小县城内。一入城,街边巷口的百家饭香便时不时的透过车帘向里袭来,勾的向来贪吃的望心是口水直流,恨不得掀开帘子跳下车去挨家挨户的吃个尽兴。

  自然,身为主子的云柒是绝对不会让她做出这种丢人丢到海之域的事情来的。

  主子不肯,身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望心自然也是有应付的招数的。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也有过墙梯。为了美食,不惜牺牲色相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马车一停,望心那双小鹿一般湿漉漉的小眼眨巴眨巴的就冲云柒直放电,在搭配上她那可爱的婴儿肥和粉嫩的樱桃小口,娇俏的足以让这世间任何一个男人立马缴械投降。

  但很可惜,她家的主子是个女人。

  伸手挡了挡那不停从望心眼里飞过来的火花,云柒清然而又淡定的转头冲锦弦吩咐道:“让掌柜的准备四间上房,然后在给我准备浴汤。这一路尘土飞扬的我要好好洗个澡,然后再去解那百年棋局。”说完,起身掀帘下车,看都不看身后那一脸期待的美人一眼。

  主子离去,愿望落空。

  就在望心以为自个儿的美食没了着落之时,便听见自家主子的声音透过车帘徐徐的从车外传来:“思华,你同望心去街上寻些特色吃食回来,我饿了。”

  一句话,瞬间让先前霜打茄子般的望心一下子活了过来,欢天喜地。

  “是!主子!”听听,这声音吼得是多么的磅礴有力啊。

  耳闻望心的吼声,云柒在心中暗道:小样,身为主子的我难道还整不了你一个区区的小丫头么?笑话~

  ***

  澡也洗完了,肚子也填饱了。看看日头,刚至申时。云柒估摸着破解棋局之事最好是早破早走早省事,所幸也不等明朝了,赶着三大丫鬟上了车就往胥柳山庄快马而去。

  胥柳山庄距离云柒她们所居住的客栈并不远,区区半个时辰便到了山庄门前。

  大方得体的锦弦下马叩门,在简单的表明了来意之后,看门的小厮直接引着云柒她们到了宴客厅,等候山庄主人的接待。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此时的云柒面部轻覆着一层轻薄透气的面纱,虽说大半真容被遮,却也难掩她那一身出尘的气质,另引路退下的看门小厮一顾三回头的看了好几眼,险些一脚踩空后才不舍离去。

  半晌,胥柳山庄刚年过不惑的庄主柳子胥便迎了出来。虚礼客套了一番,云柒并没隐瞒身份的直接亮出名字。得知此时来庄的是大陆上盛传的“黄衣卿相”云柒时,那柳庄主的两个眼睛登时瞪得老大,眼神直勾勾的就盯着云柒猛瞧,就差没看出一朵花来。

  受不了被人当作戏子一般的直盯着看,云柒直接出声表明来意。

  “不瞒庄主,云柒今日前来贵庄是为了解庄内那百年无人可破的‘临渊棋局’的。”

  “‘临渊棋局’?”被这四个字敲打的瞬间收回了心神,面色微凝的看了云柒一眼,柳庄主沉声回道:“云姑娘来的不巧,我们庄内的那‘临渊棋局’于今早便被人给破解了。”

  什么?被破解了?主仆四人的表情一时间都有些呆愣。

  “额……让云姑娘看笑话了。”

  柳庄主似乎对于自家棋局被破,破局的还不是庄内人有些赫然。不过到底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一庄之主,这不多时便又恢复了正常面色。

  棋局被破,云柒有些气恼。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早不破晚不破,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来破棋局坏了本小姐的兴致?!

  忍着怒气,云柒面色如常的问道:“不知云柒是否有幸能见识一下那位破了‘天下第一棋局’的人?”

  “当然当然,那破局的公子现在正在舍下做客,云姑娘如果也一同在舍下歇息,那舍下真是蓬荜生辉啊!云姑娘,这边请!这边请!”说完,便客客气气的在前头引路。

  抬脚跟着柳庄主向后院走去,一边走,云柒一边冷笑:她倒是要看看,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第十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