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谁的错

    说实话,在此遇到晓梦是云柒所料未及的。

  本以为,晓梦跟在自己和景玧晨身边那么多年,即便自己“自作主张”的将晓梦送给了景玧晨让他大怒,想来也应该是不会将晓梦怎么样的。

  但初遇时晓梦的那一身狼狈样以及追逐她的那一群青楼地痞……眼眸不自觉的暗了暗,看来她到底还是低估了景玧晨的脾性。

  “咯吱——”房门应声而开,原来是思华端着午膳进房来了。

  “人醒了么?”

  思华一边摆放膳食,一边抬头回自家主子:“还没有,先前倒是有短暂的苏醒过,但很快又睡了过去。”

  云柒一听,皱眉。“药呢?喝了没?”

  “喝了。”思华点头。

  能喝药就代表人还是活的下去的。微叹了一口气后,云柒拾筷用膳,但却在下一刻发现自己怎么都下不去手。半响,她皱眉放下筷子,道:“撤了吧,给我拿几壶上好的女儿红来。”

  “小姐……”

  “嗯?”抬眸看向思华。

  思华扭捏着衣摆,唯唯诺诺的好像想说什么但又不敢说出口。

  “想说什么就说吧。你我从小一起长大,还有什么是不能在我面前提的?”

  主子都发话了,那自己也就没必要在藏着掩着了。心一横,思华直接将深藏自己心中多时的话给一股脑儿的全倒了出来:“主子,你不应该救她。”

  “哦?为什么?”抬眸对上思华那略带紧张的面容,云柒温柔的问。

  “主子,我不是在同你开玩笑!”思华双手成拳,神情认真的说,“你应该是知道的,晓梦她从很久以前就对公……对景玧晨情根深种,要不是如此,她当初又怎会背叛你,还在你身上下了……下了……”

  “行了,我知道。”云柒一个挥手,直接打断了思华下面的话,“她不过就爱错了人,所以才干下了那些事情。但你看看她现在的遭遇:被所爱之人流放、被困屈居青楼,她也算是遭到报应了。况且,当初我也曾对她下手过,一人一次倒也扯平了。”

  “小姐!这怎么会一样!你那是成全她将她嫁给她爱的人,怎么算是‘下手’?!你的那些‘不光彩’同她的比起来,简直是……简直是……”思华难得如此不计形象的在云柒面前怒声大吼。

  思华的突然爆发让云柒惊讶的同时又倍感欣慰。到底这丫头还是冲破了世俗的那些礼教约束,在她的面前大胆“放肆”了一回。

  “好了好了,小姐我都知道,别生气了可好?”拉过思华,云柒柔声安抚着,“晓梦的事情我自有打算,你们啊,暂且放宽心,你家小姐我是不会有事的。嗯?”

  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音调出奇的温柔,柔的思华瞬间便怒火全消,满脸赫然。

  “我……我我也是……我……”

  看着自家向来沉稳大方的美婢如此结结巴巴的“我”了个半天,云柒不禁暗觉好笑。眉目微弯,云柒冲思华笑道:“行了,别在我我我的了,赶紧去给我拿女儿红,难得本小姐今天有如此兴致,你这个做丫头的还不赶紧领命下去。”

  “……哼!”

  自觉自己又中主子美人计的丫头双脚一跺,满脸羞愤的跑出房间……替自家主子拿酒去了。

  看着那跑远的身影,云柒无奈地摇了摇头。

  ***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宁子寒一进院子,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副美人月下独酌的画面。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男人抬脚往美人处走去。

  “一人独饮,不觉凄凉么?”

  冷然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云柒一回头,便看见一袭白衣泱泱的宁子寒站在小院的风口处冲她笑的一脸温柔。

  偏过头,以手撑面。大概是被那几壶陈年的女儿红给熏了脑子,此时她只觉得眼前朦朦胧胧的,一片迷离。软着嗓子,她冲来人道:“是有些凄凉,一起?”

  宁子寒不置可否挑了挑眉,随后步子一跨,闪身来到云柒身边坐下。动作优雅地端起酒壶徐徐的倒了一杯子,仰头一饮,好酒!

  或许是宁子寒毫不做作的豪爽愉悦了云柒,只见她轻笑一声,抢过宁子寒手中的酒壶也替自己倒了一杯,同刚才的宁子寒一样,一饮而尽。

  宁子寒看了没说什么,倒是眼眸之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光亮,快的任何人都不曾发觉。

  就这样,二人你来我往,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的好不痛快。不知不觉间,月上柳梢,而思华拿来的那几大壶女儿红就这样被他们二人喝了个底朝天。

  此时的云柒是被那几壶佳酿给彻底熏迷糊了。趴于小桌上的美人脸颊带粉,双眼迷蒙微张,时不时轻声吟语,看上去好不诱人。

  “……热……好热……热……”

  叫着嚷着便要去扯自己的衣服,但衣服没扯到不说还被某人半途给逮个了正着。推推搡搡的,美人怎么也摆脱不开某人的桎梏,恼火的张开眼睛,双眼滴溜溜的搜寻着禁锢她的“物体”。但“物体”没让她找着,到是又让她见着了“故人”。

  她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故人”。

  “阿寒——”大叫着,云柒纵身扑了过去。

  幸而某人早有准备,在佳人闪身扑过来的那一刻,他比她动作更快的迎了上去,只听“啪嗒”一声,佳人入怀,鼻尖满是女儿家的馨香。

  “阿寒……阿寒……我好想你……”

  醉酒的美人尚不知自个儿此时的风情,喃喃着,身子有意无意的在怀里动来动去,肆意挑拨着某人的自制力。

  此时月朗星稀,狭小的院子里晚风徐徐,春日里清新的花草气息对于某人来说,到不敌此刻他怀中的半点柔情。

  大致又过了几刻钟,怀中的美人终于安静下来彻底的昏睡了过去。看着那酣睡恬静的容颜,某人不顾自己额际溢满的汗湿,抬手温柔地抚上美人的容颜,宠溺又无奈的轻叹:“柒儿……我该拿你怎么办……”

第十九章 谁的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