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谁?宁子寒?(上)

    跟着柳子胥进入后院,云柒没兴趣去观摩后院的那些花红柳绿,一心只扑在了那坏她兴致的“程咬金”身上。

  “胥柳山庄”虽不像江湖三大庄那样声名远播、建筑宏伟,但其在江湖中的排名还是比较靠前尚在百数之内,自然,其庄子的规模那也是不容小觑的。

  走了约有半响,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左拐弯右拐弯、穿堂登阁之后,只听柳子胥一声“到了,云姑娘请”,云柒便带着眼内一抹凛冽的暗光徐徐的飘进了后院的宴客居内。

  一进门抬眼相看,云柒立马便震愣在了原地。

  长眉若柳,身如玉树。神明爽俊,颜如舜华。一柄白玉骨扇翩然相随其侧,好一副浊世翩翩贵公子相!

  此时坐于客居大厅内浅酌的白衣男子看去不过堪堪弱冠年华,便有如此的大雅出尘贵气之象。更不用提一直立于他身侧的那一位黑衣男人,真气雄浑、吐气如剑,一柄通体细长漆黑的佩剑静握在手。

  要是云柒没有认错的话,那白衣男子的白玉骨扇和黑衣男子手中的漆黑佩剑应该就是十几年前,在江湖上失去踪迹的“白翎”和“黑煞”。

  看来,这破局的“程咬金”怕也是有些来头的。

  观察完了对方,云柒心下几番思量着,突然,美目流转,一计瞬间涌上心头。哎!有了~

  “云姑娘,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今早刚破‘临渊棋局’的宁公子。宁公子,这位是……”似是突然想到了云柒的身份,柳子胥有些担忧的望向云柒。

  云柒轻挥,接过话道:“无妨,柳庄主,云柒今天既然敢到您这里解‘临渊棋局’,自然是有所准备。”

  “哦哦哦,好”听佳人如是说道,柳子胥连忙转头看向“宁公子”:“宁公子,这位是云柒,云姑娘。”

  “‘黄衣卿相’云柒么?”“宁公子”扇子轻摇,一开口,声线是说不出的低沉磁性。

  这个人的声音好熟悉,倒是……同阿寒的声音一样,磁性好听。

  但阿寒……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云柒,你也该醒醒了!脸上蓦然的闪过一丝黯然,稍纵即逝。但却被对面的那位“宁公子”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平复了下心情,云柒抬起头和那位所谓的“宁公子”对视:“我是云柒,至于那个‘黄衣卿相’的名号,不过是天下人的抬爱罢了。虚名而已,何必在意。”

  “哦?”“宁公子”骨扇一收,笑回,“倒是在下唐突了,在下宁子寒。”

  宁子寒?

  脑子飞快的过滤着这三个字,和身边的三大美婢一个眼神交汇之后,云柒了然。

  八成不知道又是从哪个疙瘩地里钻出来的隐世家族少爷吧。

  “来来来,云姑娘,你请坐!宁公子请——二位今日驾临寒舍,寒舍还真是难得的蓬荜生辉啊!在下不才,可否请二人贵客在舍下小住几日,也好让在下尽尽地主之谊啊!”

  柳子胥这番话说的诚意十足,云、宁二人要是在推托,倒成了他们二人的不是了。

  也罢,有酒有肉有玩有乐,何乐而不为。二人也没多做考虑便点头应了下来。

  柳子胥见两尊“大佛”答应住下,兴高采烈的连忙唤来下人下去准备,但又怕出岔子途中怠慢了这两位贵客,所幸告饶起身,自个儿亲自去到后堂监督去了。

  柳子胥一走,这间豪华的宴客居内瞬间便只剩下了云柒主仆四人和坐落于她对面那一对来路不明的“黑白双煞”。

  “听宁公子口音到不像是‘天景’人士,不知公子是何方人士?又为何到这‘胥柳山庄’来解这‘临渊棋局’呢?”

  管他三七二十一,隐忍不发向来不是她云柒的惯用的计量,出其不意、趁其不备什么的那才是她的拿手好戏。

  骨扇轻开,翩然而动。“确如云姑娘所说,子寒确实不是‘天景’人士。子寒只不过区区一介走南闯北的商贾,自小无父无母。多年来,同随从一起在外漂泊流浪、四海为家。今晨游历至此,见庄内百年棋局至今无人可解,便心痒难耐下子破局。不料坏了姑娘的兴致,倒是子寒的不是了。”

 哟呵,这是……向她讨饶来了么? 

第十一章 谁?宁子寒?(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