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功成,人非

  往事随风,时迁人非。

不过堪堪十年,云柒却突觉已有千年光景。当初下山之时的景象历历在目,可那些熟悉的人如今却化为了一抷黄土,安宁地长眠于山水之间。

  “小姐,我们到了!”

  望心的声音瞬间将云柒从往昔的回忆里给唤了回来。

  掀帘下车,入目的便是一连串的山光水色,鸟语花香。云柒知道,在这样的山水美景中,有名故人一直在此静待她的到来。

  挥手让身边的婢女退下,云柒缓步上前,待到白玉墓碑前侧猝然跪下,那细微的一声磕地“咚”响瞬间湮灭在四周的溪声鸟语里,无人知晓。

  寂静无言,抬起手拿起一旁女婢摆放好的酒盏,端着酒杯轻倒了三杯美酒洒于碑前后,她这才重新对视上眼前的这座甚是凄凉的孤墓。

  师傅,阿柒来迟了,您要是还在的话,估计又会拎着阿柒的耳朵大骂阿柒是个“逆徒”了吧?

  十年光景,终成一场空梦。

  师傅,您当初是否就曾预料阿柒会有现今这样一个结局,所以那下才百般阻扰的不愿阿柒去趟“天景”的那一摊子浑水。可那时的阿柒却鬼迷心窍,为了心中的那点执念不仅罔顾您的命令,甚至还不惜出言顶撞、威胁您……

  果真,阿柒真的就像您口中经常骂的那样,是个逆徒呢。

  所幸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得了今天这样一个下场……师傅,阿柒知错了……阿柒真的知错了……

  明亮的眼眸里水汽渐凝,看向白玉碑的视线逐渐模糊,置于身侧的双手也开始渐渐握紧。

  不过是个貌似,不过就是一张脸张的像而已,就连性格都跟阿寒不一样。怎么就会让自己深深痴迷了十余年?到头来,为他费尽心力、机关算尽,得到的却是“一左一右,不分嫡庶”这么一句破话?

  呵!还真是……可笑之极!

  轻闭双眼,两滴透莹的液体从眼角悄然滑落。再睁眼,早前的伤痛仿佛瞬间被掏空一般,不复存在。

  师傅,你放心,阿柒如今已经梦醒。他,并不是我心中的阿寒,他,只不过是那“天景”高高在上的“锦曦帝”。过往跟他的那些情情爱爱于现在的阿柒而言不过是一场虚无,十年光景,痴心错付,够了。

  师傅,阿柒要走了,您曾经说阿柒是个‘人间祸害’,走到哪里、哪里就‘民生哀怨、寸草不生’。现在,阿柒要出去祸害江湖了,师傅,您放心,从今以后,只有阿柒负天下人的份,别人……休想再伤阿柒一分一毫!

  俯下身子,生生的朝着白玉碑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云柒起身,头也不回的嚷了婢女上车离开。

  马动车行,带着一股不知名的惆怅,云柒一行人离开了这山色皆美的地方。

  她云柒对天发誓,从今往后,如有再负心于她者,绝对千百倍还之!绝不轻饶!

  ***

  马车“咚咚咚”的在路上行驶着,没走官道而是走了经商的商道,沿途吆喝叫卖声不绝,但难得的是云柒并不反感。

  月上柳梢,马车到达南阳国边境的“襄城”,在襄城内一家名为“美人香”的客栈歇了脚。

  下了车,等候在客栈门前多时的思华快步迎了上来。

  “小姐,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吃食和热水也都备下了,只是……”

  云柒一看思华那略有窘迫的神色,再想到大婚那日不小心瞟见的某个人,当下心念一转便已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无妨,他现在在哪里?”

  “公子现在天字一号房。”思华恭敬的禀告道。

  略微沉吟的算了一下时间后,云柒抬脚就往客栈里面走去。边走,她还不忘一边吩咐着自家婢女:“去给我弄两坛上好的花雕酒来。”

  “是。”思华、望心领命而去。

第七章 功成,人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